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不要想他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几天的时光都消极在房间里,除了下去吃饭便就没有出过房间,更何况出这别墅门了,也是从这几天积累而来的经验,却是莫名的觉得,在这里整天窝着做自己的事,总比出去好玩多了。

    不过那温楚浅小白莲没有来打扰过,也真的是爽,还有那老巫婆竟也是奇迹的不来这别墅了。

    温楚浅恐怕是被打的出了后遗症,不敢来了,不过下次在这门上拉伸便是最好的选择了,万一又是有人不敲门便直接打开门要进去的话,那么这一脚便是可以让那人好受的了。

    更奇迹的还是,席沐琛竟然没有回过别墅一次,每一个晚上都死死的抓着被子咬着牙,等着席沐琛的归来,结果却是睁着眼到天亮都没有发觉,没有发现,席沐琛有进来过房间。

    更没有感觉到他那王者般的气息了,再是超高的男性荷尔蒙气息都丝毫没有感受到了,最普遍的烟草味都感觉不到。

    只是不知道他的腰还好不好,“啊啊啊……”烦躁的乱叫了几声,便是抓了抓那凌乱的头发,甩了甩头又是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要去想到他,不要去想到那个男人,那个恶魔。

    可莫名其妙的脑中却被他那无赖的模样宠溺的模样占据着,可明明就是讨厌他,讨厌他那虚伪的模样,但对于他的不守信再是非常的不开心,他的没有出现,很不开心。

    然而双眼突然落在了那只老人机里面的日历上,再抬头看了看钟,8点30分,日历上显示的星期六,是艾渊的婚礼了吧。

    突然房门响起了铃声,陆言踉踉跄跄的便是走过去打开了房门,看到的便是王妈拿着一张请帖,“少夫人,这是艾家送来的喜帖,说是叫你今晚一定要带着少爷去参加他的婚礼晚宴。”

    听着王妈的话,陆言皱起了眉头,伸出手便是接过她上的请帖,“谢谢王妈!”

    “不用谢!”

    待王妈话落,陆言像她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又是关上了房门,手上紧紧的抓着那张请帖有些疑惑不解,又是有些伤感,感觉自己还没有完全忘掉他,但是席沐琛在的时候,便感觉脑中是空虚的,装下的只是席沐琛那张邪肆的脸而不会两人之前的甜言蜜语。

    不过他也算是守信更是没忘掉那天说的,真的把请帖送来了,或许这段婚姻算是对她来说一个完好的放下吧。

    不过答应好的要带老公去,这得先跟席沐琛商量一下,万一他不去,那么答应艾渊的事便尴尬了,没有做到守信。

    再次的拿起桌子上的老人机,前几天他没有打电话过来,那么陆言也没有打电话过去,隔了几天,拿起手机,重新拨下他的号码总觉得怪怪的,一种说不上的非常怪的感觉。

    嘟嘟嘟,三次下来,对方终于接听了,但传来的却不是往常那经常听到的腹黑声,而是一阵妖娆的女声。

    “喂,你好,请问你是谁,你有什么事么?如果是来找总裁的话,总裁现在正睡的香呢,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他,所以你有什么话便跟我说吧!”北羽清用着职业性的问候温和的说道。

    当听到是北羽清的声音时,陆言那本来就皱着的眉头现在皱的更紧,丫的!她这是撞到了什么尴尬的场面,难道席沐琛这几天都是跟她睡一起了?

    啊啊啊啊……

    好可怕,好可怕!

    不过却奇迹的觉得,老公在外面跟别的女人一起住了几天,这不是该生气吗?可是为什么现在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呢。

    哇塞!真的是超棒的唉。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以免自己默默的喜欢上了,对于现在这毫无反应的模样,陆言对自己很是满意,反正对她来说,不管那个男人有多么的优秀,那么都不要去爱上,因为他真的很危险,一不小心便是把自己的心给搭上去。

    到时候,想尽力逃脱,使劲逃脱,都逃脱不了了,因为那颗该死的心已经不见了,还怎么逃脱。

    “这样啊,那等他醒来的时候,你跟他说我有事找他就行。”陆言一脸无所谓的说着。

    而北羽清听到是陆言的人声音时,似乎整个人都不好了,那本有的职业性温和却变的一副高傲的样子,“总裁夫人不好意思啊,总裁他在我腿上睡着了,我现在是很烦恼啊,你不介意吧,如果你介意的话,那么我便叫醒了总裁哦!”

    “哈哈哈……不用,不用,你只需要跟他说,我找他有事就行,弥你们继续。”陆言清爽的大笑了几声,大方的便是说着。

    又是听的北羽清一脸懵逼,意外,似乎很意外,这发生了什么,难道就一点都介意她所说的?不过这也算是天助我也,毕竟女主人都不介意了,那么她便是使劲撩了,识相的她也是少了个绊脚石。

    “那既然这样了,你的话我一定会好好传达到总裁耳里的。”北羽清话落便是挂掉了电话,一脸的暗自兴奋。

    北羽清暗自兴奋的同时,陆言也在暗自兴奋,脑里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副又一副肉肉的画面,她们的甜言蜜语,一些高难度动作,都另陆言遐想。

    “总裁你的手机刚才落在外面的桌子上了。”北羽清缓缓的向席沐琛的方向走去,踩着的高跟鞋响起哒哒的声音,又是她那一阵阵的妖娆声,可以是勾人无数。

    但对于席沐琛,这还是起不了作用,反而越来越厌恶,当目光落在了北羽清的手上时,席沐琛皱着眉头就是向她怒喝了一声,“谁让你动我手机的,还有我说过的话,难道你没听明白吗,进入办公室前要敲门,要脱鞋,你是耳聋还是健忘?”

    席沐琛突然的怒骂声吓的北羽清就是手抖了抖,手上的手机便是直接掉下那洁白的瓷砖上,却又是脆弱的啪的一声,屏幕裂开了。

    瞬间北羽清便是急急忙忙的俯下身要捡起地上的手机,又是不停的向席沐琛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不是故意的,请你不要开除我。”

    北羽清抹了一把眼泪又是向席沐琛道歉着,席沐琛便也是烦躁的挥了挥手,“你出去吧,下次没有我的话,不要随便进入我的办公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