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八十一章

凤知离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男配黑化之后(穿书)最新章节!

    防盗章, 跳着买的小可爱一整天后才能看到替换的更新内容哦~  “砰”地一声,徐九微的额头与柱子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姑娘!”

    平安低呼一声,连忙去扶她。

    徐九微碰了一下被撞的地方就疼得立即缩回了手,暗忖着大概是撞了个包, 但此刻她顾不得这些,急忙问系统:“你刚刚说,让太子怎么?”今晚的风儿略喧嚣, 她好像都出现幻听了。

    系统贴心补充:【……被废。】

    徐九微:“……”

    系统:【……】

    “不可能。”

    一阵两两无言后,徐九微差点跳起来:“我拒绝!”

    虽说圣上早已对太子不满, 但徐九微知道, 如果后来没有莫蓝鸢这个男主逆袭,莫沉渊的太子之位会稳如泰山, 然后顺利成为下一任君王。况且事关重大, 朝中因此也会掀起风浪, 除非莫沉渊当着众人面犯下弥天大错,否则绝无可能被圣上废黜!

    庆幸的是, 系统这次没有立即来句判定为自动接受,还十分好说话地说:【宿主, 这个任务你可以拒绝。】

    她还没来得及松口气, 系统嘎吱嘎吱怪笑两声, 用一种抑扬顿挫的古怪语气说道:【……但是拒绝会受到惩罚。】

    徐九微顿时无语凝噎, 破系统果然没这么好心。

    系统:【惩罚分为初中高三个等级, 拒绝主线就是最高级的惩罚。未免宿主后悔, 你可以先体验一下初级再作选择。】

    她正欲问到底是什么惩罚, 刚一张口,她的心脏骤然停滞了一下。

    噗通——

    心脏再度恢复跳动,紧接着而来的,是一种仿佛被雷电击中的感觉,尖锐的疼痛倏地自脚心窜了上来,很快袭遍四肢百骸,她疼得浑身抽搐,恨不得抓心挠肺。恐怖的是,她连指尖都无法动弹一下,只能无声尖叫着感受这种深入骨髓的疼痛。

    “姑娘?”

    在平安看来徐九微仅是站在那里在发呆,见她不走,他便跟着停住脚步。

    徐九微口不能言,动也不动。

    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亦或者只有短短一瞬,那种可怕的刺痛终于消散,身体再度变得活络起来,但带来的余韵还未结束,她一张口,发觉自己像个口齿不清的古稀老人,哆哆嗦嗦地问:“这这这这……只是初级?”你确定?

    系统笑得简直天真无邪:【对哒!好玩吧。】

    好玩你特么个……

    嗯,世界如此美好,她不能如此暴躁。

    她深深吐出一口气,挤出一丝笑容:“那高级呢?”

    【这种初级程度的百倍吧。】系统满不在乎地道。

    徐九微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初级就这样恐怖,加上百倍的威力,她岂不是灰都不剩?

    偏偏系统还在火上浇油:【拒绝任务还会扣除活力。我算算,宿主你目前剩余活力为七百二十,精神力为二百,拒绝主线任务会扣除三千活力。】

    徐九微踉跄着捂着心口处。

    她已经快要有气儿出没气儿进了。

    这么说,只要她拒绝这个任务,就算没被惩罚弄死,也会因为活力不足直接去死,那刚才它还给她演示什么初级惩罚,直接告诉她不做任务就会死不就行了?

    五百二十四你全家都炸了!

    感应到她的怒火,系统弱弱地道:【本系统是为了让宿主有个心理……准备……】后面的话在她越来越黑的脸色中消音。

    徐九微气得浑身直抖,都想带着系统同归于尽算了。但……她舍不得死。

    也不甘心就这样死在系统手上。

    她在现世死过一次,在这个大凌朝又连续死了两次,这一世,她不想再次落得这样的结局。

    愤怒过后,她敛了敛心神,尽量克制着让自己的脸不要那么狰狞:“好,我接受任务!”

