27.第二十七章

凤知离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男配黑化之后(穿书)最新章节!

    房间里一片静谧, 幽幽檀香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未曾察觉到莫蓝鸢的长久凝眸,徐九微仔细替他处理干净伤口, 再把止血和治伤的药粉一一撒在上面, 最后仔细包扎好。

    从头到尾, 莫蓝鸢都未呼痛过一声,甚至连眉梢都不曾动一下。

    看着他站起身, 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另外一套衣服, 然后有条不紊穿上, 徐九微眼神复杂, 忽而想起了在凌安初见莫蓝鸢时,他也是这般面无表情就把断了的手腕接回去……

    无论哪一世见到这个人, 他好像都失去了所有知觉, 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仅凭着要复仇的执念活在这个世上。

    她以前因为他做的那些残忍至极的事害怕他, 此刻心中却陡生出一丝不忍。若不是一路走来, 他所面对的尽是世间最丑恶的一面, 他会不会……

    抿了抿唇,她忍不住道:“近日小心不要直接碰水为好。”说罢见他身体微晃了下, 下意识地就要去扶。

    看着臂间那只手, 莫蓝鸢嗤笑一声, 话中有话地道:“怎么,如今不怕了?”

    往日里她每次见到他, 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徐九微显然也想到这些, 手顿时放也不是, 不放也不是,僵持着抓在他的衣袖上。

    “我……”

    不消片刻,莫蓝鸢却拂了拂袖甩开了她,渡着步子走到窗下,尔后侧过身回望向她:“说起来,上次问你的事情,你还没告诉我答案。”

    提起这件事,徐九微就头痛。

    她实在不知道原主到底告诉了莫蓝鸢多少剧情,与这相关的记忆她的脑海中全部找不到,仿佛从未存在过。

    意外的是,见她不说话莫蓝鸢竟也没有计较,推开窗户,他仰首望着天际翻涌的厚厚云层,嘴角的弧度满是讥讽:“可笑至极。我最后会如何,就凭你,有何能耐来预言?”

    她愕然看向他,没有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

    “不过……”

    他话音一转,凤眸微微眯起,眼底涌起一抹探究:“你之前所说的的确都应验了,徐九微,你从何处得知的?”

    他显然不信她真的会预言这一本领。

    徐九微语塞,不知该如何开口。

    莫蓝鸢不是那种能随意糊弄的人,她想要编造借口都不敢,更何况她真的不知道原主对他说了什么,她怕一说就漏了马脚。

    他却像是根本没打算听到她的回答,见她始终一言不发也不动怒,转而问道:“你最近与魏谨言的关系很好?”

    “没、没有!”她迅速回道,应得太急还咬到了舌头。

    她与魏谨言的关系不是一直都是那样?他总是闲来无事就作弄她,看起来他倒是对她心宽得很,但若是触及他的逆鳞,徐九微毫不怀疑这朵黑莲花会把她直接灭了。

    “说起来,我身上这伤,还是拜他所赐。”莫蓝鸢冷哼一声。

    她哑然无语。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莫蓝鸢和魏谨言之间的硝烟似乎越来越重,她不在其位,完全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

    忽然间想起在荷香阁魏谨言突然走了,莫蓝鸢这会儿又说他的伤是拜他所赐,他们刚刚动手过?

    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捏住她的下颌,迫使她不得不抬起头,徐九微这才发觉他不知何时已走到她身前,褐色的眸子静静凝着她许久,莫蓝鸢突然勾唇笑了下:“现在看来,你倒也不是毫无用处。”

    徐九微不禁有些看呆。

    莫蓝鸢虽然也会笑,但他的笑多是冷笑,讽笑,讥笑,嘲笑,蔑视的笑,此刻他唇边那一抹笑容轻轻浅浅的。

    如夜昙偷绽,极美。

    她怔怔盯着他的脸,连他说的话都没听清,直到下颌处突然一阵疼痛。

    莫蓝鸢手上动作略略收紧,表情变得阴沉而冷漠,厉声道:“……给我好好记清楚!”

    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她总算见到了。

    被他那么一吓,徐九微条件反射立即应了声“是”,答完才有些头疼地想着,他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莫蓝鸢没再说什么,松开手退后一步。

    徐九微双眼发直看着他那只修长漂亮的手,从袖中扯出一张锦帕,然后……一点一点从指尖开始擦拭,做完换另一只手,末了直接丢了那帕子,低头沉默着看着双手和身上的衣服,就算他没半点表情,徐九微都能感觉出那种赤果果的嫌恶。

    徐九微:“……”这个死洁癖!

    刚才处理伤口时她把他上半身都快摸了个遍,需不需要给他一盆开水统统消毒一遍?

