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反胃作呕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琛哥哥,人家好想你哦,你就只想着跟嫂子秀恩爱,都没有理过人家。”软绵绵的一句话,陆言趴在席沐琛的背上瞬间作呕,也是在不断的作呕,但却没有要吐出的迹象。

    “你有毒……呕……”陆言在席沐琛的肩上是懒散的说着,然而却又是不断间的朝温楚浅的方向打喷嚏,再是做着一些反胃要呕吐的现象,这不是她自己要做出的样子,而是真的有这种感觉。

    席母就疑惑了,她也是知道的,她儿子有严重的洁癖,但陆言这般模样反到没有引起他任何的不适,反倒还*是一脸的宠爱,算是稀奇。

    看到陆言这般模样,温楚浅皱着眉,一只手捂上自己的鼻子,便是退的远远的。

    然而陆言笑了,一只手又是懒散的环住席沐琛的脖子,带着一股依赖性的说道,“老公,我想换身衣服,你看看我这全身湿漉漉的,再是头发乱糟糟的,妆又花了,这得是一个多么不好的形象啊,你妈看了又该怎么说我都不知道呢。”

    “好,下次不要这么糊涂了知道吗?过一会,有可能他们就能捞到了吧,如果不能捞到那么可能就是捞不到了,毕竟这是海!”宠溺的话落下,席沐琛便是把陆言横抱了起来,从头到尾完全的忽略了温楚浅的存在。

    温楚浅咬牙,看着席沐琛那背影,屁颠屁颠的便是跟上去,随后在他身旁暧昧的说着,“琛哥哥,你不要走好不好,琛哥哥,你就回我一句好不好,跟小时候那样,我们玩的很开心的,那时候你有好吃好玩的都会第一时间跟我分享的,现在怎么你都不理人家了。”

    委屈的神情,带着泪花的一双眸子,是温楚浅那尽量表现出自己委屈的模样,她不满,她羡慕,凭什么只出现在沐琛身边几天的女人就可以得到那般宠爱,而她这个在他身边陪伴多年的到头来就跟个垃圾一样被扔在一边。

    听到温楚浅那软绵绵的声音,再是她那高跟鞋蹬蹬蹬的声音,陆言顿时就烦了,“吵什么吵,要叙旧去跟你琛哥哥到一边叙旧去,现在我老公还有我可没有这个闲空听你的话。”

    她的话温楚浅瞬间就懵了,“我琛哥哥不就在面前吗?你要不要这么讨厌。”

    无奈的撅嘴,陆言直接翻了一个白眼,“要的要的,毕竟你面前有很多人啊,而且我老公叫席沐琛不是什么琛哥哥,琛哥哥的,你这样随意叫别人叫的这么暧昧,是很没有礼貌的唉,而且还当我面前说着,我会吃醋的。”

    “你……你……这样是强词夺理。”闻言,瞬间温楚浅停了下来,气愤的便是跺了跺脚,鼻尖发出了一声娇气的冷哼。

    陆言听着,正想说什么来的,突然席沐琛低头吻下,猝不及防的就是堵住了陆言那啰哩啰嗦的嘴,然而许久才是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唇,“再吵吵嚷嚷,就吻的你呼吸不过来。”

    “那她吵,不见你吻她吻的呼吸不过来。”陆言小声的指控,一只手默默的指了指一旁的温楚浅。

    看着两人暧昧,温楚浅就是在一旁忍气,两只手的拳头已经是不忍捏了起来,两眼间是那明显的怒气。

    对于陆言的问题,席沐琛轻笑一声便是摸上陆言那湿答答的头发,冷冷的便是回道,“脏……”

    陆言懵了懵听明白了,温楚浅也是没有傻到那个程度,马上便是瘫倒在地,一只手指着席沐琛颤抖着,“琛哥哥,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我哪里脏了,我为了你,我连恋爱都没谈过,结果我等来的是什么,我等来的却是你这么狠心的抛弃我,我的等待是白等了吗?”

    听着温楚浅的哭诉,陆言含笑,憋着口中那一股笑意,可以说这是她见过的最傻的,但又是个心机婊有点难对付,对于陆晴那,陆言怀疑的是温楚浅参与在上面,却又是毫无证据,然而怎么成立。

    席沐琛轻笑着,面容上写满的是不想理会温楚浅,对于她的话,可以说席沐琛毫无印象。

    “如果你还在这里胡说八道,说一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的事,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一句凛冽的话语,好像是把温楚浅彻底的打入了底谷,紧接着温她跪着便是缓缓上前,哭着说,“这怎么就是一些没有发生过的事呢,小时候你明明说过要娶我的。”

    看着温楚浅那一副狼狈的模样,席母算是坐不住了,便是上前拉了温楚浅一把,“你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干嘛,他不爱你你就没有必要对他死缠烂打的。”

    几人纠缠来纠缠去,引来的是众人的围观,还有指指点点,再是小声的讨论声,然而席沐琛丝毫不喜欢这种感觉。

    抱着陆言便是快步的走了起来,遗留在原地的是温楚浅的哭声,还有愤恨。

    “沐琛……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小温。”席母要为温楚浅讨点公道,也甚是不喜欢陆言那个模样,整天大大咧咧的,丝毫 不像是个豪门的总裁夫人,反而跟街上的叫花子一个模样。

    听到席母的话,席沐琛反而没停下脚步,反而脚步更快了许多,一双眉皱的不能松懈。

    “沐琛……你就听一下妈妈的话,可以吗?起码对我说声关心的话语也可以啊,不然……你就让妈妈正面多看你几眼。”席母无奈的哭诉,而又是引来了许多人的围观。

    席沐琛更加的就是不耐烦,然而陆言就疑惑了,一双美眸含情脉脉的看着席沐琛,在他怀里便是伸出一只手轻抚了一下他的额头,轻声问道,“你怎么了,你那老巫婆是有过什么矛盾吗?干嘛要走这么快。”

    “你说你全身湿漉漉的,这不走快点去让你换衣服,万一感冒了多不好。”努力的去控制好自己,尽量的表现出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又是宠溺的跟陆言说着话。

    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而抱着陆言总算是走出了大厅,而对于刚才那事,陆言仍是很疑惑,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的便是向席沐琛问道,“哦,那你为什么不理那老巫婆。”

    “没有为什么,下次关于那两人的问题不要问我。”席沐琛这是对陆言下了死命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