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为她似着魔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等你有了老婆自然也会变!”席沐琛的话很轻,而池煜冕听了认为这是把自己绕进去了,到头来不都还是欺负他没老婆。

    “算了算了,我顶不过你,不过今年的这个比赛能透漏点信息吗?”池煜冕死皮赖脸的就是向席沐琛贴过去。

    却猝不及防的被席沐琛推了一下一旁的转椅便是撞到池煜冕的膝盖,阻止了他想要做的事,席沐琛只是一脸淡然,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是现在他的脑里已经被陆言占据,而被椅子的这一撞便是痛的池煜冕赶紧坐会沙发上,离的席沐琛远远的,又是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膝盖,“席沐琛,你好狠的心!”

    “说完了?”

    “没,没说完……不……不,说完了!”池煜冕眨巴眨巴了一下嘴,这个席沐琛越来越不正常了,跟他的小老婆都像极了,腹黑超腹黑。

    “说完了,那么便可以滚了!”席沐琛不紧不慢的画着设计稿,却不料画着画着,画出了陆言来,只是几条细微的轮廓,线条,哪里都看出了,这就是陆言。

    池煜冕懵了一下,把脖子伸的长长的,最终两眼艰难的可以看到他的设计稿,此时他还能说什么,这是不是就是那种所谓的想妻成魔?

    “你……对她真的动心了?真的爱上她了?”池煜冕收回那伸的长长的脖子,试问道。

    而席沐琛也是简单的去回答了他,“不知道算不算。”但却是很微妙。

    他放下了手中的笔,有点沉思,也有点忧郁。

    “不行了,没救了,你已经着魔了!”池煜冕轻晃着头,以前看不透他,现在越来越看不透。

    “说完了,那么你可以滚了。”席沐琛冷冷的开口,池煜冕忽然的一个撇嘴,“见色忘友!”四字落下,便是赶紧走了,嘴里还小声的囔囔着,“疯了,疯了……”

    办公室里的席沐琛,低头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再是看看手下的那一堆杂事,脑中又是陆言的模样在晃来晃去。

    然而最终还是最担心那个小女人,但却又是因为她,一个又一个灵感都冒了上来。

    而他将会利用今年的这场大赛,打造一套属于他的小女人的首饰。

    忽的席沐琛在纸上给陆言画起了那香水瓶,她要的香水,他席沐琛可没有忘记,香水很香,但香水瓶也要很高雅,但他的女人,需要高雅兼可爱。

    默默的,席沐琛看了看一旁的小盆栽里的一颗黄色小雏菊,原来她喜欢的花是雏菊,活泼开朗确实是很适合她。

    清早,接到池煜冕所发的信息,过来面试的便也是早早的过来了,为了这次能够很好的挽回,他席沐琛需要的是强大有利的助手,而不是来吃闲饭的,面试官的便是他自己。

    “北羽清小姐?”席沐琛淡淡的撇了一眼北羽清,低头又是看了看她的简历。

    然而北羽清看到席沐琛的时候,那本来很淡定的心态却怎么也淡定不了,多了一股莫名的紧张感,“是……我是北羽清。”

    “我希望不要再让我看到你这一副心态,我需要的是心平气和,若是做不到那么这面试也不用再继续下去了。”席沐琛的话非常的冷冽,当北羽清听到的时候竟是莫名的打寒颤,拥有如此冰寒的温度的男人,那也倒是奇怪。

    “对不起,我失态了。”上司说的只要是对的便道歉,随后,北羽清平息了一下自己,高雅的脸上变的冷冽了几分。

    “您好,我是北羽清,是前来应聘助理的,我也是充分的知道了,您的公司与艾氏解约了,现在算是处于半个水深火热之中,不过我相信会跟新闻里所说的,你会很好的解决,而您现在急着招聘一个助手就是为了能很好的帮助到你,然后L-C恢复比之前好上百分之二十五,甚至更高。”

    北羽清说的很流畅,一口气便是说完席沐琛所招助理的目的,连大气都没有呼几声,心态平淡,那张脸上却也是少不了一股高傲之色。

    看到北羽清的那一副面容,忽的冷笑了一声,“公司现在就暂时录取你,但是只在这里工作半年,半年后你便要辞职,这样可行?”

    “这……”为什么是半年时间,而不是一直做下去,北羽清犹豫了许久,面容上明显的是犹豫不定。

    看了看北羽清那犹豫的面色,席沐琛“呵”的一声,鼻尖发出一声冷哼,“若是不妥的话,那么小姐你便去找其他公司吧!”

    然而席沐琛这么做的原因,便是因为陆言了,等赛季一过,这个人留着便没有了多大的用处,而他的小老婆便是回来继续给他捶背按摩就行,也不差北羽清这么一个人。

    在席沐琛的话下,北羽清又是仔细的看了看这半年她在这个公司会有什么样的待遇,而目光又是偷偷落在了席沐琛的面容上,有着这样绝世容颜的老板,就算工作在怎么,那么看着都满足了,而这样的男人又何处可求。

    想到这一样又一样的好处,北羽清铁下心来的狠狠点了点头,答应了席沐琛。

    但她答应的那一秒,席沐琛缓缓的站了起来,两眼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北羽清,两眼撇了一下她那深V领的裙子,“你现在得确定不是来夜店的,而是来工作的!”

    瞬间,北羽清尴尬了,用手拽了一下裙角,“不好意思,我会改的!”

    “你可以出去了,换身衣服正式工作。”在其他女人面前,席沐琛便是保持着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但在陆言面前,始终会是停不了的一股笑意。

    “请问我在哪个部门工作?”

    “你需要负责的是抛光打磨,想必这些您应该会吧!”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北羽清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难道来这个公司就是专门负责抛光?

    她色眼底间一股很明显的不满,席沐琛都看在眼里,无谓的轻笑,嘲讽性的轻笑,“如果你觉得自己干不了这种活的,那么我就另找他人了。”

    “没当然干的了!”北羽清拼命的挤出了一个委婉的笑容尽量的去表达自己的不在意,但她的妆容却是使她的这个笑露出了破洞。

    很虚假的一个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