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怕自己真的成了那个无家可归的人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珠宝,服装设计大赛后的三个月,陆言从中醒过来了。

    这天的日子很美好,跟她刚开始跟席沐琛领证的那天是同一个时间的。

    陆言缓缓的睁开了那闭了三个月的眼睛。

    她醒来之时,窗帘是拉上来的,她旁边守着的不是她的爱人。

    在第一眼睁开的时候,陆言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席沐琛,可……她身边守着的却不是席沐琛而是她的闺蜜,池暮暮。

    陆言看到池暮暮躺在自己的身边都已经累的睡着了,她的眼睛下是很重很重的黑眼圈,一个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一幕。

    她不想打扰她,不想打扰池暮暮休息。

    陆言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刚想要下床的时候,她的脚是麻木的,或者是多个月没有下床的结果。

    她一瘸一拐的走着,然而每走一下她就感觉痛一下,刚开始下床的时候,陆言还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但,一旦她看到自己面前的那块镜子的时候,整个人直接就瘫软了下来。

    她看到了自己的脸,看到了自己那平坦的小腹。

    这张脸,在现在这个时刻,给予陆言的只有绝望。

    难道自己从现在开始都要用着一副丑陋的容貌活下去吗?

    她从自己的脸上一直摸下来,缓缓的,缓缓的,最终落到了自己那平坦的小腹上,她想哭,但眼泪早已经掉不下来了。

    泪水早已经哭光了,在梦里,她哭的撕心裂肺,或许是在梦里经历过了,然后到现在她连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了。

    陆言一边摸着,一边仔细的想了想。

    如果没出事故的话,那么她现在,她的孩子都已经是七个月了吧,若是再坚持几个月的话。

    或许这个孩子就可以出生了。

    可现在……

    孩子已经远离她而去了,永远的走了,走的是多么的凄惨,又是多么的彻底。

    她的手不知道是在小腹上摸了多久多久,摸着摸着,她的神情自然的变成了无神的模样,脸上没有任何的一个表情。

    她看着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自己的肚子。

    最终……

    她勾起了一个自嘲的微笑,她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现如今的模样。

    她的右脸已经花成了一片,这丑陋不堪的容貌让她对自己的感情莫名其妙的就不抱任何希望了。

    她多怕,多怕……

    多怕席沐琛会像梦境里那般的嫌弃自己,嫌弃自己这一副丑陋的模样。

    陆言看到自己的这一副模样,她的面容上再也没有了以前那般甜美的笑容,现如今有的也只是冷漠罢了。

    她现在啊,是多么的恨温楚浅,恨的入骨,如果不是她那么也不会有现如今的这个模样。

    可不管怎么,她现在想要去看看席沐琛了。

    想仔仔细细的看看他了。

    如果他真的忘了自己也罢,嫌弃自己也罢,现在就是想见他一面。

    最终陆言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电视机上,她看到了席沐琛,突然间想了想,自言自语道:“他现在应该过的很好吧,他的身体看起来仍是这么的健壮。”

    虽是如此吧……

    可,他的面容永远都没有了那一丝的温度,现在的他跟以前一样,一样的冷漠。

    陆言观察了好久好久,始终都没能从里面探讨出一丝一毫的温度。

    他的眼眸不像是以前那样,如一片星辰大海。

    而是——见不到底的黑暗。

    一个黑的让陆言都不敢踏进去的黑暗。

    想了这么多,陆言的嘴角上也只能是勾着一个冷漠的神情。

    她的目光四处的望了望,最终陆言从自己的床头上发现了一套裙子,那真的是很美,很美,美的让陆言第一眼看到就心动了。

    陆言渐渐的抹去了自己的眼角上的泪水,小步小步的走上前了。

    她看到裙子的上面有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的内容很简单,简单的让陆言直接感动了,这是多么温暖的一段文字。

    “丫头……等你醒来的时候,记在要穿上这件裙子,这裙子可是你们一家人再是包括我,为你设计出来的,这里面的爱意可大了,所以……你快点,快点醒来吧,不过……一旦醒来了,要第一个告诉我。”

    这是上官老先生写的一段话,即使这句话确实不够优美,但她还是感动的哭了。

    原来,还有这么多人爱着她呢。

    陆言不再去磨蹭什么了。

    她直接换上了这一件带满爱意的裙子,裙子换好后,随着又是把桌面上的那张面具给戴了上来,面具不大不小,刚刚好的遮住了她脸上留疤的那一块。

    陆言好像知道,知道,他们是不是为了让自己不这么丑陋的在众人面前出现,所以就很干脆的为她定制了一张面具。

    面具确实是很美,但是它却冰冷至极,冷的甚至让陆言的身躯都在打颤。

    或许,这世界除了席沐琛的冷漠之外,那么在她的世界中,这块面具是这其中最冰冷的物品。

    在此之前,陆言找了一支笔,然后在一张纸上写上了一句话,“亲爱的池姐姐,我醒过来了,不过你不要担心我还会走丢了,我不会这么傻了,我想要去找席沐琛,如果我找不到他,又或者是十分失望的回来了,请你给我留门好不好,因为,我怕……怕自己真的成了那种无家可归的人。”

    这一段生涩而又凄惨的文字就此落下,陆言一边在镜子里面瞧了瞧自己,她认为自己是缺了一个发型。

    想到这里,于是,陆言毫不犹豫的从桌子上拿起了剪刀,把自己的头发直接剪下了一把,从起初那长发及腰的模样,瞬间就成了一个只到肩头的短发。

    她把自己的头发装进了一个袋子里面,再是在袋子上贴了一张便利贴,里面写了这么一段话。

    “席沐琛……若是你把我忘记了,那么你给我一点时间吧,我会做到一些可以把你挽回的事情,然而,等我长发再次齐腰的时候,你再归来娶我可好?”

    陆言将头发装进了一个礼品袋,提着就走出了这个医院。

    外面的阳光是多么的刺眼,刺眼的让陆言都不禁紧闭了起来,终于在适应了许久之后,陆言才是真正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