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我一定要跟你离婚

步步生莲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首席束手就擒最新章节!

    以往这些沈家媳妇哪有这样放下身段过,想到过去都是自己围着她们打转,尽心尽力地讨她们欢心,为的就是博得沈家琪的好感,刘雨欣心里就莫名觉得寒碜。

    刘雨欣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拢了拢乱发:“下午我还有点事……”

    “哦,没事,那我们改天再约也行的!”

    “是啊,雨欣你什么时候有空,打电话给你三婶就是了!”杜兰惜附和道。

    刘雨欣秀眉一挑,只当没听出她们的示好。

    陈鸿已经走过来,目光温和地看着刘雨欣:“去洗下手吧,准备吃饭。”

    现在还没跟沈家琪正式离婚,在离婚这件事上刘雨欣也不想落人把柄,所以对陈鸿的态度也不敢太过随便,仍旧保持着儿媳该有的恭敬:“好,我这就去。”

    一顿饭下来,沈家人的殷勤让刘雨欣坐立难安。

    “雨欣,来,饭后吃点水果,对身体好。”杜兰惜递过来一碟樱桃。

    刘雨欣极力维持着唇边的笑容,接过樱桃,却着实吃不下。

    既然她已经打定主意要跟沈家琪离婚,那么沈家人的示好对她反而成了中累赘,何况,沈家人越是如此,她越觉得她们心里有鬼,莫非真的发生了些她不知道的事?

    “雨欣,跟妈去卧室下,我有些话想交代你。”

    刘雨欣看着终于开口的陈鸿,心下稍微戒备,面上却露出笑容:“好。”

    等进了卧室关上门,陈鸿轻轻叹了口气,满含无奈。

    “雨欣,昨晚家琪有没有登门道歉啊?”

    刘雨欣腹谤,道歉有什么用,你儿子那样,拖着我不是害我吗?

    陈鸿见她不吭声,神色染上些歉意:“雨欣,昨天早上的事,我这个做母亲的代替家琪跟你赔不是,年轻人多少会犯错,这件事我们会压下去的!”

    刘雨欣皱眉:“妈,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

    “雨欣,是这样的,我跟家琪的爸昨晚商量了下,这事是我们沈家对不起你,家琪变成现在这样,我们心里也很难过,但离婚的事,以后别提了行不行?”

    “妈,离婚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家琪那边……”

    “你放心好了,那个逆子昨晚已经认错了,说死也不会跟你离婚的!”

    刘雨欣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什么叫死也不会跟她离婚的?

    “就算他想离婚,我们这些长辈也不会同意的!雨欣,你是个好女人,以前是妈拿乔了,以后咱们婆媳就好好相处,你呢,替家琪生个大胖儿子……”

    “妈!”刘雨欣不由拔高音量,神色有些苍白:“家琪身体什么情况你应该清楚,而且他喜欢……我们这样继续下去也不会幸福的。”

    陈鸿却笑着拍了拍刘雨欣的手背:“以后他不会跟高雄厮混了,雨欣,爸妈已经订了去马尔代夫的机票,这次你们夫妻出去玩一玩,化解下彼此的误会!”

    刘雨欣心里急的不行,额头冒出丝丝冷汗,这跟她预想的差太远了!

    “妈,您也看到了,我爸爸昨天很生气,离婚协议都是他准备的,他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刘雨欣无可奈何,只能把刘国锋搬出来。

    岂料,陈鸿的笑容更甚:“你爸爸刚才来电话了,说打算再给家琪一次改过机会。”

    “什么?”刘雨欣蓦地瞪大黑眸,仿佛受了不小惊吓。

    陈鸿却像是没看出她的失态一般,自顾继续道:“我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如今,你爸爸都表态了,那你就安心跟家琪过好日子,以后有什么事,妈给你做主。”

    刘雨欣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完全没有得到婆婆支持后该有的惊喜和感动。

    “雨欣,你还好吗?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刘雨欣面前扯出抹笑:“妈,我没事,就突然想起有点事,我这边先走了啊!”

    说着,不等陈鸿反应,刘雨欣就起身迅速跑出了卧室。

    从沈家出来,刘雨欣坐进轿车中,满脑子都是陈鸿和蔼温和的笑容。

    怎么会变成这样?

    刘雨欣扶着额头,心烦意乱乱,事情的进展跟她预想中完全不一样!

    倘若沈家真的死赖着不肯让她离婚,又有刘国锋在后面支持,那这婚哪里离得成!

    不行……如果不离婚的话,那她之前的筹谋不都白费心机了吗?

    她怎么能跟沈家琪这种不能人道的废物过一辈子?

    想到沈家人前后大相径庭的态度,刘雨欣恨得咬牙切齿,他们合伙欺骗她这么久,现在居然还有脸让她继续这场充满谎言和虚伪的婚姻,真当她是任人捏的软柿子吗?

