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发烧了那也要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席沐琛尽收眼底,拿起简历又是进入电梯回到顶层的办公室,却在进入电梯的那一刻,又是想到了那天跟他的小兔子。

    北羽清乖乖的听席沐琛的话,换了一身衣服,去完成他指定的工作人任务。

    而席沐琛现在,真的是每一刻都感觉大脑被她狠狠的占据了。

    又是因为担心她,席沐琛回到楼层放下简历,又是开着他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来到医院。

    带着她的早餐来到他的病房,但刚进入的时候又是听到了昨晚那般呼吸急促的声音,好似很痛苦。

    难道昨晚没有恢复过一点,没有退烧?

    急急忙忙的放下手中的为她打包好的早餐,再是自己去打湿了一条毛巾,给她缓缓的擦掉冷汗,眉宇间表明的是满满的疼惜。

    昨晚旁边莫名的少了一个无赖,本来他在的那一刻,陆言还睡的很安稳,很熟,但感觉到他不在的时候,心口就是莫名的觉得很闷,再是烧越来越重,整个晚上都是处于水深火热一般,身体又冷又热。

    但现在那种安全感,又是莫名的回来了,呼吸又是缓缓的变的顺畅,最终陆言睁开了双眼,但又是迷离的使她看不清眼前,又是看错眼了。

    “渊……”

    嘴里小声的囔囔了一个字,瞬间,席沐琛额头的青筋爆的若隐若现,小兔子这是皮痒痒了?

    “乖……你看清楚我是谁!”席沐琛扶着她的秀发,轻声的问道,低下头那薄唇便已经是附在了她的耳边,呼着一口又一口的凉气。

    猛然间,陆言便是缩了缩脖子,迷迷糊糊的抬起手抚摸到了他的脖子,疑惑的“咦”了一声,“渊……你的脖子怎么变的这么凉了。”

    她的口里仍是囔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席沐琛那双眉瞬间蹙紧,“你再喊一下其他男人的名字……试试……”

    或许他的这句话真的有那么一丝威胁性,让陆言听了一阵莫名的熟悉感。

    “你……你……你是沐琛?”最终睁开了那双疲劳的双眼,但却仍只能是看的模模糊糊。

    “你知道在我面前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将会接受什么样的惩罚吗?”席沐琛摸着她的秀发一点点的问道,双眼里充满了宠溺之色。

    陆言懵了懵,艰难的抬起手揉了揉双眼,也总算是看清楚了是谁,随后出了自己的杀手锏,装傻,“唔……不知道呢……”

    “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他那邪肆的话音落下便是封上了陆言的小嘴。

    一时间陆言没有反应过来,艰难的拍了拍他的背,“唔……我还发烧呢……”

    她的话又是使席沐琛停了下来,随之勾起一个冷冽的弧度,但又是很温和,“发烧,那我也要你的唇。”

    冰凉的薄唇在触碰到陆言那烫烫的小嘴时,冰与火之间是那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他又是不断的摄取,病的很重的陆言基本是无力反抗,而是让他去摄取,带着那一股青涩,还有他的那个多次积累经验,把陆言的唇又是吻的,发白,像是被吸干了血一般。

    待他的唇离开的时候,剩下的便是陆言那沉重而细腻的呼吸声了,两眼疲劳的紧闭着,睁不开。

    “先吃点早点,再睡一觉,饿着肚子睡,肯定不舒服是不是?”

    “也可以!”陆言笑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甜腻腻的看着席沐琛,随之便是要下床,而席沐琛便赶紧把陆言抱了起来,动作轻和。

    陆言怔了一下,“你不用抱我的,我自己可以走!”她放肆的拍了拍席沐琛的脸,再是撅了一下小嘴,她又不是那种病入膏肓的,下床什么的,自己又不是不行。

    而他却是温和的笑了一下,“我怕你摔了,又是受伤了,那我该多心疼。”

    他的话突然给陆言又是一个触动,感觉脸都红了一大半,每次在他身边这脸都不是正常的,“你……别……别总是对我这么好!”

    “你是我老婆,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他的话落下,陆言便已经被他抱到了洗手间,随之小心翼翼的放她下来,拿出牙刷,挤出一点牙膏,要求要给她刷牙。

    立马,陆言又是感觉自己的脸红的透底,“我……我自己来就行!”

    然而席沐琛却当什么都没听到一般,拿出一条可以适当的吸水却又不弄湿她的毛巾,在她面前摆好,像是照顾小孩子,小婴儿那般,“坐好,我给你刷牙!”

    陆言坐着表情略带尴尬,脸上很是紧绷,一刻也不敢乱动,双眼间有些迷离,而又是伴随着牙刷进入口腔,接触到贝齿的那一颗,那颗心颤了一下,然而全身僵硬。

    “乖,张开一点嘴,我方便一些帮你刷!”听到了席沐琛的话,陆言便是乖乖的张大了一点嘴,随后让他细细的刷着,全程陆言就是张着嘴,龇着牙。

    而席沐琛很是细心,一步一步很是温和,陆言双眼睁的大大的看着席沐琛认真的那模样,再是注意到他一直弯着腰,肯定很累吧!

    陆言吐出一口幽一口的泡沫,但两眼却一直都没离开席沐琛的视线,一直看着他那认真的模样,然后刷完后,便是席沐琛帮她洗脸,无比轻和。

    给她洗漱好后,席沐琛便把陆言抱回病床上,打开那盒包装精美的糕点盒,拿出一块又一块喂着陆言,“吃慢点,别噎着了!”

    “哦,好!”陆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丫的!这男人温柔起来太可怕,太有魅力了。

    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还是怎么,既然这么简简单单的就让这么一个男人闯进她的世界。

    而吃着吃着,陆言也略有些困意了,“如果困的话,就睡吧,我守着你!”席沐琛眼见,坐在床头上,慢慢的安抚着陆言,在她的眼前,他的双眼终究都是这么温和,因为实在无法在她面前表现的这么冷淡。

    为了摄取更大的安全感,陆言一只手抓住了席沐琛的手腕,随之塞进了被褥,她的手很烫,而席沐琛的手又很冰凉,让他一时间想要更好的护着她,安抚着,“乖……睡吧!”

    一只手被陆言抓着,席沐琛只是空出了一只手,而又是拿出稿纸不紧不慢的画着,但脑中思绪仍是被陆言占据着,徘徊来徘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