    早知她会妥协,系统狡黠地笑出声,在徐九微又要发作时清了清嗓子,强装严肃地道:【前方二十米。宿主,跟她走。】

    眼前突然闪了一下,宫殿长廊甚至苑中的花草都扭曲了一瞬,徐九微只当是自己眼花,揉着太阳穴朝对面看去,来人是前面把酒洒在她衣服上的那名宫婢,她微微低着头,一张秀雅的脸上满是纠结:“奴婢见过姑娘。”

    想到系统的话,徐九微不动声色地问:“何事?”

    宫婢头垂得更低了,从徐九微的角度看去她都在发抖了,忍不住纳闷:她有这么可怕?

    “姑娘,奴婢把你的衣服弄脏了,还是让奴婢带你回去换衣服吧。”

    “平安,我……”

    她下意识地看向旁边,一扭头就愣住了。

    刚刚还在身旁的平安不见了,长廊里静悄悄的,甚至连巡夜的守卫都看不见,昏黄的灯光下,只有她和宫婢两人静静站在这里。

    【未免宿主你浪费时间,我帮你用了一个‘情景小推手’的道具,自动扣除七百活力值。】系统在耳边解释道。

    徐九微“嘶”地倒吸口气,这时候也无心顾忌只剩下二十点活力,问:“那是什么东西?”

    系统:【就是可以推进剧情发展的小道具,上次升级后就有了,只要拿活力换就可以用。】

    她动了动唇,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五百二十四,亏她还一直以为它只是个没什么用的玻璃心……

    【宿主,我很厉害吧,我可是比你前两次的废柴系统有用多了,是居家旅行必备……】系统扒拉扒拉说了一大堆,洋洋得意得都快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

    刚刚冒出的那一丁点惊奇,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九微皮笑肉不笑地回了它“呵呵”两个字,便懒得再搭理它,转而看向那名宫婢,有些忐忑地开口:“那……有劳你了。”也不知道有没有陷阱。

    闻言,宫婢松了口气,如释重负。

    徐九微瞬间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但她明显没有反悔的余地。

    ***

    在徐九微跟着宫婢走后,她并不知道,举行宴会的连凤宫中发生了大事。

    “来人!救驾,有刺客!”

    宴会正酣时,殿中突然冒出十余名刺客,原本笙歌曼舞的大殿里顿时乱作一团,众人的尖叫声,哭闹声,还有东西被撞翻的声音混在一起。

    一片混乱中,禁卫军统领庞策大步跨进来,一脚踹开两个企图拦住他前行脚步的黑衣人,他怒喝道:“何方鼠辈?胆敢在宫中作乱!”说罢冲进去与黑衣人缠斗在一起。

    大内总管黄公公第一时间挡在天启帝前面,面色惊惶地看着底下乱哄哄的场面。

    除了果断带着武器冲在前面的武将,不会武功的文臣和妃嫔纷纷后退,宫婢和内侍一个个脸色惨淡拦在前面。魏谨言被拥挤着站在最后,他静静看着场上的禁卫军和黑衣人,默然不语,被白纱带遮住的眼眸中不知是何情绪。

    一直无声无息隐在角落的湛清上前,低声唤道:“殿下。”

    魏谨言仿若未闻。

    他不发话,湛清便只能继续当个隐形人,未上去参战。

    叮——

    刀剑碰撞在一起发出的脆响。

    庞策一剑避开一个黑衣人的肩,鲜血溅落到他的脸上,他冷硬的脸上丝毫未变色,肃然道:“把这些大胆的刺客给我统统拿下!一个都不要放过!”

    “是!”

    在场的禁卫军齐齐应声。

    太子妃被几个宫人掩护着退至角落,一转头,却发觉太子不见了,心下一凉:“太子呢?”

    她的贴身宫婢立即应道:“回太子妃,殿下他早些时候说是头疼先回去了。”

    太子妃松了口气。

    不过很快,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

    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贴身宫婢小心翼翼注意四周,唯恐自家主子被伤到。

    越来越多的禁卫军杀进来,黑衣人即便武功高强也无法抗住一群人不断攻来,一个个很快就败下阵来,余下几名黑衣人面面相觑,血红着眼睛想从门口逃走。

    “走!”

