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出门防苍蝇在家防狼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宝贝,以后你不要出门了,万一出事了多不好!”席沐琛抱着陆言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放心,我绝对不出门了,看来做你的两年的假妻子,得打的了苍蝇,轰的了蜂蝶,守的了窝巢,护的了自己,说的了一口伶牙俐齿,吹的了牛。”

    陆言趴在席沐琛的肩膀,懒散的说着,而双腿早已经是无力支撑,靠的只是席沐琛的肩膀,如果他没有搂着那么下一秒便是活生生的要倒在地上。

    “还要上的了床!包括下的了床,不然直接在床上就行,我照顾你。”

    调侃性,挑逗性满满的一句话,陆言随即懵了懵无力的挣开他的手臂,摇摇晃晃的就是走到沙发前,啪的一声,直接趴在了床上,已经是熟睡过去。

    全身乱糟糟的他,席沐琛丝毫没有嫌弃感,虽然那头发像个鸟窝,树叶都沾的满满,还有着丝丝的泥土,但双眼又是注意到陆言那像是被撕扯过的衣服。

    突然怒气便是来了,拉起熟睡的陆言便是走到浴室,把浴缸放满水,待手落到她的裙子上时,突然陆言便是惊醒了过来,一把便是把席沐琛推到一边,双手交叉护着胸前,警惕的看着他,“你想干嘛!”

    “帮你冲凉!”

    简短的四个字,瞬间就是羞红了脸,整个人都不好受了,上前便是立马把席沐琛硬生生的推出了浴室 。

    席沐琛只是轻笑着仍有她推,双眸里带着满满的恶趣味,正被推倒了浴室门口,突然席沐琛便是站住了,一双眼睛盯着陆言,露着大灰狼般的笑容,“老婆大人,要不要来个鸳鸯浴啊!”

    “滚滚滚……不要……不要!”

    陆言使劲的晃头,又是把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脸,双手间露着一条小缝,偷偷的偷看看。

    “口是心非的小老婆!”

    一句话落,席沐琛便是自觉走出了浴室外,顺便又是给陆言拉上了门。

    看到门被关上陆言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反锁,随即才是好好的松了口气,真的是出门要防苍蝇,在家要防狼,在办公室也是一样要防狼。

    带着一个淡淡的自嘲性的笑,连衣服都不换下,直接便是躺下了浴缸,但又是把那受伤过的小腿抬的高高的,以免沾到水,而水的温度却也是不凉不烫刚刚好,不过今天可以算是累瘫了。

    脑中是徘徊着那不堪入目的一面,不过不是说中了那些药的人一般都会忘掉那些事么,不过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是好险好险,但是为什么碰巧撞到的那一幕偏偏就映在脑海里了。

    该死!

    不过话说回来,这跳下去的时候压倒的那位是谁,不过最好没死吧,毕竟这么瘦,只不过也是从二楼这样掉下来了,最好没砸死,天灵灵地灵灵,那个人肉垫最好还好好的。

    而隐约间去回想一些事,却不料直接在冰凉凉的水中睡着了。

    时间过了好许久,一边按耐不住更等不了的席沐琛便是走向了浴室。

    敲一次,里面没有回应,敲两次,里面仍是没有回应,敲三次,某人忍不住了。

    “老婆,快开门,不然一会有你好受的了……”

    席沐琛向陆言怒喝着,但不知道是不是这门隔音太强,陆言还是没有醒过来,反而睡的越来越熟,隐隐约约的却也是听到了丝丝的打呼声。

    “砰砰砰”的敲门声越来越大,而陆言却全然不知,仍是睡的熟熟的。

    但却是突然砰的一声,那门便已经是被席沐琛活生生的撞开了。

    带着暴怒的步伐毫无避讳的就是走进了浴室,看到的却是陆言还穿着那件裙子直接在手里睡着了。

    席沐琛看到马上就是从手中把陆言捞起来,用围巾就是给她包上,就是捏了一下她的鼻子,指责着,“老婆,你可真不乖,万一又发烧了怎么办,上次的高烧刚好,难道现在又想发烧,嗯?”

    “别吵,让我睡一觉,真是的……啰里吧嗦的,信不信我废了你的命根子,你个死老头子!”

    迷迷糊糊中陆言突然冒出的这句话,席沐琛懵了好半响,而却也是不确定她口中说的这个是他还是别人,只不过这为什么会落在席彦铭的手中,这问题还没解释清楚现在就想睡觉了?

    不过那两个也真够蠢的……

    “我给你冲一下凉再睡觉,全身脏兮兮的,脏死了!”席沐琛话落便是抬手给陆言理了理那缭乱的头发,一只手又是落在了她的吊带上。

    而不料的是,刚落下便是给陆言一手拍开,双眼却又是紧紧的闭着,然后小声的嘟囔着,“老头子……你再弄我一下,我就……我就如来神掌拍死你。”

    突然的被陆言拍开了手,某男就不高兴了,一只手抓过她那乱动的手,质问着她,“你这是叫谁老头子呢……”闭着眼睛睡着觉都不安分。

    “老头子叫的就是你……就是你,吵什么吵!”陆言手乱动的就是盖上席沐琛的脸,用那小手挠着挠着,却又是轻的要死。

    此时此刻,席沐琛只是默默的生气了,他可以很确定她这是在梦游,或者怎么是装睡的了,只是她梦里的男主角是谁,什么老头子,叫的是他?

    “小兔子,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了哈,不然我保准你明天不能下地哈!”席沐琛摸着陆言那湿答答的头发,小声的威胁着。

    无奈装睡中的陆言突然又是一巴掌盖到席沐琛的脸上,“唉?这是什么东东,好像大蜗牛唉,嘿嘿,大蜗牛。”

    真的,席沐琛可以确认这真的是在装睡了,忽的便是捧上陆言的后脑勺,低下头向陆言的小嘴狠狠的吻下去,像是在摄取,更像是惩罚。

    陆言却是憋屈着装睡,席沐琛便是吻的越来越深,毫无顾忌陆言现在的感受了。

    陆言不能说什么只能是感觉到每次都要窒息一般,于便终于控制不住了,脚便是默默的想要抬起给席沐琛一个致命的一击,然而却不料给席沐琛的另一只手给抓着了。

    而陆言那狡黠的兔子也便是暴露出了自己,露出了小尾巴。

    席沐琛轻勾了一下唇角,便是把陆言的一只脚抬起来,再是离开陆言的唇,质问道:“老婆大人,还装睡么?下次还这么放肆那么便只好这样惩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