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一八三章

沉筱之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恰逢雨连天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这一日栉风沐雨, 苏晋实是累了。柳朝明既这么说,她不再推脱,径自坐在青竹榻上歇了片刻。

    她唇上没有一丝血色,柳朝明又看她一眼, 沉默不语地斟了杯茶递给她。

    茶味在舌尖漫开,带有一丝苦涩, 竟是专以白芍烹成的药茶。

    风有些寒凉, 柳朝明将角窗掩上,回身看苏晋依旧端端坐着, 以为她仍未安心,便道:“半个时辰前, 内阁再拟咨文,上书裘阁老与晏子言十大罪状,将刑期提到两日后, 且令各部自查,有牵连者,从重惩处。”

    言外之意, 时下人人自危,没人想得起你, 且安心歇着。

    景元帝早年屠戮成性,此事既已论罪, 该当尘埃落定。

    苏晋听了这话, 却问:“柳大人, 这案子当真没有转圜的余地么?”

    柳朝明看她一眼:“怎么?”

    苏晋想起闹市当日, 被她砍伤的牙白衫子说的话——天皇老子都不管的闲事,你要来管,也不怕将小命交代了。

    牙白衫子不过一名落第仕子,一无官职傍身,二无祖上恩荫,纵然身后有几个北臣支持,大都官阶低微,凭什么说这事连天皇老子都不管?

    天皇老子又是谁?

    苏晋道:“下官听到这句话,觉得十分蹊跷,直觉他的背后一定藏着甚么人,否则不会如此堂而皇之。”

    柳朝明也想起早先赵衍的话——光禄寺少卿,也就一个正五品的衔儿吧?

    不同的人唱不同的戏,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必不是巧合。

    他不由再看了苏晋一眼,明珠蒙尘,蹉跎经年,是可惜了。

    难怪老御史当年说甚么都要保住她。

    柳朝明的语气平静似水:“你知道你的伤为何不曾痊愈么?”

    苏晋纳罕。

    “操心太过,此其一;其二,太会添麻烦。”

    苏晋愣了一愣,悟出他的言中意,眉间的苍茫色竟刹那消散不少。

    “下官给大人添的麻烦何止一桩两桩,大人能者多劳,下官还指着大人全都笑纳了。”

    柳朝明没说好,也没说不好,转头看了看天色,站起身便要离开。

    苏晋又道:“大人,下官以为,谢之一字说多了索然无味,劳驾大人给下官支个账本,有甚么劳烦之处,大人就添几笔画几笔,下官也在心里记着,日后一定加倍奉还。”

    柳朝明知道她惯会巧言令色虚与委蛇这一套,并不当真,可回过头,却在苏晋清淡的眉宇间瞧出一份郑重其事。

    他一时默然,片刻后,唇边竟浮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就怕你还不起。”

    苏晋歇下还没半刻,屋外便传来叩门声。

    是一名面生的内侍,手里端着一托盘,对苏晋道:“知事大人,柳大人方才说您有伤在身,特命杂家熬了碗药送来。”

    苏晋道:“有劳了。”接过托盘放在了桌上。

    内侍顿了顿又道:“知事大人,您别怪杂家嘴碎,这药当趁热吃,凉了就大不起作用了。”

    苏晋点了点头,端起药碗,忽然觉得不大对劲。

    按说她是两个时辰前来的都察院,没几个人知道风声,柳朝明要吩咐人给她熬药,为何要不找个都察院的,而要找一个内侍?

    自己与这名内侍是头回想见,这内侍合该先问一句“阁下是否是京师衙门的苏知事”,可他不仅没问,反而像认得她一般。

    苏晋道:“方才我跟柳大人提及胸口发闷,觉得染上了热症,柳大人说要拿黄连来解,便是熬在了这碗药里?”

