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夫唱妇随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这不就是以前那个,经常对她冷嘲热讽的一个拜金女,还不少欺负她。

    她陆言还能说什么,只能是说摔了那也活该……真是后悔扶她的那一秒!用席沐琛的话来说,那么就是脏。

    “你这哪来的野女人,你没长眼睛吗?”地上的女人朝陆言恶狠狠的叫嚣着。

    那打满了玻尿酸的脸上,看起来扭曲至极,最终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而当看到陆言的时候,突然性情大变,但双眼注意到席沐琛的时候,那叫嚣的模样变的妖娆又是很娇弱一般。

    “不……不好意思,我刚才没看路,所以不小心撞到你了,刚才是有点失控了!”

    她尽力的解释着,明明是在跟陆言道歉,但那目光却是在席沐琛身上,一张妖娆的脸上露着浓重的贪婪之色。

    “拜金金,还记得我么?之前你经常跟我抢菜叶,怎么,向我的男人露着这么贪婪的眼色,难道你是想跟我抢男人?”

    陆言嗤笑,精致的小脸下,那双眸子里透着几分狂傲之色,现在她有前线战士了,还怕这个拜金女,以前要不是为了让弟弟能吃饱一点,那么她会任由她欺负吗?怎么可能,而她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也不要怪她来狠的了,同时更不是什么忍气吞声的主。

    当听到陆言的话时,被陆言称之为拜金金的女人,目光呆滞了一下,而这拜金金是陆言给她取的一个外号。

    她的目光忽的一丝阴狠划过,那张脸上是说不尽的一股嚣张跋扈,“你既然敢这样叫我,难道之前那些教训还不够吗?怎么现在又来捡菜叶了?”

    “对,难道你还要跟我抢菜叶?嗯?”陆言反问,然而争吵起来,就像是健忘一般,忘了旁边还有一个人呢……一个脾气暴躁的席大总裁……

    “菜叶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不过你也算是有点本事,凭着身上那股狐狸骚味,勾引到一个男人。”某女心高气傲的望着陆言,双手环胸,有的是无屑还是无屑。

    陆言嗤之以鼻,小手猛然就是拉上席沐琛的大手,“那也只能说我有本事!”

    陆言翻了个白眼给她,又是含情脉脉的看向席沐琛,“老公,我们走吧!不跟这种女人浪费口气!”

    “你早就应该这样!”话落,席沐琛深情而宠溺的摸了摸她额头的碎发。

    “那么,莫澜是吧!我们先走了,阿婆那还有很多菜叶,你要的话去问阿婆要点吧!我就不奉陪了。”陆言嗤笑了一声,拉着席沐琛的手就往菜市场外面走。

    而被陆言主动拉着的席沐琛,甚是满意。

    莫澜愣了一下,“你们站住,我的手机坏了,该赔的还是要赔的,如果想走那么就赔了再走。”

    陆言忽的停了下来,嘲讽了一声,“就你那手机,还顶不了我菜篮里的一根从呢……要赔的话,那给你拿走吧!”话落,便是扔了一个葱在地上。

    而看着陆言的一举一动,席沐琛只是在心里默默偷笑,但表面又是面无表情 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这只小兔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你……”莫澜气的牙痒痒,那廉价的妆容上似乎被气的要毁妆了一般,露出那以本的货色,然而并不是如妆容的那样高贵,多的更像是一个土包子。

    “啧啧啧……友情提示,你那山寨版的名牌货好像烂了一个大洞。”陆言轻晃了晃头,鄙夷的目光露在了莫澜的裙子上。

    而席沐琛就像是在看戏一般,这只古灵精怪的小兔子,太坏了,然而很明显,她的裙子根本就没烂。

    虽说事实是这样,但莫澜听到陆言的话时,那扭曲的妆容上呈现出了惊慌,惊慌的四处翻了一下那公主裙,找寻一下哪里有烂的地方。

    这时,她陆言还能说什么,这简直是蠢猪的最高境界,“检查清楚点,就在那个,屁股那里,就是那里破了一个洞,你仔细看看。”

    “哪……哪里!”莫澜慌乱的摸着陆言所说的那个部位,是否真的破了,但摸了一段时间才发觉,自己被耍了。

    “你……你个死女人,竟敢耍我!”莫澜指着陆言恶狠狠的怒吼着,现在的她内心就是,本想着给那个帅哥留个好印象的,但却又是因为陆言的这一出搞的她形象大毁。

    “我耍的就是你!”谁叫你这么愚蠢,真是低估了你的智商。

    “你……”莫澜甚至被气的无话可说!面容上十分的狰狞,而指着陆言吞吞吐吐的,完全扭转不回她的局面,反而更狼狈。

    看着莫澜的举动,席沐琛也是按耐不住,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指着他,更讨厌的还是指着他的女人,他那冷到不可一世的脸下,闪过一丝嘲讽,“女士,你知道什么是文明吗?”

    当莫澜仔细听到席沐琛的声音时,秒便花痴脸,声音又是要多酥有多酥,“要不先生给我解释一下可好?”

    “呵……”席沐琛冷笑一声,看向了陆言,“老婆,她似乎不懂!”

    “嗯……确实是!”陆言也是若有所思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落,然而控制不住的捧腹大笑。

    笑声落下,陆言很是正经的嘲讽道:“我们不跟你计较了,既然不懂文明,那么向右左拐,然后直走两百米,我记得那里有所精神会所,你让他们给你解释一下吧!我老公可没这个闲空。”

    话落,陆言便是拉着席沐琛就走,两人的夫唱妇随,莫澜才是猛的惊觉,看着两人的背影,忽的,捡起地上的那摔的破烂的手机就朝陆言的后脑勺扔过去,随之露出了一个奸诈的笑容,看我不砸死你。

    忽而,席沐琛耳朵微动,大手就是抚上陆言的脑袋紧紧按在他肩头,手机顺势飞过,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烂到面目全非。

    陆言愣的一下,怔住了,如果刚才被手机砸到的话,那么最轻的话,头就是起的一个大包,重的话就是被砸出血,更重点还不来个轻微脑震荡!

    丫的!这够狠的……

    不过这要不是有席沐琛这个前线战士的话,那么恐怕就是被砸到了,她来阴的,那么也不要怪她来狠的了。

    忽的,陆言的面容上露出了几分狡黠,席沐琛看着她的小脸,这小兔子又在预谋什么坏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