    她暗地里狠狠给他比了下中指。

    不经意间瞥见地上的血迹,徐九微又想到了被杀的女二号温若檀,不由得悲从中来。

    若说以前的夏妙歌是莫蓝鸢仅存的白月光,那温若檀一定是他心里终生铭记的朱砂痣,现在倒好,白月光眼看着就要跟二皇子跑了,朱砂痣直接被他的手下干掉了,越想越觉得暗无天日,她都不敢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剧情已经和脱缰的野马一样撒蹄子狂奔到不知哪里去了。

    “你为何出现在这里?”沉浸在悲痛欲绝中的徐九微听到莫蓝鸢突然问道。

    她脱口而出:“我是——”来救你的后宫啊。

    后半句话在触及莫蓝鸢冷冷的眸光时猛地滞住,她语气一转,干笑着打着哈哈:“我是过来……过来玩的。”

    莫蓝鸢嘴角似乎抽搐了下,徐九微定睛再看,他已经恢复如常,满是嘲讽地打量了她一眼:“来风袖楼玩?”

    这下子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她在心中抱头哀嚎。

    对了,莫蓝鸢又为何在这里?

    她忽然想起这个问题,看韩冰在风袖楼来去自如,那个凶神恶煞的管事唐严叶也没有上来打扰,很明显莫蓝鸢与这里有关,难不成他就是那什么楼主?

    她小心翼翼开口:“那你……”

    莫蓝鸢面无表情地睨她一眼。

    “……”徐九微默默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那一副你再多嘴,就让你永远闭嘴的眼神是闹哪样啊摔!

    要救的温若檀已经躺尸,面对这么个暴脾气的主儿,徐九微实在难以心安,她尽量婉转地道:“五殿下,我还有事就……”

    话音刚起,门外突然有人敲门,来人是韩冰,他大刀阔斧的走进房中,恭敬地道:“主上。三殿下来了。”

    魏谨言?

    徐九微十分意外,她出来不过一个时辰,他这么快就来找她了?

    而且,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她还在想要怎么和魏谨言交代为什么跑来风袖楼,就听到韩冰继续道:“他是和卫将军那群人一起来的,应当并不知道主上在这里。”

    徐九微:“……”

    好吧,她自作多情了,这厮原来是来逛青楼的?

    她狠狠磨牙。

    默然扬了扬手,莫蓝鸢表示知道了,韩冰便立即退了出去。

    “你也滚出去。”莫蓝鸢漠然道。

    徐九微闻言求之不得,兴高采烈地应道:“是!”

    别以为她没看到莫蓝鸢眼里的嫌弃,分明是觉得她再站在他屋中让他无法忍受,不过这样正好,她可巴不得离他远远的呢。

    她重重一哼。

    **********

    大堂内早已恢复往昔的热闹,来来往往的客人和侍子们或谈笑风生,或你侬我侬,好不快哉。

    没有人能看出,半个时辰前这里发生了激烈的打斗,满地死尸和血迹都不见了,不止损坏的桌椅板凳全换,连摆在角落里的花花草草的都焕然一新。

    徐九微出来时,一眼就看到了大堂里的魏谨言。

    原因无他,在场的每一个人自他进来后,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他穿着一身广袖宽袍的月白色常服,看上去却比那锦衣华服还要耀眼夺目,他微笑颔首,手持折扇缓步而入,矜贵得仿如是要去瑶池赴宴的仙人。

    仙个大头鬼!

    不过是朵装模作样来逛青楼的黑莲花,徐九微在心中酸溜溜的诽谤。

    一个满脸大胡茬的男子在他身边说着什么,想来就是韩冰说的那个什么卫将军,他们后面还跟了湛清和另外几个侍从。

    从未见过这么未清风朗月般的白衣公子,负责迎客的侍女呆滞了好半晌,最后还是在旁人的咳嗽示意下清醒过来,几步就迎了上去,喜逐颜开地道:“公子里面请。几位大人里面请。”

    几日前,岭南首富温家惨被灭门,魏谨言得到一些线索,匆匆赶过去时没想到撞上莫蓝鸢,两人自然动了手,借着人多势众重创了他,谁料就在众人要将他拿下时他突然失去踪影,根据贺云峥的消息,正是在风袖楼附近失踪的。

    巧的是,贺云峥同时也派了人来楼里一探虚实,谁料全部有去无回。

    魏谨言原是在附近随意走走,思忖着回去后必定要好好查查,这帝都第一风月楼到底有何诡异,结果转身就碰到左将军卫远天。

    卫远天是莫清绝手下一员猛将,偏生喜好风月场所,不过他是个雅客,只听曲享乐,并不沉溺声色。也不知道他哪门子不对,非要嚷嚷着带魏谨言来见识一番,他正好有意探探这里,便一起进来了。但,他刚刚踏入门口就有些后悔。

    这种充斥着女子身上胭脂香粉的味道,让他实在不喜。

    “三公子,这里的小凤仙唱曲可是一绝,走走,我带你去见识一下。”这里人多眼杂,卫远天便改了称呼。

    不着痕迹避开他猛力拍在肩上的手,魏谨言淡然道:“那有劳卫将军领路了。”

