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老东西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偏偏陆言听到还是装睡,如果就这样醒过来未免也太没面子了,然而便是继续装睡着,还故意发出几声呼噜声。

    席沐琛眼见,轻笑着低头吻上她的小嘴,又是没有反抗的现象,席沐琛才是满意的一笑。

    “嗯……滚开!”

    突然陆言便是一怒喝了一声,席沐琛略有些讶异,看来这装睡得这样才叫的醒。

    忽的按耐不住的席沐琛,手指移到陆言的薄唇上,随后又是换成了一点一点的轻吻着。

    被他的一蹭,陆言一点都装不下去了,一只手偷偷摸摸移到他的腰上,挠几下,却奇迹的发现他既然怕痒,这以后看来是有的他好受了。

    突然被陆言的一挠,控制不住的搂着陆言的腰部的手松了松,为了防止自己会摔个狗啃屎,忽的便是一只手楼上席沐琛的脖子。

    现在两个人现在就像是个舞蹈的收场一般……

    “小兔子,你再挠一下试试?嗯?”席沐琛扔出一句威胁性满满的一句话,陆言听了却是嗤笑一声,一只脚又是眼疾手快的抬起像他的弱点攻击,一只手又是不断的挠着他。

    然而陆言却是万万没想到那痒其实是他装出来的,马上席沐琛又是抓住了她那一只脚。

    而现在陆言就是两只脚紧紧的环着腰际,再是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而又是害怕摔下来,顺势便是两只手都一起搂着他的脖子。

    而席沐琛就是一只手托着她,再是一只手打了一下她的臀部,幽幽的指责着,“以后还调不调皮了,看来今晚不干点大事就不行。”

    “席沐琛你混蛋,你个老东西放开我!”陆言对着席沐琛就是大骂着,那小脸上有着很明显的怒意,然而两眼又是注意到一旁有着一大瓶开着大口子的沐浴露,面容上便是露出了狡黠的目光。

    小心翼翼的就是伸出手把那瓶沐浴露全部都打翻在地。

    待席沐琛反应过来,那沐浴露便已经是流到了脚底,忽的便是故意打滑,再是跟陆言一起狼狈的摔到了装满水的浴缸里,然而又是极力保护着陆言不让她摔伤,本来已经不好的背,现在更不好了。

    “老婆,你现在似乎很着急啊!”席沐琛也是忍着背上所传来的疼痛调侃着。

    陆言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再是把席沐琛翻过来,现在席沐琛就是趴在了陆言的腿上,随后便是毫无避讳的直接就是掀起了席沐琛的衬衫。

    “你是不是傻啊,明明背上就已经受伤了,现在还故意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而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是故意打滑的,摔来摔去的很好玩吗?真是的,而且又重死了。”陆言无奈的指责,那眉头上也是看出来了丝丝的忧郁。

    席沐琛趴在陆言腿上那叫一个享受和满意,虽然被呛了几口水,不过那也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很开心。

    当掀开席沐琛的衬衫时,看到的便是那洁白的背现在已经是红了一大片。

    隐隐约约的便是冒上淡淡一个心疼,“你傻吗,你怎么不说话,真是的,平常看起来像恶魔一样,又是厉害的要死,那现在呢。”

    “老婆你这是在关心我么?”席沐琛挑眉,随后便是站了起来,又是由于被水浸湿了衬衫而那腹肌却也是若隐若现,再配上那容颜,无疑是最养眼的了。

    “啊……闪瞎我的眼!”立马陆言一个反应就是捂住自己的双眼,但又是露出一条缝子偷偷的看着。

    或许席沐琛就是那种所谓的不穿有肉,穿起来又是显瘦,真的是超完美的。

    “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有什么遮遮掩掩的!”席沐琛说着一只手便是拉开了陆言的手,于便,每一幕都呈现在陆言面前,然而愣了好半刻,才战战兢兢的问道,“你的背没事吧!”

    “我倒没什么事,现在我只想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一,你为什么会穿着这样的裙子,二,你为什么会落到席彦铭手里,三,为什么你会被下了那些东西。”

    浴缸上的水已经被席沐琛放干,恍恍惚惚间突然被席沐琛扑倒,整个人就是倒下了浴缸,而席沐琛又是用垫着她的背才不摔的疼。

    等整个人已经倒在浴缸的时候,席沐琛才是抽出手,但同时又是两手抓住了陆言的手举至头顶。

    陆言全程懵逼,突然被他的这一举才是反应过来,双脚立马开始扑腾,然后朝他怒吼着,“席沐琛到底你想干嘛!”

    “当然是干一些夫妻之间的事啊!”

    “去你头的,放开我,死老东西,你放开我,不然我变成厉鬼是不会放过你的,死老东西,你滚……你滚啊,滚开,呜呜呜,快放开我!”陆言随意的扑腾着双脚,嘴巴也是不停歇的朝席沐琛怒吼着。

    然而席沐琛却不吃她这一招,嘴角勾起一个邪肆的弧度,一手温和的抚上她的脸,使陆言起着一层又一层的寒颤。

    “老婆……闹脾气了这是,为了爷爷,这夫妻之间的义务肯定是要做的,毕竟合约里写好的。”邪肆,狂傲的语气,陆言僵硬了许久。

    “可以不要吗?真的很痛!”陆言说了实话,确实这真的是很痛,像个阴影印在了脑海。

    “那你就解释一下我刚才问你的问题,要实话!”看着陆言那可怜巴巴的模样又是很委屈的,心底不禁一软。

    而陆言又是拼命不肯说出原因,万一他知道自己被扬秘书带去了舞厅,会不会连累了扬秘书,万一这个家伙一怒之下把扬秘书给辞了怎么办。

    而那个温楚浅又该怎么说,温家跟席家也是个世交,万一他会跟艾氏那般的处理,那么这席氏不就要跨了。

    但问题是,他怎么可能会对自己这样付出,这只不过是个假妻子而已,只是给他们席家生孩子继承香火。

    但问题又来了,他的腰那个样子,真的可以做那种运动?万一肾不好了!

    不过肾不好了,也就不用做这些事情了,啊呸!乌鸦嘴,那样也不好。

    “你可以先放开我的手吗?这样真的是超级难受的,而且你的背还伤着呢,你确定适合么?而且会不会伤到腰?”陆言平复了一下内心,战战兢兢的便是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