    内侍陪着笑道:“正是,良药苦口,大人将药吃了便不觉得闷了。”

    苏晋心底一沉,慢慢把药送到嘴边,忽然又为难道:“劳驾这位公公,我自小舌苔有异,吃不了苦味,烦请公公帮我找两颗蜜饯。”

    内侍犹疑片刻,道:“成吧,杂家去去就来。”

    苏晋悄无声息地来到门口,等那名内侍消失在廊檐尽头,她当即闪身而出,匆匆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苏晋不知道是谁要害她。

    但她知道,单凭一个小小内侍,还不能在这戒备森严的都察院随意出入。

    这内侍背后,一定是有人指使的,能将人安插到都察院,应当还是一个权力不小的人。

    这宫内是不能待了,“那个人”既然能派内侍进都察院,那么就能派人进宫中各个角落去寻她。

    不如撞在巡逻的侍卫手上险中求安?

    不行的,苏晋想,指不定哪个侍卫就是一道暗桩,自己撞上去,岂不自投罗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要害她的人,大约也是忌惮都察院的,否则他会派人就地动手,而不是毒杀。

    既然忌惮都察院,为何又要选在都察院下毒?

    她不过一名京师衙门一名知事,若想杀她,趁她在宫外不是更好?

    是有甚么事令他非要在此时此刻动手不可了吗?

    透支过度的身子已开始不听使唤,每走一步都像踩在云端,疲累将匿藏在百骸的病痛如拔丝般拽扯出来,渗透到每一寸骨骼血脉中。

    可苏晋却顾不上这些,她仔仔细细将从昨日到今晨发生的事回忆了一遍。

    昨日清晨,先是任暄来看望她,然后她问周萍讨了刑部手谕进了宫;见了刑部尚书以后,去了詹事府,柳朝明烧掉策论,令她逃过一劫。之后去了朱南羡的王府见了死囚沈奎,回到京师衙门,被赵衍带回都察院。而她见的最后一个人是柳朝明。

    就在半个时辰前,她对柳朝明说,仕子闹事的背后或许有人指使。

    难道“那个人”要杀她,是因为她觉察出了仕子闹事的端倪之处?

    这也不对。

    苏晋回想起闹事当日,她问那牙白衫子“天皇老子都不管,甚么意思”的时候,那牙白衫子便已动了杀机了。

    倘若这就是最重要的,那么闹事之后,她在京师衙门养伤多日,这位背后的人,为何不在当时派人除掉她呢?

    一定有甚么更紧要的,被她漏掉了。

    脑中有个念头在一瞬间破茧而出——是了,是晁清的案子!

    若说这些日子她说了甚么,做了甚么,挡了甚么不该挡的路,只能使晁清的案子了。

    且从昨日到今晨,她从朱南羡的府邸打听到了晁清失踪的线索以后,唯一落单的一刻,便是方才柳朝明从值事房离开。

    而柳朝明离开不到半刻,那送药的内侍就来了。

    这说明,或许有个人,从她去了朱南羡府邸后,就一直盯着她。不,也许更早,从她开始查晁清案子的时候,就开始盯着她了。

    既然仕子闹事的案子,背后有人藏着;而晁清失踪的案子,背后也有一个权力不小的人。那么这两桩案子,是否有关系呢?

    苏晋觉得自己汲汲追查多日,所有的线索终于在今日穿成了一条线,虽然有许多揣测还有待证实,但她终于知道该从何处下手了。

    宫阁重重,每一处假山奇石背后都像藏了一个人,苏晋甚至能听到身后追来的脚步声。

    她绕过一个拐角,眼前有两条路,一条通往承天门,过了承天门便可出宫,可承天门前是一望无垠的轩辕台,她穿过轩辕台,无疑会成为众矢之的;第二条路通往宫前苑,那里花树草木丛生,若躲在里头,虽不易被人发现,但却要费时费力地与之周旋。

    自己的体力已所剩无几,加之旧伤的剧痛像一只大手,将她的五脏六腑搅得翻天覆地,这么下去,又能与人周旋到几时?

