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迷之微笑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忽的脑中一个乱糟糟,乱成了一片,接着一个没站吻,便是整个人就是倒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然而旁边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借助站起来的,双脚像是被抽掉了知觉,根本使不上力气,怎么办啊!很绝望,那男人真的是急死他,这么就着急着那样那样了。

    正烦恼该怎么站起来的时候,远处忽的一阵怒喝声,“笨蛋!就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走个路都可以摔倒!”

    陆言是蹙了一下眉头,心底就是,你来试试看,要是还能正常走路,就服你。

    真想来个超能力把全天下的男人换成女人,让他们尝试一下那种感觉到底有多痛,为他们生崽,又是有多痛。

    陆言撅着小嘴,面容上有着明显的不耐烦,“我站不起来了,你扶我!”话落的时候却猛然间发现,自己身上空无一物,“啊!”的尖叫了一声,两手尽量遮住胸前。

    忽的,她马上掀起地毯,紧紧的裹着自己那一副娇躯,两眼间有着些许的怒意,但目光又是尽量撇向一边,尽量避开席沐琛,小声又是嘟囔着,刚才他没听见吗?扶一下嘛!就一下下。

    闻言,席沐琛轻笑,“叫我老公,就扶你!”话落他半蹲的看着地上的那个青涩的小女人,眼底间除了笑意还是笑意。

    听到席沐琛的这个条件,于便,陆言缓慢的囔囔着,“那,我自己起!”

    她用那张毛地毯紧裹着身躯就是艰难的站起来,而逼急了什么东西都可以用来穿上,挡住,即使是地毯,不过也算是很干净。

    忽的站起来,马上就是脚突然的一软,险先摔倒,好在席沐琛眼疾手快,赶紧拉住了陆言。

    “小心一点!”席沐琛声线温和,随后又是问道,“还疼吗?”

    陆言皱了皱眉,委屈的看着他,轻飘飘的吐出一个字,“疼!”疼到了极点。

    话落,陆言的又是赶紧挣开了席沐琛,小脸上有着一股怨气。

    忽的,一个字,席沐琛蹙了一下眉,这是太纵容她了,才这么放肆,又大胆呢……既然挣开他,万一又摔了怎么办,疼的还不是自己。

    看着他那不乖的样子,席沐琛又是搂上她的小蛮腰,“还想来一次?嗯?”

    “不……不要了!”席沐琛突然的一句话,也是使陆言倒抽了一口凉气,吓的瞬间就是腿软,感觉这颗小心脏都被他吓的掉到了地上。

    可席沐琛他那无赖的程度她是见识过的,“可是,我突然还想来一次!”

    “做太多次会肾虚……”陆言憋的小脸都痛红,无奈的说了这么一句,而席沐琛反倒不当一回事。

    他的嘴角微微扬起,拍了拍她的头,轻笑,“没事,补补又继续。”

    “为了你的身体着想,我认为还是算了。”如果再继续那么就是活生生要死了。

    “既然老婆大人都这么委婉拒绝了,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放过你一次吧!”

    席沐琛就像是吃了蜜一般,话语极其调侃,又是甜蜜而暧昧几分。

    陆言抿嘴,挣开他的手,一只手又是紧紧的抓住地毯,走到他面前,扬起一个可人的笑容,随后踮起脚尖摸了摸席沐琛的头,霍然开口,“真乖!”

    再次的,席沐琛又是蹙紧了眉头,纤细的手指伸过去,猛然就是挑开裹在她身上的地毯,又是马上搂住了惊魂未定的陆言,长臂搂着她那小蛮腰。

    陆言愣了愣,双手赶紧护住胸前,失声又是尖叫了起来,在他怀里挣扎着,撅着小嘴一脸的不悦,“放开我……”

    “什么都看过了,还遮遮掩掩?”席沐琛挑眉,眼底说不尽的多大趣味,这只小兔子实在是太可爱了!

    “我……”陆言支支吾吾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双颊马上就是多了一抹淡红,气鼓鼓的小脸上,可爱至极。

    这一面,似乎触动了席沐琛,忽的就是伸手捏了一把陆言那气鼓鼓的小脸随后陆言口中憋着的那几口气就是全部都呼了出来。

    “老婆大人,你现在就像一个漏气的气球!”话落他紧紧的抱起了陆言,毫无遮掩物的身体在他面前多的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那你可以先放开我了吗?”陆言好声好气的问道。

    “好啊!放开你!”话音落下,席沐琛忽的就是放开了陆言,正懵着的陆言突然又是脚跟不稳,活生生的倒在了地上。

    陆言扶额,额头似乎有三条黑线掠过,既然真的说放就放,丝毫没有犹豫,而他就像是在逗一只可怜的小猫一般。

    陆言蹑手蹑脚的又是自己站起来,拿起了地毯死死的裹着自己,踉踉跄跄的捡起自己的衣服还有贴身衣物,就往洗手间里去,一眼也不撇一下席沐琛。

    好似这一次晚给她留下了个淡淡的阴影一般,跟一个月前那晚一样,很痛,但是比起这次的温和再是一个月前的,还是好那么一丁点。

    不过也真是财大气粗体力好……

    席沐琛看着陆言走进洗手间的方向,眼底一个笑意,真的是太美味了,迫不及待的又想来一次。

    走进洗手间的陆言不紧不慢的穿上了衣服,而又是拿毛巾打湿,使劲擦去身上的污渍。

    看着镜子里面的那个自己,可以说是狼狈不堪,如果洗的话,她甚至是可以洗上几个小时,可现在还要急着去看弟弟,没空再这么耗下去。

    而擦的时候,不知道是用了多大的力气,那沾上冰凉的水的毛巾,在触碰到皮肤的那一刻,也算是清醒了许多。

    直到她使劲的擦到皮肤通红,红的好似下一秒那血管就会爆了一般。

    红的透底,洁白的皮肤上无一个地方不是通红的,忽的用一把凉水拍了拍那小脸,逼着自己清醒一点,此时此刻,或许她只希望代孕给他们席家生出孩子后,永远的远离他,不要再跟他有任何染指。

    整理好自己后推开了洗手间的门,又是深吸了一口气,便是踏出了洗手间,但仍是痛的毫无力气,脖子上的草莓仍是明显的展露在空气外。

    走出来忽的便是听到了席沐琛的声音,竟然还闻到了浓浓的药香,这不就是那天某人给她的药吗?

    “老婆换好衣服就过来喝一下药!”席沐琛看着了陆言,嘴角勾起了一个迷之微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