    完全未察觉到他的疏离,卫远天走在前面边走边大笑道:“三公子回帝都不久,可不知这风袖楼的妙处,保管你来了一次,以后连家都不想回了。”

    魏谨言轻摇折扇跟在他身后,但笑不语,边走边状似漫不经心打量楼中情况,抬头时,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四目相对,两人俱是一愣。

    徐九微没料到他会突然看上来,魏谨言则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

    没有错过魏谨言瞬间变得冷冽的笑容,徐九微心中警铃大作,连忙想要躲起来,让她吃惊的是,她眨了眨眼睛的功夫,底下大堂已经看不见他了。

    魏谨言的动作极快,其他人只看到眼前有一道白影晃过,他人已经站在三楼的楼梯口。除了必要时从来都是把自己存在量降到最低的湛清见状,立即悄无声息跟了过去。

    大堂里客似云来,魏谨言和湛清的动作又快得惊人,一时之间竟也没有人发觉他已经上楼,连刚才站在身边的卫远天都只是奇怪那位三殿下怎么不见了,正左顾右盼四处寻找。

    “阿九!”

    身后有道沉悦如水的声音传来,徐九微背脊一僵。

    慢慢扭过头,她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公子请留步!”

    在发觉魏谨言等人上了三楼,隐在暗处的守卫跳了出来,横刀拦住他。

    湛清什么都没说,唰地抽出剑护在魏谨言身前。

    魏谨言冷眼扫过几人,明明看不到他的眼神,几个人却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但并没有退让,一字排开坚持挡住两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无视眼前的守卫,魏谨言脚下没动,直直盯视着还站在楼道里的徐九微。

    她呆立在原地,在脑海中飞快想着借口。

    出来做任务被抓住也就算了,地点还是在青楼里,这怎么看都会越描越黑,他令堂的今天出门前她真该注意黄历,看看是不是写了诸事不宜。

    “我说我是随便走走,结果莫名其妙就进来了,你们信么。”半晌后,她垂头丧气道。

    魏谨言:“……”

    湛清:“……”

    守卫们警惕地看着魏谨言,至于徐九微,他们是老早就看到她了,大统领韩冰吩咐过不必管她,所以她一路畅通无阻上三楼都没有人阻拦,现在自然继续对她视而不见。

    徐九微满心忐忑的偷瞄着魏谨言。

    被好几双眼睛一动不动盯视着,魏谨言的神色半分变化都没有,这会儿已经恢复那副温言浅笑的优雅模样,仿佛在楼里看到她时瞬间冷了脸的人不是他。

    “先回去。”沉默片刻,魏谨言道。

    徐九微“哦”了声,哭丧着脸走近他。

    她已经清楚领悟出他话中深意:回去再跟你算账!

    湛清默默收回剑,继续当个隐形人走在最后。

    见他们并没有要打扰三楼房间里的人,守卫们面面相觑,都暗自松了口气。

    “咳咳。”

    就在魏谨言走到楼梯口时,后面一直虚掩着门的房里乍然传来一声咳嗽声。

    徐九微脸色一变。

    里面的人是莫蓝鸢,她有种预感,如果魏谨言在这里见到了他,绝对会出大事!

    不知是否与她心有灵犀,就在这时,一直默默当死人的五百二十四突然出声,那刺耳的声音跟警报似的连续响了三次。

    系统:【主线任务:保护莫蓝鸢不被发现!失败将受到最高级别惩罚!】

    这破系统绝对是玩她吧!

    她脸一黑,下意识地看向魏谨言,他慢慢停住脚步,转身朝那扇门看了过去。

    眉峰微敛,须臾,他蓦地一笑:“这声音听着倒是十分像我一个朋友。”

    还朋友,你骗鬼啊。

    徐九微咬紧着唇,脑子里飞快转动着,要怎么把这朵黑莲花给拦下来。

    湛清跟在魏谨言身边多年,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自家主子这是要去会会里面的人是谁,他冷冷看着那几个见他们停下来,如临大敌的守卫,指尖已经摩挲到剑鞘处,只要他心念一动,利刃就会出鞘。

    “公子,这里是我们管事的房间,请不要擅自闯入!”守卫语带警告。

    “我倒要会会你们这位像我朋友的管事。”魏谨言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他们,迈步就要往那边去。

    “这位公子——”

    守卫急忙亮出刀剑要过来强行拦他,他们快,但湛清更快,他手中的剑都未抽出,直接拿剑柄狠狠击中几名守卫的腹部,那几个人甚至都未触碰到他的衣角,就被震得连连倒退。

    系统:【警告!请立即完成任务!否则加倍惩罚。】

    五百二十四又在嚎叫,声音越来越尖锐,徐九微被刺激得头痛欲裂,无数种方案不断冒出,又统统被她毙了。

    魏谨言站在她底下一步的台阶上,就要与她擦身而过上楼,那一刻,徐九微脑子里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恶向胆边生,她双手重重压在他的肩上,然后在他蹙眉看过来时,猛地恶狠狠地吻了上去——

    空气瞬间凝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