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草丛里的一位席少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踩碎了手机温楚浅也不罢休,那穿着高跟鞋的一只脚狠狠的朝陆言的背上踩去。

    用碾的,狠狠的碾着……

    “你到底想干嘛!”憋着背上的痛意陆言用手肘撑了一下地板,却又是无力的再次倒下。

    如果不是被下药了,那么还会这么狼狈吗?不仅不会,而且还会反过来把她整的惨惨的,但现在在药效的作用下,根本是毫无力气,知觉又是在慢慢消退,紧接着便是眼前一切模糊。

    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难受,紧接着便是感觉自己被扶了起来,准确的来说是被两个人抬了起啦,一个拉着手抬着,一个拉着脚,背上没有东西支撑着。

    感觉整个人在被拉扯着,手背本来便是痛到了心底,而却还被紧紧的捏着,隐约中只能是感觉到那只手很粗糙。

    “把她带下去,你们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不要把她给我整死了就行。”温楚浅朝那些抬着陆言的人高傲的说着,一只手捂着鼻子早已经是觉得恶心至极。

    这一刻,陆言慌了彻底的慌了,无力的便是使劲的挣脱着,却又是被紧紧的按着,根本就是没有力气再去反抗了。

    直到被抬了好一段路程,接着便是闻到了一股有一股的腐朽的味道。

    然而陆言模模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再是凭着那点清醒,使劲的挣扎,在最后一刻狠狠的踢向了那个抓着她的脚的一个男人,他的另一条命。

    男人吃痛的放下了陆言,面容上很是狰狞,“你这个死女人既然敢踢我。”

    听到他的吃痛和谩骂声陆言冷笑着,而模模糊糊中便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脚已经落在了地下,接触到了潮湿的草地。

    抓着陆言的手的那个男人有些烦躁,一巴掌就是甩在了陆言脸上,然后狠狠的骂着,“真是的,这样子了都不安分,过一会就看我们俩怎么好好疼爱你。”

    男人突然便是松开陆言就想把她扛在肩上,但同时还有些松懈。

    而她一个中了药的女人又是能跑到哪里去,然而两个都男人有着些许的松懈了。

    看中时机的陆言突然便是抓起一把沙就是朝男人狠狠的撒去,黑夜中瞬间被沙子钻进眼中模糊了双眼。

    这一刻,陆言凭着那一点清醒拼命的跑着,但眼前是模糊的一片,跑着跑着又是碰到一些东西,再是摔下来,不过却又是立马站起来,继续跑着,任由着背后是两个人的追喊,但还是拼命的躲开了。

    直到躲在了一个草丛中,这一刻早已经是累瘫,身体却也是越来越难受,而隐隐约约中只是听到那追喊声越来越远,才是松了口气。

    不知道怎么的,或许自从嫁给了席沐琛便是没有一天是安稳的,出了们便是遭到陷害,或许是算计,又是一些人动不动的就找事,在他家又要防贼,也要防止被扔到床上做着一些儿童不宜的事。

    她还能说什么……

    忽然恍恍惚惚中竟是听到了一个女人妖娆的声音再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却是奇迹的听到女人叫男人为席少,忽而一刻也不敢多想的陆言便是突然跑出来,睁开那双模模糊糊的双眼,看到的便是两个模糊的身躯做着高难度的动作。

    女的看到陆言时,第一反应便是大声尖叫了起来,却又是掺杂着部分的妖娆声。

    而男人看到陆言的那一刻,像是在看一个美味的食物,还不等男人反应过来。

    凭着那模糊的视线,陆言便是上前把男人身边的那个女人猛然的推开,再是紧紧的抱住那个男人,眼里那默默打滚的眼泪早已经是碰筐而出。

    男人懵了一下,又是缓缓的抬起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背,妖孽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小姐,请问你这是怎么了。”

    男人在跟陆言说话,而一旁的女人看见却是立马站起来再是搂上男人的手臂,可却是被狠狠的甩开。

    “席少,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这个女人还不知道是从那里蹦出来的野女人呢,你这样就不怕她是来陷害你的。”

    “在啰嗦一句,那么你可以死了。”

    男人冷淡而绝情的一句话,不知道怎么的,陆言便是突然嘟囔起席沐琛的名字,抱的越来越紧。

    “沐琛……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公司的吗?我现在好难受,全身都好难受。”陆言抱着男人口中嘟囔着一些话。

    而男人微微的皱了皱眉,猛然间把陆言推倒在地,猛然的便是与草地来了个零距离,狠狠的倒在了草地上。

    忽的陆言吃痛,那大脑中写满了疑惑,又是努力的想要睁开双眼看清楚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但却是使劲睁都睁不开。

    “沐琛……你为什么要推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呵”男人勾唇冷笑,“你是席沐琛的谁?”

    “我……我是他……他妻子!”陆言嘟嘟喃喃的说着,那双眼睛早已经是沉重的抬不起来。

    忽而男人轻笑一声,上前便是掀开了陆言的面具,那一刻惊到了男人,那两眼间有些讶异,好清纯好可爱的女人,只是成了席沐琛的人就可惜了。

    随之男人蹲下身来,直接便是把陆言扛在了肩上,而那一个女人便是闭着嘴什么都不敢说,就说上前抱上男人的腿,摇着头,示意不要抛下他。

    男人轻勾了一下唇,一只空出来的手指了指地上的一条西装裤,霍然开口,“帮我穿上。”

    完事后,那个女人被抛在了原地,男人扛着陆言便是走出了这段草丛,直到来到一边公路上停着的那一辆跑车,便是把陆言放了进去。

    也本想着就地给陆言解了那个莫名其妙的药,但仔细一想这是席沐琛的女人,那么便是不这么去做了,而便是直接把她送到了医院解除了那余留在身体里面的药物。

    忽而男人拿出了手机拨下了一个号码,几十秒后,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男性嗓音,那是席沐琛的声音。

    冷的透骨……

    “找我有事?”

    “我找你没有事,但你的女人有事!”一句话落,男人把手机放近了陆言,接着便是陆言的一句又一句闷哼声传进席沐琛耳里。

    这一刻他生气了,更是暴怒了……这是她的小兔子的声音,她到底怎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