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怕看不到她的笑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当陆言跟席沐琛被救出来的时候,陆言全身都是血淋淋的,她的身体热的不像话,身上的那件礼服被血跟泥土沾的十分的肮脏。

    她右脸的纱布都已经被石头磨的断了下来,池暮暮第一眼看到陆言这血淋淋的时候,整个人都已经吓的瘫倒了下来。

    她的内心在这一刻痛的连呼吸都呼吸不过来了,眼泪模糊了双眼。

    哭声,从这一头传到了那一头。

    池暮暮握着她的手,一刻又一刻的不敢松开,她要把陆言的手给温暖起来。

    她不希望陆言的手是冰凉的。

    她希望陆言的身躯就跟个暖炉一样,总会在冬天温暖她。

    希望她还会像之前一样,可以像太阳一样微笑着。

    但现在,她真的怕,怕自己永远的看不到陆言的笑容了。

    池暮暮一直都在守着陆言,直到她进入抢救室的时候,她才不放心的让陆言一个人在里面。

    一个人去面对这么多冰冷的机器。

    在此之时,同样的,席沐琛也进入了抢救室。

    而他们一旦进入了这个抢救室之后,这一场紧张的抢救就是持续一段很长很长的时间。然而,最严重的是陆言,她的抢救,不是一个两个,几个小时的事,她的抢救直接进行了一天半的时间。

    在这一天半的时间里,陆言她就是在做梦,做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梦的。

    但这一次的梦不同那一次。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梦里挣扎了多久多久,挣扎着,挣扎着,始终也都没有从那个梦里走出来。

    现实中,时间每过两分,陆言的梦里就等于过了一年。

    她这次的梦是多么的孤独,是多么的痛苦。

    梦里的世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任何人在那里出现过。

    那里没有树没有花,没有植物,动物,一眼望去都是孤零零的草原。

    她在那里躺着好久好久哦,面前的那块湖泊就是她的镜子,她在梦里亲眼的看到自己老去的模样,岁月洗刷过的面容。

    她看到了自己的脸上,一年又一年的增长着好多好多的皱纹。

    这是多么孤独的生活啊……

    一天半的时间,一天就是二十四小时, 两分钟是一个小时,那么一个小时六十分钟就是三十年。

    一个小时三十年,一天那么就是720年,半天的话就是360年。

    在陆言的梦里,一天半的时间,她就在里面度过了,一千零八十年。

    她看到了自己从出现,到成长,到长大成人,再是结婚了,生孩子了。

    可她这次的梦,里面的男主角既然不会是席沐琛,新郎是一个连容貌都看不清楚的男人,那张脸永远都是模糊的。

    在梦里,从他的身材,到说话的方式,陆言几乎都可以分辨出来的,那绝对不会是席沐琛。而他,真正的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陆言还真正的记住席沐琛的模样,但梦里的席沐琛却对陆言毫无印象,而他也只是出现了短短三分钟的时间,三分钟过后,席沐琛的身形就像灰尘一样,被风轻轻的一吹就飘走了。

    然而,两人的这三分钟并不美好。

    陆言在梦里利用了这三分钟去挽留席沐琛,但却被他那冰冷的眼神,直接结束了她想要说的一切话语。

    他刚出现的时候就跟个陌生人一样出现在陆言的身边,他从他身边擦过。

    在这一刻,陆言看到他的时候,立即就奔跑着上去 追赶上了他的脚步。

    陆言扯上了他的衣角,口中实在不敢相信的问了他一条问题,“等等……你可以先不要走吗?你停下来听听我的话好不好?”

    语罢,这句话轻轻的钻进了席沐琛的耳里,他顿时就跟一块万年冰川一样,将他身上的所有温度都释放了出来。

    他冷到了陆言。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

    席沐琛如此冰冷的话落下,随之就甩开了陆言的手,他再一次的向前走去。

    他的力气很大,直接就把陆言甩倒了,但他竟是冷眼瞥了一下,然而就没有任何的神情了。

    陆言她不管,她要追上去,她要追上他的脚步。

    她跑的非常快,最终她追上去了,在最后到达他身边的那一刻,陆言扯上了他的衣角,可刚扯上去,陆言就摔倒了,这一刻她把那块昂贵的西装给扯烂了。

    席沐琛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纵容陆言了,他厌恶的目光瞥向了陆言,嘴角忽的勾起了一个冷漠的弧度,他警告着陆言道:“你把我的西装扯烂了,我不会追究你,因为我也不缺,不过,烂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了,我只希望你不要再死皮赖脸的追我,再是扯烂我的衣服。”

    他的声音没有掺杂着以前的那一种属于他的打趣,这些话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有无边无际的冷漠。

    陆言好想哭,好想哭,她站不起来,她一直扯着席沐琛的衣角不肯松开,直到他残忍的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西装,猛的甩到地上的时候,陆言再次的倒了下来。

    她哭了,终于哭了起来。

    到最后,席沐琛只是冷冷的瞥着陆言,无趣的继续向前方走了上去。

    “不要走,我求你了,不要走,不要走好不好,沐琛……我爱你,我忘不了你,我真的舍不得你,求你快点想起我好不好。”

    陆言的苦苦哀求,最终席沐琛停了下来,但是他并没有转过头,空气中弥漫的只有他那无边冷漠的弧度。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如果你是想要利用这些话然后得到我的怜悯的话,那么真的很不好意思 ,你想都别想。”

    这句话是多么的冷漠绝情,陆言霎时间只是感觉……感觉自己的心,已经碎了一地。

    “你明明说过的,你说过你就算是忘记了全世界那么也绝对不会忘记我,可是你现在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陆言哭喊着,她的双腿已经麻木了,麻木的站不起来,她跟不上他的脚步了,她只能在他身后拼命的喊着,拼命的大喊着。

    “你的这些话,对我来说也真的是幼稚,你不是三岁小孩了,请不要把那些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像歌词,像台词一样说出来,我会因此感动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