    庞策岂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冷笑一声:“想走?没那么容易!”说罢举剑刺向那名发号施令疑似头领的黑衣人。

    他的剑的确刺中了人,却是另外一名黑衣人抢先撞上来,替那头领挡去一死。

    “快、走——”

    鲜血喷洒而出,被刺中的黑衣人竭力喊出这两个字后,就一手紧紧抓住庞策的剑,借此拖延时间让其他人有时间逃走。而另外几人也没有错过这个机会,合力击杀几名禁卫军,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去。

    庞策被牵制住,无法动弹,他扬声道:“拦住他们!”

    但已经来不及了,几名黑衣人一出了门就分散四周逃离而去。

    御座上,刚刚缓过气来的天启帝大怒,厉声道:“庞策,给朕拿下他们,今夜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奴才遵命!”

    ***

    这厢,被那不知名宫婢带着不断往前走的徐九微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她们刚刚进入的是一处地形复杂的花园,她皱眉:“你要带我去哪里?”

    宫婢仿佛没听到,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徐九微停住脚步,还欲说什么,却忽地看到前方多了一道人影。

    园中一片死寂般的安宁,花枝在风中轻轻摇曳着,在地上投下道道晃动的暗影,莫沉渊就从那边走过来。

    在大殿时徐九微离他有点距离,此刻才发觉,莫沉渊这张脸病态更重,眼眶深深凹陷下去,眼神有些涣散,看上去就跟那些常年缠绵病榻的人没两样。不得不说,看到原本修雅如竹的太子变成这副德行,感觉真是不太好。

    尤其是前者的反应。

    看到她,莫沉渊咧着嘴露出一个诡秘的笑:“你终于来了。”声音里夹杂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这该不会是吃药吃过头,发病了吧。徐九微警惕地看着他,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

    不曾想,她这个回避的动作让莫沉渊脸上的笑容立马沉了下来。他冷冷盯着他,眼底闪烁着一种旁人无法看懂的癫狂,不知是在对她说,还是自言自语:“你以为,你今晚还能逃掉?我告诉你,就算你死了,我也会再次把你从坟墓里找出来!”

    “太子!”徐九微拧眉,忍不住扬声喊了句。

    莫沉渊这会儿明显不对劲。

    仿佛根本未听到她的话,莫沉渊低头凝视着她的脸,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带着几分复杂难辨的迷离,喃喃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不会……再让你逃掉了。扶摇。”

    最后唤出的名字,让徐九微耳边犹如一声惊雷炸开。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

    莫沉渊一步一步靠近她,徐九微还想后退,岂料背后接触到的是冰冷的墙壁。退无可退。

    下一刻,她就看到莫沉渊抬起手,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时,一个手刀狠狠劈在了她的后颈处——

    “唔……”

    吃痛地呻-吟一声,徐九微身体一软就倒了下去。

    失去意识的刹那,她不忘狠狠诅咒着系统。

    这是推动的哪门子剧情,都从狗血小说变成惊悚悬疑了啊啊啊……

    狠狠瞪了一眼角落里的少年,莫沉渊收回了视线,按着徐九微的肩膀往后重重一推,她毫无防备,背脊狠狠撞在了墙壁上,力度大到震得她胸腔里都一阵隐痛。

    “你干什么?”她又惊又怒。

    莫沉渊恍若未闻,手指紧紧抓住她的衣襟,往两边用力一扯。

    胸前忽地一凉,徐九微看着已经被扒开的外衣领口,使出全身力气强行撞开他的手,一弯腰从他的禁锢下逃了出来。

    “哈……”

    莫沉渊看着她逃开,眼底的恍惚越来越重,夹杂着一丝疯狂:“你又要逃开我身边吗?”

