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害怕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陆言勾起了一个阴险的笑容,跑到阿婆那里借来了一个小喇叭,又是跑回来,把小喇叭的声音调到最大,然后拿出了一条久违的录音笔。

    本来想拿去销毁了,不过今天也总算是派上了用场。

    席沐琛看着陆言那装满坏水的面容,又是看了看她手上的录音笔,他算是知道了,这会是一段什么样的录音,呵……勇气可嘉。

    莫澜全程高傲的看着陆言,她倒是想知道她要搞什么鬼。

    但下一秒,惊呼她的想象,她只是万万都没有想到……

    陆言打开了录音笔,对向小喇叭,接着便是一阵又一阵儿童不宜的叫声,环绕了整个菜市场,里面一个苍老的男声,又是一个妖娆的女声,而男人不断的叫着女人的名字,女人不断的回应。

    瞬间莫澜感觉全世界都崩塌了一般,马上瘫倒在地,然而又是多了众人的指指点点,和谩骂声。

    “不……不是这样的,一定是那个死女人搞的鬼……一定是她!”莫澜指着陆言向四方嘶吼着,要把这些羞耻的事推到陆言身上。

    忽而席沐琛捂了捂耳朵,缓缓的走到陆言身边,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带的很俱全啊!这种东西都随身携带!”

    满是调侃的语气,还被席沐琛这么的一吹,瞬间感觉耳朵里面酥麻酥麻的,又是不禁的颤了一下身体,“你……你离我远点!”

    “我要是不离你远点呢……”

    “那……那就!”席沐琛那调侃的话语,再是一些痒痒的气体,陆言拿着小喇叭的手就是一直都在颤抖,呼吸感觉急促而重,然而却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够了,陆言你是不是就是故意要让我出糗,还是要逼的我死,然后才没人知道你勾引了别的男人,若是艾渊知道,他该会怎么想你,是贱,还是贱!”

    莫澜向陆言怒吼着,一句比一句狠,还顺势的搬出了艾渊。

    陆言瞳孔猛然有些放大,她怎么知道艾渊,不过也对那种女人不知道那就不正常了,可旁边不是还有一个更腻害的人物吗?眼瞎了?还是他隐藏的太深。

    陆言尽量的表现出无所谓,反正那已经不是她的男人了,这又何必。

    席沐琛冷眸咪了一下,显然面容上有着些许的怒气,沉思了一下,关键在他的女人不是谁都能骂的。

    他那阴鸷目光扫向了瘫在地上的莫澜,凌厉而恶狠狠的开口,“你要死随时都可以死,但我的女人并不是随时都可以给狗乱骂的!”

    声音,冷淡而绝情,让人避无可避都听在了耳里,莫澜瞬间感觉被灌了风似的,冷的透骨。

    陆言微怔了一下,两眼看着席沐琛,突然间感觉被别人护着,宠着,感觉很好,总比被人唾弃好。

    忽的,席沐琛摸了摸陆言的头,霍然开口,“老婆,关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听你的叫声!”

    他的声音很轻和,突然间愣了愣,但他的话又是使双颊红到了耳根,在发烫还是在发烫。

    陆言汗颜,若是他能有个一秒钟不调戏她的话,有可能会……死!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会不得好死的!”莫澜骂的越来越狠,席沐琛听了就像是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弧度,“给你十秒选择,死,或者离开我们的视线!”

    他的话不像是在开玩笑,那股狠意从眼底透着阴鸷的光芒。

    马上莫澜就是连滚带爬的赶紧跑了,陆言眼见也是满意的关掉了小喇叭。

    反到是席沐琛,像是在看一个非常美味的美食一般,他邪性的舔了舔嘴角,猝不及防的附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道:“老婆,今晚我要听的声音!”

    “别……别,算了吧!”陆言赶紧拒绝,手就是伸过去挡住席沐琛的脸,再是把头撇向一边,脸上又是感觉发烫,有他在永远都安心不了,总是发烧。

    “那怎么行呢,这得补回新婚之夜那天没做过的事吧,毕竟爷爷等着抱孙子呢!”席沐琛大手包裹住了陆言挡着他脸的那双手,小声的说道。

    声音很小,但又是一字不落都听在耳里,陆言沉思了一下,他是不是算是宽宏大量,又是很包容了。

    小说,漫画里面的那些霸道总裁可不会任由他的情人,这么放肆,反而硬来的,看着都可怕!那些形容词,再是那晚亲身经历。

    那是真的是后怕!

    然而陆言干脆就跟他说了实话,轻昵而小声的说了两个字,“我怕!”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席沐琛瞬间也是觉得,她这个时候真的像一个小女人,似乎很需要庇护,那么,宠着就对了!

    “没事,我轻点!”

    温和又是轻声,暧昧满满,但可别忘了这是菜市场。

    这些脸红又让人心动暧昧话语,完全是在向整个菜市场撒了一大框的狗粮。

    陆言的心有些悸动,又是转移话题,“买完菜了就先走吧!早饭都不用吃了,直接就是中午了,干脆做完直接带点给我弟弟!”

    “你弟弟输葡萄糖就行,还不宜吃这些东西!”这一句话中,似乎饱含着很大的占有欲,他只是想吃老婆做的菜,不想分享。

    瞬间,陆言懵了懵,还带这样的,连饭都不能吃,那光输液的话,不会饿的吗?

    “我……”陆言欲言又止,想要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再说话,我就堵上你的嘴!”

    然而,席沐琛的这句话,让陆言再也不敢开口说话,他或许是那种说到就做到的人,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说话为好!

    两人走到了放单车的地方,看着陆言那娇小的背影,席沐琛就是恨不得现在就在家,然后把她吃的干干净净。

    但看到自行车的那一秒,陆言鄂然,自行车似乎爆胎了,陆言顶着那都打又是委屈的大眼看向了席沐琛,“你带手机来吗?打个电话叫某人来接一下嘞,车爆胎了,而且这路有点远,如果你不怕累的话,那么我不介意用走的!但你这贵躯,怎么能走路回去呢!”

    “跟老婆一起走,我还怕累?”席沐琛反问,走的时候突然来个野战其实也是可以的。

    突然间陆言就是猛的打颤,跟面前这只恶魔一起走,万一,万一他又是来无赖的,这不就是要吃亏的节奏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