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不想逃出的梦境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还有,你的夫人,孩子已经保不住了……但你别伤心,夫人她还可以好好的活下来的,只要到了医院,那么什么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护士在一边跟席沐琛说着,一边还是在尽力的给陆言止血。

    如果能在很好的时间里将席沐琛两人送到医院抢救,凭他们高超的医术,那么这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一定要保证我女人的安全。”

    在没有到医院,再是安全之时,席沐琛是绝对不会闭上眼睛的,因为他还要醒着,他还要去保护好她。

    ……

    此时的陆言,她在做一个梦,做一个很遥远很长远的梦,这是她从小到大做过的这么多梦以来,这一次是最幸福的一次。

    她再一次的梦到了席沐琛,这一次不一样……

    她梦到的是席沐琛正紧紧的拉着自己的手,而,在他们中间站着的是他们的两个孩子。

    一个女孩,一个男孩。

    但这男孩既然莫名其妙的很像陆言,可是这个女孩呢,却是像席沐琛这么的高冷。

    跟陆言第一次跟席沐琛相遇的时候,那个黑沉沉的夜晚。

    一场犹如风暴的事件在她身上发生了,那天晚上跟席沐琛的翻云覆雨,也一样,像是一场梦。

    一件在她身上挥不去的一场梦,那个梦让她记忆深刻,甚至每时每刻都深深的记在心里。

    那天,他的声音,他的语气就如冰川,冷冽的不可一世。

    而梦里的这个女孩也如此,她像席沐琛的任何一个地方,两个孩子也都是遗传了席沐琛的基因,不管在容貌上,智商上,都像是第二个席沐琛。

    陆言的梦,是席沐琛带着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在一片粉色的花海上,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去做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在那一片花海里,两个小孩子像花童一样各站在一边,席沐琛在弹着他那优雅而绅士的钢琴,而陆言则是在花海里翩翩起舞。

    陆言将她毕生学到的最完美的舞蹈跳给她的亲人看。

    “妈咪……我跟弟弟把这一大束的花都送给你好不好,然后你收到小花花后,记得每天都要给我们一个早安吻,还有亲亲,这就算是我们的酬劳了。”

    两个小孩捧着一大束的话十分郑重的走到陆言的身边,一边再是把花朵优雅的交到陆言的手里。

    陆言微笑的接过了小孩的话,十分温柔的摸了摸他们的头,口中甜美的说道:“谢谢我的小宝贝,我会一直爱着你们的,早安吻跟亲亲肯定是每天都少不了你们的,不过呢这个亲亲,等你们长大后就不能给了呢。”

    她在强调着一个问题……

    就是长大了,就不能跟她拿亲亲了。

    但陆言的话,某两个小孩就生气的跑过去拉住了席沐琛的手,嘴里同步的嘟囔着说:“爸爸……妈妈不给我们亲亲。”

    “嗯?亲亲?当然不会给啦,你妈妈的亲亲是要给我的,你们的亲亲是在以后,很久很久以后是自己的另一半给的。”

    席沐琛好笑的戳了戳他们两的额头,一脸的责骂,这两个小孩都要跟他抢老婆了吗?

    陆言是她的女人,她的亲亲,就只能是一直给他的,不管到以后是老的连牙都掉光了,那个时候,这亲亲仍是属于她的。

    陆言梦着梦着,她在梦里听到了小孩之间的对话,跟她跟席沐琛的对话,小孩的声音非常的好听,还更是萌。

    她当然也愿意,愿意跟席沐琛一起白头偕老,她会将自己的吻一辈子都交给席沐琛一个人来保管。

    这个‘吻’永远都是属于他的,是别人永远都不可能夺去的,不过,陆言她可不是那种小气鬼,她也给过两小孩早安吻,每天就是一个吻。

    她的梦继续的做了下去,陆言希望,希望自己就一直的沉醉在这个梦里永远都不要醒来,她的后半生,若是只能在梦里度过,那么这真的是很幸福的。

    只有这样不从梦中醒过来,那么才会一直的幸福下去。

    陆言在梦境里,缓缓的走到了席沐琛的旁边,在他身边的女儿旁蹲了下来,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小手,轻声的问道:“小宝贝,要妈妈教你舞蹈吗?”

    女儿,摇了摇头,儿子,却是点了点头。

    女儿看到男孩的点头立马就找到了个借口,对着陆言就是笑眯眯的说道:“妈咪,你教弟弟跳舞吧,我要学爸比拿枪。”

    陆言听到后,顿时一皱眉,问道:“为什么啊?女孩子学舞蹈不是挺好的吗?”

    她的问题,女孩的回答很简单然而又很干脆,她扯上了陆言的衣角一边将自己的距离与陆言贴近,再是逐渐的靠近席沐琛的耳边,“妈咪……如果……我学到了爸爸的技能跟武功的话,那么我就可以保护你了啊。”

    这是个小秘密,只有陆言跟女孩才能听到。

    当陆言听到的时候,这一刻是多么的幸福,陆言立即感动的就抱上了女孩。

    女孩抱住了陆言,紧接着席沐琛带着男孩也上前一同抱住了陆言。

    他们就好似心有灵犀一般,瞬间就懂得了女孩的意思,同口同声的齐齐说道:“以后,就由我们来保护你了。”

    梦境里的陆言无比的幸福,她是有知觉的,她还是醒的,她还没有真正的睡过去的,身体,仍是还有这么的一口气拼命的支撑着她。

    但……

    陆言不想醒过来,她丝毫不想醒过来。

    幻想里,是美好的,但现实总是这么残忍的。

    就在他们拥抱的三秒过后,这个梦境也在被摧残了,一点一点的在破碎。

    梦境一个又一个的在转换,第一次的转换,她看到的是自己父母的那一次车祸,现如今那场车祸就像是影片一样出现在她梦里。

    她痛苦了好一阵子,眼泪顿时的就哗哗流下……

    本以为这场极其悲催的事情就这么的像水流一般流过而已,但陆言实在想不到的又是……

    陆言在梦境里看到了自己的脚下是空的,她梦见自己掉下了万丈深渊,但这个万丈深渊却不是席沐琛的眼眸。

    而是……

    一个真正的万丈悬崖,这个悬崖深的见不到底,陆言感觉到自己的身躯一直在往下掉着,掉/下去很久很久,但始终都没有跌到最底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