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最终仍没有控制住自己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陆言信中的内容也只有这么多了,这是她总结了自己从刚开始认识他到现在,她想要说的所有事。

    没事,这只是她莫名其妙的爱一个人罢了。

    这封邮件陆言是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写下来的,但她却认为,认为自己,不仅把她的前辈子,还有后辈子都写下来了。

    她现在还年轻,也就只有二十二岁而已,陆言不知道在二十四岁后,她是否是把席沐琛忘了,又是一个人准备找其他男人开始了。

    这封信,她是写给她这一辈子所有爱过的男人的,当然她也不确定能否还可以算上艾渊一个。

    写完这封信后,陆言躺在病床上,她想了好久好久才是熟睡过去。

    此时的时间是,12点56分,陆言入睡了,而席沐琛却还在办公室里工作。

    席沐琛他在这苏醒的这个月以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是产生了多少的幻觉。

    有时候工作着工作着,眼睛累了,视线对外物产生了一种模糊感。

    模糊的让他看到了自己跟一个女人在沙发上翻云覆雨的一幕,还有办公桌上,那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张桌子的事情。

    席沐琛醒来的时候,他利用了一个星期去调整好了自己,然而在调整后的第一天,他再一次的进入这个办公室之前。

    这一幕幕让他简直是暴跳如雷。

    因为,他的办公室既然跟秘书办公室合并了,而且这办公室的风格还完全的换了。

    多了许多许多席沐琛都不喜欢的东西。

    不仅如此,除了风格之外,他还发现自己办公桌的旁边多了一张桌子。

    那张桌子在他的眼里也真的是乱的一匹。

    无数的草稿纸掉的满地都是,然而这每一张草稿纸里面的内容都是一样的,除了服装之外还是服装。

    只不过,席沐琛还发现了自己的桌面上多了一只小猪的发圈。

    这看起来确实挺昂贵的,但是不是他的东西,他根本就不可能会留下来的。

    然而,看到那只小猪发圈之后,席沐琛直接就拿着扔到了垃圾桶上。

    不仅是发圈,席沐琛同时还叫人把办公室的风格,还有所有不属于他的东西都撤走了,包括那张桌子。

    风格调整之后,这个办公室又成了以前的那般冰冷,冷的又是让人不敢踏进去。

    这变化,真的也太快,连在这里工作的所有员工也都不敢相信这一切。

    仔细的回想了一下。

    当初的席沐琛,为了陆言,他将办公室的建筑,风格,都换了,现如今,他就跟换脸,换衣服一样,将这风格又换了回去。

    这确实也是让人很难的去接受的。

    或许是因为工作疲劳的原因,席沐琛刚做完事后立即就开始揉起了自己的太阳穴。

    这头,不仅是劳累的痛了,还掺杂着一种病后没有痊愈的痛些,因为车祸,他的头部撞到了山岩,照成了严重的脑震荡,现在的话,时不时的还会头疼的好一阵子。

    虽然当时,陆言是跟他一样头部同时撞到头的,但陆言的头部恢复的还算可以,还有,她根本就没有那种失忆的效果。

    这原因也是很简单的,她不想要忘记全世界,忘记她这一生中最爱的人。

    席沐琛在不断的揉捏自己的头部,本来是恢复的可以的了,但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他跟一个女人的一幕,头部瞬间就是剧烈疼痛了起来。

    他吃痛的一手按着那疼痛的头部,一边紧紧的抓着桌子,痛苦使他差点就要把桌子给捏碎一般。

    然而他不知道,他每痛一下,陆言就从梦中惊醒了过来,醒来之时,她发现自己的心一直的加快着,再是一次又一次的咯噔了一下。

    心跳加快,从梦中惊醒,让陆言开始变的焦虑于不安。

    她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尽管是这样又能怎么样,她没有任何的能力去知道这个来源,再是解决。

    陆言在床上躺着翻来覆去,脑中从那一片空白变的思绪混乱,她的内心焦虑不安。

    这原因到底在哪里,她自己既然都想不到。

    此时,办公室里的席沐琛,仍是头痛的让他做不下任何的工作,脑中无数次的浮现着一个又一个模糊的映像。

    他的脑中,从他恢复到现在,总是有那么一个模糊的身影在他脑中飞来飞去。

    当席沐琛发现这身影时,他就想要去想出来,去发现,那到底是谁,可是席沐琛越是想,他的头就越痛越痛。

    不知道想了多久,躺在床上的陆言终于是想到了真正的原因。

    现在的席沐琛肯定还没有入睡吧。

    拒陆言对他四个月以来的了解,席沐琛哪天不都要工作到四点五点才肯睡去,然而睡眠总是这么短,四个小时三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几乎是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所以,现在,陆言知道了。

    令她焦虑不安的就是席沐琛了。

    这一次,陆言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

    她从抽屉里拿出了点车费后,穿着一双拖鞋立即就是跑了出去。

    现在这个时候,很晚了,然而出租车很少,陆言就一边走着一边跑着,看着有过往的出租车那么才打车来到公司楼下。

    陆言抬起了头看了看这栋大厦,她发现顶层也只有席沐琛的办公室还亮着灯而已,其他的都已经早早的关灯了。

    看到他办公司那亮着的灯后,陆言什么都不管,直接跑了进去。

    从进去到上电梯,再到顶层,陆言也是着急了很久很久,她的眼皮一直在跳,她还是放心不下席沐琛。

    然而在跑出医院的时候,陆言又何曾没有想过自己的双腿,虽然带有一个撕裂般的疼痛,但是她不管,她就是要去找到他。

    席沐琛的办公室是可以用密码输入的,这一条密码藏在了陆言的心里好久好久,一直都没有忘,现在的话,她只希望这密码是有效的,只要是这样那么真的就够了。

    在输入那藏在心里的一条密码之后,门滴滴的一声,瞬间就打开了。

    也许是席沐琛头痛的原因,连陆言走进来了他都没有发现。

    这一次走入席沐琛的办公室,陆言不知不觉的就产生了一种忧伤感,因为这里再也没有了那温暖的气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