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突如其来的心虚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闻言,席沐琛,有点若有所思……

    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太爷那两眼间似乎有些黯淡。

    “当初,我追你奶奶就是这样疯狂过……”

    这种话,他从来没有更任何人说过,若是没有这个孙子,那么这就是藏着一辈子,都说不出口。

    “会的……”若是他的小兔子真的被人掳走了,他也许真的会这样做,然后再囚禁她一辈子,而这一辈子她爱的只能是他。

    同一时间,而席彦铭却是在一边,恨的死死的,忧郁的眉头上紧皱的一点都松懈不下。

    座下的木制扶椅被他愤恨的抓着,好似下一秒这张木椅的那个扶手马上就要崩裂一般。

    他倒是想见识一下那所谓的大嫂……

    公司里,陆言的那工作简直是轻松的不能再轻松了,偏偏要干什么活,都没有人敢给她干。

    陆言悠哉游哉的坐在办公椅上,翘着一个二郎腿,却又不失优雅。

    手上玩着席沐琛的钢笔,顿时撅了撅小嘴,脑中的思绪似乎像乱成了一片。

    工作这么轻松,总觉的做的很心虚,内心揪成了一团。

    正纠结的时候,突然手上的笔滑落,稳稳的落到席沐琛的手稿上,却不料竟是滑出了一条明显的墨水痕迹,那本来的美观活生生的就是被她给破坏掉了。

    瞬间,陆言脑中那是一个晴天霹雳,惊的嘴巴都可以塞进一个咸鸭蛋,不断的眨了眨双眼,控制不住就是用牙咬了几下拇指。

    似乎是闯祸了……

    陆言马上就是慌乱的要用橡皮擦,擦掉那画出的痕迹,但却是使劲擦都擦不掉,偏偏就是巧了,那是钢笔。

    顿时眉毛都挤在了一起,该怎么办,慌乱的坐笔直了身体,走过去拉下办公室的窗帘,再蹑手蹑脚的走回来。

    她拿出了一张手稿纸,凭着席沐琛的的图案,自己重新画上去。

    手上的笔始终没有落下来,这似乎很难模仿,陆言咬了咬牙,平息一下自己的内心,僵硬的手上握着那只笔,最终还是落在了那张洁白的稿纸上。

    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模仿了他的图案,但却是画了又擦,画了又撕,始终没有席沐琛画出的那种感觉。

    “啊啊啊……”又是放下了手中笔,无奈的抓了抓头,又是重新再画,不知是画了多久已经是进入了黄昏。

    突然,“叩叩叩”,的一阵敲门声,把她打回了现实。

    “总裁夫人,你已经到下班时间了,怎么还在里面呢!”

    “我……等一下再回去!”

    “那好吧!我们就先下班了!”

    “嗯!”陆言淡淡的回道。

    然而纸上的图案,仍然没有画出一半的原样,不知怎么,内心揪成了一团,这突如其来的心虚是怎么回事,总感觉,今晚席沐琛会回来。

    不料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一阵好听的音乐缭绕了整个办公室,心烦的陆言什么都不看,瞬间挂掉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旁的沙发上。

    内心好像是笼上一层又一层黑色的乌云,心烦至极。

    忽的,手机又是响了起来,一次,两次,三次,陆言仍然没有去接听,反倒是像在循环听一条美妙的音乐,心底反而安静,沉稳了几分。

    而那条手机铃声,是陆言小时候最喜欢的一首歌,那是她母亲经常唱给她听的歌。

    似乎这首歌很有魔力,陆言开始沉稳的画了起来,时间已经将进12点,那条铃声已经响了无数次。

    最终大功告成的时候,才是松了口气,两幅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陆言的稍微有些柔和感,反而席沐琛的更刚劲。

    捶了捶那疲惫的身体,伸了一个懒腰,放好席沐琛的设计稿,抬了抬那沉重的眼皮就是要走出办公室,而刚打开门的时候,她看到了一面不可思议的一幕。

    席沐琛整个人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身材高大的他似乎是占了半个办公室门口。

    他早就来了,回到别墅没有看到陆言,才是赶到了公司,看到的反而是办公室里面的灯光还是亮的,门又是反锁上了,里面传出去的是一条又一条来电铃声。

    “小宝贝,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吗?反而你却是当听歌一般。”

    陆言懵了懵,忽而揉了揉那疲惫的双眼,清楚的看到面前的这个男人时,陆言瞬间惊的退后了几步,果然女人的第六感真特么的准。

    陆言退后,席沐琛便是上前,猛然就是把办公室的门紧紧关上。

    “砰”的一声,刺入耳膜,“你……你怎么回来了。”陆言战战兢兢的问道,手心不禁也是出了一层薄汗。

    万一……他要是知道,她毁了他的设计稿,该怎么办!反而比起设计稿,现在这一幕更是危险。

    席沐琛没有看向陆言,目光反而落在了桌子上的那一张设计稿,双眼不禁微咪了咪,从第一眼,他就看出来了,那并不是他画的,反而是某人模仿出来的,呵……线条看起来柔柔弱弱,看来看去都一点都不像是他画的。

    陆言猛的吞了口唾沫,顺着席沐琛的目光看过去,然后落在了桌子上的设计稿上,不自觉的就是两手紧捏了起来,他……是不是发现了。

    忽的,席沐琛又把目光移向了陆言,看到的便是陆言目光不定的看着桌子那一边,仔细一看,那额角上还有着丝丝的细汗。

    紧张,心虚,似乎都表现了出来……

    “做什么了,看起来你好像很心虚呢!”席沐琛勾唇一笑,试问道。

    “没……没做什么啊!”陆言心虚的回道,内心总觉得,他这样问,是藏着什么坏水。

    难道他没发现吗?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话落,席沐琛就是扯下领带,一步一步慢慢解开外套。

    陆言呆愣的看着他,喉咙不自觉的滚了滚,他这是要干什么……

    “惩罚?为什么要惩罚我!”陆言心虚的反驳。

    “呵”席沐琛冷笑了一声,陆言忽的就是颤了颤身体,突如其来的感觉到了一股透骨奇寒。

    领带,外套,席沐琛脱出来就是直接扔到了地上,悠哉的坐到了沙发上,质问的眼光的投向陆言,“拿我的设计稿过来,我要检查一下,看看有什么瑕疵!”

    “算了吧!现在都这么晚了,回家吧!明天再看也无事的……”陆言指控,紧张的小脸上,莫名其妙有了一抹红,细汗在手心里更是一大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