    他们这样是可以维护沈家琪的名声,那么她呢,就活该守活寡一辈子?

    刘雨欣的指甲死死地掐着方向盘,眼底尽是恨意……

    沈家琪,我一定要跟你离婚!

    这样想着,刘雨欣转头看向副驾上那组照片,然后拨通了沈家琪的电话。

    那头刚接通,就传来沈家琪欣喜若狂的声音:“雨欣,是你吗?”

    刘雨欣深吸口气,压抑着怒火,冷冷道:“沈家琪,不管你心里想什么,这次我一定要跟你离婚!”

    “夫人,您不能进去,总裁正在开会……”

    秘书极力想要阻拦从电梯里出来就横冲直撞的刘雨欣:“夫人,小心……”

    “让开!”刘雨欣用力推开秘书,一把推开会议室的大门。

    圆桌会议上,正在看幻灯片的沈家琪循声回头,就看到满脸怒火的刘雨欣。

    整个会议室的员工面面相觑,却没人敢发出一点声响来。

    “总裁,夫人说有要事找你,我阻止不了……”秘书胆战心惊地解释。

    沈家琪抬手示意她退下,又对其他员工道:“暂停半个小时。”

    ……

    回到总裁办公室,沈家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锁门和放下百叶窗。

    他小心翼翼的动作看在刘雨欣眼中就是懦弱和无能。

    刘雨欣秀眉紧蹙,心里对沈家琪的厌恶越发浓重。

    “不是说了有话回家说吗?这么急跑过来?”

    沈家琪倒了一杯开水,亲自递到刘雨欣面前:“喝口水,坐下来休息下。”

    可是,刘雨欣抬手就扫落沈家琪手中的玻璃杯。

    滚烫的开水洒了一地,溅湿了沈家琪笔挺的西裤和皮鞋。

    刘雨欣毫无耐心追问道:“离婚协议书签好了吗?”

    “雨欣……”沈家琪可怜地看着她:“不是说好不提离婚的事吗?”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得?”刘雨欣恨得咬牙:“你少在这糊弄我!”

    刚才在沈家门口打电话跟沈家琪要离婚,结果他东拉西扯,气得她直接挂了电话,回刘家拿了户口本和结婚证就直接杀了过来。

    趁着沈家人跟刘国锋还没能达成统一战线,她得先下手为强!

    “雨欣,你冷静一点,不要动不动就说离婚,很伤人的。”

    刘雨欣看着沈家琪死皮赖脸的模样,差点气得要呕血。

    “沈家琪,我算是看透你了!自私自利不说,还虚伪恶心,你明知道自己的身体,却还要这样拖着我,你难道就不能爷们点吗?”

    刘雨欣咬着下唇,眼圈泛红:“无论如何,今天我一定要离婚!”

    沈家琪脸上挂着淡淡的尴尬:“雨欣,以前是我不对,但我已经知错了。”

    “那又如何?你对我造成的伤害,难道道歉就能弥补得了吗?”

    他委曲求全得样子让刘雨欣挺直了自己的脊背,声音也随之抬高不少。

    沈家琪往门外扫了两眼,压低声音:“雨欣,小声点,别被别人听到了。”

    “沈家琪,你还知道廉耻啊?”刘雨欣鄙夷地看着他,嗤笑出声。

    “雨欣……”沈家琪跨前一步,伸手想要去拉刘雨欣。

    刘雨欣毫不留情地拍开他的手,嫌弃地皱眉:“别碰我!”

    “雨欣,咱们夫妻一场,你难道真的不顾及点情分吗?”

    “情分?沈家琪,你要是还知道有夫妻情分,那就不该存着困我一辈子的心!”

    眼看着沈家琪又靠了过来,刘雨欣赶紧往旁边一闪,却刚好看到办公桌上摊开的文件。

    刘雨欣眼力向来不错,一眼看到了“股份”两个字!

    想起黄胜奇调查到的内容,刘雨欣又往办公桌走近两步,想要伸手去拿那文件。

    “雨欣,你做什么!”

    沈家琪神色大变,跨步上前,立即挡住了刘雨欣的动作。

    刘雨欣见他慌张掩饰的模样,心里更笃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愤怒地指着沈家琪,跺跺脚:“沈家琪,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雨欣,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沈家琪勉强挤出笑,手却麻利地收起那份文件。

    “我误会?你要是没做亏心事,这么紧张做什么?”

    “这是公司一份机密文件,你看不太合适,你要是想知道内容,等下我……”

    “你当我稀罕知道你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吗?”

    刘雨欣尖声打断沈家琪的话,指甲气得都钳进自己手心里,气得发抖:“你跟律师偷偷见面,又和那些外资公司负责人联络,想转让公司的股份,你当我不知道吗?”

    沈家琪错愕地看着她,显然没料到她会知道自己的秘密。

    刘雨欣见被自己揭穿诡计后神色慌张的沈家琪,心里总算畅快了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