    苏晋这么一想,当即就往承天门的方向走去。

    她不过一从八品小吏,对方未必会认为她能逃出宫去,不一定在宫外设伏,因此只要能顺利穿过轩辕台,就暂时安全了。

    苏晋握手成拳,罢了,且为自己搏一条生路。

    朱南羡刚回宫,正自承天门卸了马,远远瞧见轩辕台上,有一人影正朝自己这头疾步走来,身后有人在追她,看样子,大约来意不善。

    那人似乎很累了,又似乎受了伤,步履踉踉跄跄,却异常坚定,扶着云集桥的石柱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身后纵有兵刀杀伐声,也不曾胆怯回头。

    朱南羡一时怔住,倏忽间,他发现这坚定的样子似曾相识。

    他往前走了一步,唤了一声:“苏时雨?”

    可苏晋没有听见。

    朱南羡又大喊了一声:“苏时雨——”

    苏晋觉得自己再也走不动了,她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撑着云集桥的石柱,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就此倒下。

    恍惚之中,她仿佛听到有人在唤她,可她转过头去,眼前一片昏黑,已什么都看不清了。

    心中终于泛起一丝苦涩的无奈。

    苏晋想,那就这样吧。

    朱南羡拼了命地跑过去,苏晋的一片衣角却在擦着他手背一寸处滑过。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仰身栽进了云集河水里,一刻也不停顿地跟着跳了下去。

    天刚破晓,寒冷的云集河水漫过朱南羡的口鼻,这一夜终于要过去了。

    他勾住苏晋的手腕,用力将她揽尽怀里,衣衫已被河水冲的凌乱不堪,苏晋的外衫自肩头褪下,露出削瘦的锁骨。

    朱南羡用力将她托上岸,可就在这一刻,他的掌心忽然感到一丝微微的异样。

    他愣愣地将手挪开,愣愣地上了岸,然后跌坐在苏晋旁边,愣愣地看着她衣衫胸口,隐约可见的缚带。

    朱南羡脑中盘桓数年而不得始终的困局终于在此刻轰然炸开。

    苏晋一路冒雨疾行,过了朱雀桥,眼看大理寺就在跟前,却有人先她一步,在官署外落轿。

    四方八抬大轿,落轿的大员一身墨色便服,身旁有人为他举伞,眉眼瞧不真切,不言不语的样子倒是凛然有度。下了轿,脚下步子一顿,朝雨幕这头看来。

    苏晋愣了一愣,这才隔着雨帘子向他见礼。

    这是个多事之春,漕运案,兵库藏尸案数案并发,大理寺卿忙得焦头烂额,成日里将脑袋系在裤腰头上过日子,是以署外衙役见了苏晋的名帖,不过京师衙门一名区区知事,就道:“大人正在议事,烦请官人稍等。”也没将人往署衙里请。

    苏晋也不是非等不可,将文书往上头一递也算交差。

    但这名失踪的贡士与她是仁义之交,四年多前,她被逐出翰林,若非这位贡士帮衬,只怕举步维艰。

    雨势急一阵缓一阵,廊檐下紧紧挨挨站了一排躲雨的人,看官袍的纹样,与苏晋一样,都是被打发来候着的芝麻官。

    苏晋正想着是否要与他们挤挤,头顶一方天地潇潇雨歇,回身一看,也不知哪里来了个活菩萨为她举着伞,一身随侍着装,眉目生得十分齐整,说了句:“官人仔细凉着。”将伞往她手里一塞,径自又往衙里去了。

    伞面是天青色的,通体一派肃然,大理寺的衙差已先一步寻着这伞的贵气将她往署里请了,苏晋这才想起,这尊贵伞是方才那位落轿大人用的。

    也是奇了,这世道,伞的脸比人的脸好用。

    见到大理寺卿,苏晋俯首行礼:“下官苏晋,见过张大人。”

    张石山是识得苏晋的。

    他出身翰林,去年才被调来大理寺。当年苏晋二甲登科,还在翰林院跟他修过一阵《列子传》,可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今再见后生,昔年一身锐气尽敛,张石山心中惋惜,言语上不由温和几分,指着一张八仙椅道:“坐下说话。”

    苏晋依言坐下,这才注意那位落轿大人正于座上另一侧闲饮茶。她少小识人颇多,眼前这一位模样虽挑不出瑕疵,然眼底云遮雾绕,不知藏着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