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想陪她哭陪她喝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池暮暮发现她一个人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她就站在路灯下。

    也不知道她在什么时候开始站在那里的,还是刚走到那里的。可是,池暮暮她是一直坐在门口的啊,为什么丝毫没有发现她的踪影?

    然而,为了确认那个到底是不是陆言,池暮暮起身了,她渐渐的朝那个路灯走了过去,用着警惕的目光打量着路灯下的那个人。

    刚走进她身边的时候,池暮暮既然是闻到了一股浓厚的酒味,路灯下的灯影是她那抬头喝酒的模样。

    她的发型是短发的,池暮暮不仔细看的话那么也根本认不出来这个人,她原来就是陆言。

    “小言,你干嘛啊这是?一醒来就喝酒?是不是以为这医院的医术高,你认为她们可以救活你,再次的把你从水深火热之中救出来,是不是你就可以任性了?可以肆无忌惮的喝酒了?就算你不在乎你自己的身体,那么你在乎我一下好不好……啊……”

    当池暮暮彻底的认出这个人就是陆言的时候,她直接就跑上前拿起了陆言的酒瓶直接砸到了地上。

    她不知道陆言是哪里来的钱买酒的,但是池暮暮就算是一点都不关心自己,那么也绝对不会对陆言置之不理。

    池暮暮的责备跟责骂,也丝毫没有骂醒陆言,她现在只想疯一会。

    明明前一阵子的时候还在心里告诉自己,告诉自己要控制好自己的内心。

    可最终,陆言还是没能控制好自己。

    而她确实没钱买酒,这酒的来源其实还不是她把自己的头发给卖了。

    一段长发的话,那么也是可以卖到一些钱了。

    起初,她剪这段头发下来的原因就是,能否利用他挽回一个人。

    但想了想,陆言觉得自己的这个做法很幼稚,这头发对席沐琛来说是多么肮脏的一样东西啊,他怎么又会收下,怎么又会拿着这头发等待着她头发齐腰的时候。

    所以,陆言还不干脆的把它拿来卖十几块钱,然后换一两瓶酒消愁一下,这真的不是挺好的吗?

    “池姐姐,我这副身体什么样,我能不知道吗?从头到尾它就是一副废躯,她这是有多么的脆弱,几个月前的那件事发生了,我再也做不到把公司挽回了,现在的话我是什么都没有了,然而只要我弟弟能安全健康的活下去那么这就很好了,只要是这样,那么我觉得我若是再死一次,那么也无所谓了,因为我真的是不想要这么痛苦的在深渊里徘徊。”

    陆言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来了一个空荡荡的酒瓶,她摇摇晃晃的指着池暮暮,如此绝望的说道。

    醒来,这对她来说也许就是一场空欢喜,对吧。

    原来现实真的跟梦境里这么的残忍,他真的是忘掉她了。

    他活的倒是挺好的,但她有知道陆言她是多么的痛苦吗?

    不过,谁又能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这还不是上帝安排好的,再是命中注定的。

    迟陆言的哭诉,池暮暮真的好想替她分担,再是陪她哭,陪她喝,喝到忘记这世间的一切,这样,也许到头来,一醉方休过后就没有这么的痛苦了,对吧?

    不过,池暮暮她现在不能这么去做,就算是没有考虑到自己的身心,那么她也要考虑到陆言。

    “小言,你喝醉了。”池暮暮扶稳了陆言,劝阻着她,池暮暮也可以确认,这陆言真的是喝醉了。

    她那原本苍白的面容上染上了一抹的潮红,这一种现象也足以是证明了陆言的那一股醉意。

    可是醉的人往往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喝醉了的。

    陆言摇着头,凄惨的笑了笑,一边推开了池暮暮,摇摇晃晃的就向前走着。

    她的眼泪一滴一滴的随着她的脚步掉了下来,只要是她走过的地方,都有遗留下来她的那一颗眼泪,陆言哭哭笑笑的走进了池暮暮的家,口中如风一样轻飘飘的说出一句又一句的抱怨。

    抱怨着自己……

    抱怨着自己为何要遇见席沐琛,抱怨着自己那时候为什么还要答应他的要求,抱怨着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抱怨着自己为什么要爱上他,再是爱的这么的彻底。

    “哈……哈哈……沐琛……是你吗?你怎么过来这里了,你是来找我的吗?你……你是记起我了吗?记起来那属于我们的一切了吗?”

    陆言突然看到了马路的对面那个十分高大的身影后,疯疯癫癫的就跑了过去,口中十分兴奋的大喊着。

    就在陆言刚跑过去的时候,一辆车突然呼啸而过,对面的那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不知道是不是被眼泪模糊了双眼,让她产生了幻觉,看到任何一个男人的身影,她都能觉得那是席沐琛。

    这感情是多么的可怕,陆言已经在自己身上发现了。

    起初,它是多么的美好,但之后,谁又能想到那令人是多么的痛苦。

    陆言站在路边的时候,突然间的双腿一麻,她华丽丽的倒了下来。

    她想站起来,可是麻痹了的双腿使她无法起身。

    “啊……好痛。”

    不知道这腿是怎么了,突然间的一阵抽痛,那种痛就像是万个石头砸到自己的腿上似的,她好想好想站起来,但是却又是痛的要死。

    行走过的人,也只是轻轻的看了陆言一眼摇着头就离开了,在这里也许就只有池暮暮着急的从马路的那一头迅速的跑过来,随之口中询问着她,责备着她。

    陆言她在想,她看到那些行人的时候,她在想,席沐琛会不会也跟他们一样像个陌生人从她身边摇着头的走过。

    或许,不是的吧。

    他也只会一眼都不瞧一敲,直接就掠过了。

    “小言,你怎么了,真的是,叫你乱跑,刚苏醒过来就喝酒,还这里跑,哪里跑的,不行,你得跟我去医院。”

    池暮暮跑了过来,一边询问着陆言,一边试着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将她扶起来。

    而陆言她现在只能是觉得,双脚是麻的,更是软的,还带着痛,然而想站又是很难站起来。

    这一刻,池暮暮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叫救护车了,不然,这样下去根本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