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没有怀孕就是没有怀孕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对于席沐琛那有在刻意掩盖着什么露骨的话语,陆言皱了皱眉,“没事,我不会弄伤自己的,你上你的班吧!”

    因为运动有些久了,再是不怎么歇过,那粗喘声也是越来越大,又是坐着一些高难度的瑜伽动作更是累的要死。

    对于王妈跟陆言的话再是自己的话,连席沐琛都懵了,这是误会了呢,还是解析错了,挂掉了电话,席沐琛又是掉看了房间里的监控,看着陆言的动作,他算是知道为什么王妈会误会了,不过这也是真的累啊!

    屏幕里呈现出来的是陆言穿着一身瑜伽服,再是借助瑜伽吊绳做着一些空中瑜伽,每一条线条都是优美至极,身体很软的她像一根随心所欲的面条,但一些突出的地方又让她不像是面条。

    看着陆言的动作,席沐琛就像是在看一副美景,异常的欣赏,但是这些动作就不怕会拉伤那里么?

    但小兔子也真够坚强……恢复跟自愈能力确实是一级棒,果真是没有选错人。

    不知盯着陆言过去了多久,已经确信自己这是看的入迷了,真的是很美。

    时间过去了许久,此时的陆言,已经是把那高挑的长腿劈上了门的上方。

    不知不觉中莫名的一阵感觉门锁在被打开,紧接着门被拉开,而那高挑的长腿便也是直接松了下来,本以为会直接到地,却不料竟是感觉狠狠的砸到了一个东西,结果传进耳里的便是一阵凄惨的惨叫声。

    陆言皱着眉头将头抬了上来,下一秒看到的便是温楚浅捂着头一个受伤的可怜巴巴的模样,又是席母那一脸着急跟心疼。

    瞬间陆言第一反应便是感觉让自己的脚从她的头上下来,心里默默的偷乐,这还带这样的,真的太准了吧。

    不过也真是手残偏偏就要打开房门,难道连敲门都不会么,这样子也算是活该。

    “很不好意思呢,谁叫某人不敲门直接就是打开了呢,不过你们这钥匙是从哪里拿的啊,我记得明明就反锁了啊,沐琛也都说过,这房间的钥匙只有他跟我有,怎么你们开的了门呢,莫非这门是坏了?”陆言故作惊讶说着,轻捂着嘴是一个惊讶的表情。

    看到温楚浅这头上被陆言的脚狠狠的砸下,再是这委屈可怜的表情,席母心中就是冒上一层一层的心疼,目光在温楚浅的身上时,她的面容上是担心,是心疼,但下一秒看到陆言的时候,整个面容上便是一阵阵怒气。

    而温楚浅听到陆言的声音时,惊讶的便是抬起头,指着她的一只手有些颤抖着,“你……你为什么还在这里,你不是……不是昨晚……昨晚跟他们一起吗?”

    温楚浅惊讶的脸色有些发白,说话都是在颤抖,陆言摊了摊手一脸无奈,“你说的,是昨晚你对我做的那些行为么?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不好意思呢,不如你所愿。”

    “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昨晚你打我就算了,现在既然还猝不及防的打了我的头。”温楚浅指着陆言怒喝着,但声音却是软的跟水一般,说不尽的有多么可怜。

    闻言,陆言轻笑一声,“你猝不及防的打开了我的房门,而我的脚又是猝不及防的打了你,这不就是打平了吗,又在嚷嚷着什么。”

    说完,陆言欲言又止,又是说道,“也很不好意思,我怎么不记得我昨晚有打过你呢,而不是某人踩的我那白花花的骨头都露出来了。”

    陆言话落,便是把自己那没有包扎过的手抬起来亮在两人面前,脸上又是强颜欢笑的望着两人,这对她的手有何感想呢。

    下一秒看到陆言的手,两个人都吓到了,那白花花的骨头还有那没有愈合的血肉模糊的皮肉,就像是是恐怖电影里面的一些鬼爪,但陆言的其他一些地方白嫩嫩的才没显的这么恐怖。

    不过这算是会永远留下一个疤痕了吧,席幕都有些讶异了,这么严重的伤口难道不知道包扎吗,从今天早上看见她的脸色时只是有些苍白,但却不知这手既然伤的这么严重,难道她不怕疼吗?

    也是因为疑惑她怕不怕疼,席母便是向陆言问道,“你这不疼吗?还不赶快去包扎万一影响到了孩子多不好。”

    她的声音比之前的低了几分的看低嫌弃之色,陆言淡淡的撇了一眼便是回道,“可以,那么你们先走吧!我自己包扎,不过我再次的声明一下,我没有怀孕,没有怀孕,请你不要误会了。” 。

    陆言一句有些愤愤的忽落下,便是猛然关上了房门,脸上除了鄙夷,还是鄙夷。

    席母跟温楚浅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可能会没有怀孕呢,王妈都说了有,沐琛也说过有,但最好也是没有,因为这样小温她不就更有机会了。

    目光望着温楚浅也有些疑惑,也有些心疼,“怎么,这还痛吗,伯母非你揉揉。”

    话落席母便也是伸出手温和的给温楚浅揉了揉,接着温楚浅便是露出了一个委婉的笑容,向席母轻轻摇了摇头,“我没事的,只是伯母没吓到你吧!”

    “我倒不是这么容易被吓到,不过你若是被吓到了的话,那么我是死都不会原谅那个死女人的。”两人的语气跟私地里对陆言的时候简直是判若两人。

    更多的只是多了一丝的虚伪而已……

    给温楚浅揉了一下被陆言砸的那个脑袋,便是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的聊着,而两人的心里都是同样的一个想法,不会让陆言好受的。

    “刚才我们不是说什么昨晚的一些事吗?我这是刚说完呢,她就关上了门,可以是很明确的说她在心虚,也真的是那种人怎么可能配的上琛哥哥呢,昨晚我可是清楚的看到她跟几个男人混在一起,我叫她不要这样毁了自己,结果她还打我骂我,说我多管闲事。”

    温楚浅颠倒黑白的说着,而席母听着只是一顿又一顿的来气,“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女人,也不知道沐琛这是怎么选的女人,偏偏就选了那种女人,荒废了你的一番痴情好意。”

    “如果真的是怀孕了的话,我怀疑绝对不是是沐琛的。”温楚浅说的是十分坚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