    “你疯了?我不是扶摇夫人!”她边警惕地看着莫沉渊的动静,边用余光看向密室入口,到那里约莫有几米的距离,看起来并不远,但是她的手脚都被绳子捆绑着,想要跑可能没那么容易。

    “为什么你总是要逃!”莫沉渊根本听不进她的声音,唇角忽地上扬,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这次我不会让你得逞。”

    徐九微顿觉不妙,就算是用爬的她也要赶紧跑。

    她的反应快,莫沉渊却更快,几乎是立刻就挡在了她面前,密室的四个角落都有一盏壁灯,略显昏暗的灯光下,他本就病态的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而那双眼睛里却燃烧着炽热的火光,仿佛要把人燃烧殆尽。

    “别怕,我会温柔地对你的。”莫沉渊粗糙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徐九微却觉得仿佛触碰到毒蛇猛兽,惊骇之余,更有一股浓浓的恶心感。

    清楚地瞧见她眼中的厌恶,莫沉渊温柔的笑容转瞬逝去,揪着她的衣服低吼道:“不要拿这种眼神看我!”

    哧——

    裂锦声响起。

    他撕开了她的衣服。

    本就被他扯得松松垮垮套在肩头的外衫,这下子彻底被挑开,露出里面雪白的里衣。

    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徐九微怒不可遏,在他的手再次伸向她的里衣时,一低头狠狠咬了上去。

    “嘶——”

    莫沉渊被咬得大力抽回手,徐九微反应不及,下颌被他的手背撞了下,牙齿嗑到了舌尖,她很快就感觉到一股腥甜的味道在唇齿间弥漫开来。

    “莫沉渊你这个疯子,你好好看看我是谁!”徐九微啐出一口血。

    这下彻底惹恼了莫沉渊,他满眼阴鸷死死盯着她,捉住她正不动声色往后退的脚踝用力一扯,她猝不及防被这样一拽,身体仰躺着摔倒在地,背脊和脑袋重重磕在了冰冷的地板上,疼得她呲牙咧嘴,脸都快扭曲了。

    徐九微还未缓过神,就见莫沉渊阴沉着脸,双拳“砰”地砸在地面,整个人笼罩在她的身体上方,她已经完全顾不得其他,死死咬紧牙关,抬起被绑住的双腿重重往他的下半身踹去——

    没有料到她还会反抗的莫沉渊被踹了个正着,他皱了皱眉,凶狠地瞪着倒在地上的徐九微,吐出的话仿佛是从齿缝里咬碎后挤出的:“你……该死!”

    徐九微心里一阵惊慌。

    “莫沉渊!”

    她尖叫一声,想要躲开,但她这会儿根本无路可逃,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双手猛地用力掐住她的脖子。

    如果说刚才她还抱有一丝可以逃走的侥幸,这会儿感觉到脖颈上几乎要让她窒息的桎梏,她已经惶然失措,在心里急忙呼叫系统。

    “五百二十四!”

    “五百二十四你出来!”

    莫沉渊已经疯了,她完全不指望他能突然清醒放过自己,只能寄希望于系统上,她知道它有可以让她瞬间逃脱这里的方法。然而,无论她如何喊叫,系统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声,仿佛已经彻底消弭在这个世间。

    莫沉渊看着她笑容越来越深,手上微微施力,徐九微声嘶力竭地喊着:“五百二十四你快出来啊……”

    此时徐九微已经满心绝望。

    她只想使出全力推开莫沉渊这个疯子,然而他力气比她大了不知几倍,她死命挣扎,对他又踹又踢,却无法撼动他半分。掐在她脖子上的手越来越紧,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挣扎的手脚也渐渐垂下。

    莫祁钰从头到尾都没有反应。

    他就像一个旁观者,不言不语,置身事外,只是,看着徐九微慢慢的没了动静,他的唇微微翕动了下,随即很快垂下眼帘,紧握成拳的手死死藏在袖中。

    “砰——”

    一声巨响,密室的门被人蛮横地踹开。

    就在徐九微即将失去意识时,她迷迷糊糊看到有人来了,紧接着莫沉渊便放开了她,但脖子上仿佛还有一只无形的手死死卡着,她的呼吸渐渐停滞,彻底昏了过去……

    不悦地看向台阶处,莫沉渊站起身来,怒喝道:“什么人敢打扰本宫?”

    禁卫军统领庞策走在前面,他的身后,数十名身穿黑甲的禁卫军高举着火把迅速进来,沿着石阶站成两排,而那个身穿白衣的俊美男子就在一片火光中来到最前面。目光扫过倒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的徐九微,他攥着扇柄的手蓦地一紧,旋即恢复如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