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你好恶心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老婆,你可真让我不安心。”席沐琛又是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恍然间那颗心根本就不在设计稿里了,已经被某人拐走了。

    一大早的陆言睡了六七个小时,等醒来的时候才是发现,原来他一直守着,竟然连手也一直抓着他的手。

    脸蹭的一下,多了一抹淡红,随后拍了拍正画稿的席沐琛,“你……一直都在守着?”

    “你认为呢……”他的一句话,突然吓的陆言赶紧松开了他的手。

    “对……对不起!”

    被陆言的松开,那只已经被他抓的发麻的手便是啪嗒一下碰到床架。

    随之陆言又是惊的张大了小嘴,又拿起他的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个……刚才手抖了,痛不痛,要不要我帮你吹吹。”

    然而她的话,席沐琛并没有想要去拒绝,反过来用另外一只手托腮,若有所思的看着她,霍然开口,“可以有!”

    “你确定?”

    “确定!”

    陆言无奈了几分,然后给他轻轻的揉一下,又是抬头看了看席沐琛,“你先把头转一边去。”

    席沐琛看着她那装满坏水的小脸,这小兔子又想干嘛!虽说疑问,但还是乖乖的转头过去。

    看到席沐琛转过头去了,随之陆言便露出了个狡黠的笑容,然后看着席沐琛手上那点淤青,噗的一下,吐了一口唾液在他的手上。

    “可以了,有没有觉得很舒服!”陆言尽量的去憋着内心的那一股笑意,试问道,然而内心早已经是笑的要抽筋一般,最终还是控制不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忽的,席沐琛轻笑,一只手指在她面前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老婆大人,这么勤劳的要分享自己的唾液,不如多分享一点,我是不会介意的。”

    立马陆言不敢笑了,一点笑声都不敢发出来,“唔……唾液有什么好分享的!”

    “老婆的唾液很美味!”

    听到席沐琛的话时,陆言才是发现原来这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让自己往下跳。

    “席沐琛……你恶心不恶心?”陆言向席沐琛毫无底气的怒喝了一声,身体又是莫名的在打着颤。

    “那也是只对你一个人恶心……”

    调逗性满满的一句话,忽的让陆言更是猛的打颤,他在那么永远都是脸不属于自己的,身体更是不是自己的,都不受控制。

    “那你真的是,好恶心……”

    “那也只恶心你!”

    陆言仍是在强调着恶心一词,而席沐琛也是仍在强调着,只恶心她,不恶心任何人。

    最终谁都拗不过谁,双双投降……

    “我感觉我要断气了,你肺活量咋这么高?”陆言气喘吁吁的说着,一手拍着被子,大口大口呼吸着。

    “需不需要给你渡气?”席沐琛两手撑着床,双眼稳稳的盯着陆言。

    他的话,瞬间陆言又是感觉自己的脸红的透底,“你……你无赖!”

    “那也只对你……”

    席沐琛话还没说完,便是立即给陆言打断,随后幽慢的切了一声,“Stop,老套路了,我都知道了!”

    说完,陆言感觉自己都是精神百倍,伸了一个懒腰,两只手便是攀上席沐琛的肩膀,“我想出去病房外逛一下!”

    “可以!”

    陆言的手攀着他的肩膀,席沐琛顺势的就是用一只手托起了她的屁股,像抱小孩那样抱着,眼底是充满了暧昧。

    但陆言却也是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他,这只不过是认识了几天的男人而已。

    当出到病房的时候,陆言突然挣脱了一下,从他怀里跑了出来,随之站稳,“我还是……自己走好了,这样抱着也怪尴尬的。”

    “老婆说什么,便是什么。”他宠溺的捏了一下陆言的鼻尖,然后拉住了陆言的手,眼底满满的满足感。

    走到医院的花园里时,在一张公共椅下,陆言突然拉住了他,让他坐下,“坐下来,跟你玩个游戏好不好!”

    席沐琛也是坐了下来,饶有趣味的看着陆言,“老婆,这是要跟我玩什么游戏?”

    “我小声的说一句话,然后你重复我的话,但要比我的大一些,接下来我也会重复你的话,声音比你更大,然后你又重复。”

    席沐琛咪了一下冷眸,一只手抚一下她的额头,好像已经退烧了,不过怎么感觉越来越坏了,“玩了,有奖励没?”

    “当然有,不多你先跟我玩了再说!”陆言露出了一抹坏笑,为什么突然间耍他超级好玩的。 。

    席沐琛沉思,这家伙到底要干嘛……

    “席沐琛是变态,来吧跟着喊。”她骂席沐琛是变态,但自己的却很小声,而过一会,席沐琛喊的却要比她的更大声,但骂自己,这有可能不会妥协了。

    马上席沐琛便是把陆言扛了起来,打了一下她的屁股,“真的太坏了,得回去好好教训才行,这烧也退了,脚回家养好就行,期间会有家庭医生给你看。”

    二话不说,便是被硬生生的扛进了他的车里,陆言使劲的拍着他的背,“喂,放我下来,游戏还没有玩完呢……唔,变态放我下来。”

    “再随便叫,就现在把你办了!”席沐琛扔出了这么一句话,陆言便是不敢叫了,撅着小嘴,很是不悦,这只会威胁吗?还能干嘛!

    “我……我……你说,我这两天没有去上班,那她们有没有说我什么。”或许陆言更担心的是这个,毕竟刚开始上班就有一两天不去,那她们该怎么想。

    “你还需要养伤,而且你这个席太太去不去上班又何妨,你去上班顶多就是帮我按摩。

    似乎他的话说的一点都没错,这确实去了只是做这一样而已,不过这对珠宝也不熟的她还能怎么办,便只能是这样子了呗。

    “不过,我这几天会很忙,你有空就送一下吃的过来给我,不方便的话那么林特助来接你。”

    席沐琛把她放了下来,然后给她系好安全带,随之便是替她关上车门,陆言本以为开车的会是席沐琛,却不料竟然是林特助。

    接着便是只能两眼委屈,泪汪汪的看着席沐琛开着另一辆车走了,这真的很忙么?然而一大早也便是注意到了他的眼底下,一个轻淡的黑眼圈。

    “林特助,总裁最近做什么,很忙么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