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口是心非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除了陆言,其他女人的每一次触碰都有可能会让席沐琛彻底的想要把她扔出去,亲自把她扔出去还会觉得脏了自己的手。

    可是为了那只可爱的小兔子……又如何,如果小兔子吃醋了,那么有可能就会越开心。

    “往事没必要去提,你现在倒是说说,你为了我,杀过谁么?”眸色渐渐变冷席沐琛伸出手挑起了温楚浅领子上的一只蝴蝶结,直到这带着深深的魅惑的声音飘进温楚浅的耳里,才是立马反应过来。

    忽而抓着席沐琛的手,拼命的摇着头,“没……我……我没有为了你杀过什么人。”

    “真的吗?那你是不是太不爱我了,你看陆言她这么爱我,又是因为我杀了陆情不是么?那天我气她说,你没有陆情优秀,结果因为嫉妒把陆情杀了,现在的她还在警局蹲着呢,或许我有这么一刻更爱她了,毕竟这么爱我的女人我又何不要。”

    这一句又一句的话语,对温楚浅来说已经犹如魔咒了,他越是说上陆言,那么她就越恨,越恨她。

    然而那一双被领带绑着的手拼命的想要挣脱,想要抱上席沐琛,可又是由于席沐琛绑的实在过紧,令她无法挣脱开来,然而那一丝的慌乱使她连忙攀了上去。

    那一刻将自己头靠在了席沐琛的腿上,沉闷的等着温楚浅的回答的席沐琛,在她靠上的那一刻都能感觉到她在颤抖。

    忽然间面容变的更加邪魅了起来,或许离真相不远了……

    她这是妒忌了——已经展现出来了。

    为了能够更快的套出温楚浅的话,席沐琛便是一只手抚上她的头发,假装的去关心她,让她没有必要害怕,事实说出来又如何。

    “我……我……其实从昨晚陆情所发生的事到今天,都是……”

    温楚浅颤抖着要将事情都说出来,但却是说到了一半,突然扔在不远处的包包里响起了一段手机铃声便是让温楚浅突然截止了刚要说出的话。

    抹了抹眼角上的眼泪,温楚浅抬头便是看向了席沐琛的俊颜,“你帮我解开一下,好不好,我……我先去接个电话。”

    “接谁的电话?”席沐琛的目光是盯着不远处的钟,一个目光始终都没有落下,又是淡淡的说着。

    “不知道呢,毕竟我都还没看,哪里知道会是谁的。”温楚浅幽幽的解释着,跪着便是爬到席沐琛的面前,一个恳求的目光对上他的双眼。

    “那一会是谁的电话记得一定要告诉我,只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接听,乖女人是有糖吃的。”

    如今的席沐琛就像是在……耍一只狗!

    然而温楚浅立马便是点头,“我……会听你的话的。”

    随之席沐琛给温楚浅解开了领带,但目光就没有正眼落下,只是撇了一眼她手上的领带,再是解开而已。

    看到自己手上的领带被解开了,温楚浅缓缓的便是站了起来上前去捡起自己的包包,最终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哪位?”

    恢复了之前那高傲的语气,对着手机便是问道,然而传来的一阵男声让她不紧蹙眉,声音便开始压低,“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我现在没空跟你说,所以你有事就说有屁就放。”

    即使压低了,那股公主病的高傲仍是散去不了。

    “呵……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你可别忘了今天我们达成的协议,若是你不好好控制一下自己的嘴的话,再是把事情都透露出来了,那么,你觉得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下果。”

    一句警告性的话语透着满满的威胁气息,而这个男省又是低沉的让无数女人都可以陷入晕倒。

    “我不会忘的,但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包括你。”声音压的越低沉,那一股威胁性就更大,或许温楚浅最气不过的就是别人威胁她,任何人都不行。

    而对于温楚浅的威胁,男人只是觉得有些可笑,随之冷冷的笑了几声,“你在我面前只不过是一只蝼蚁,我劝你管好一下自己的嘴,可不要又让事情暴露了。”

    两人的对话只是在这短短一分钟内,已经是让温楚浅气的那妆容有些狰狞,但席沐琛在这里也没有过大的失控。

    然而扔下了手中的手机,重新恢复了一下原本的模样,那一股委屈又是展露在了席沐琛面前。

    “你接听电话的时间似乎有点长了,不过我更想知道得是你刚才那还没有说完的话。”

    温楚浅挤开微笑,笑了笑,再次的坐上了席沐琛的腿,“琛哥哥,人家现在真的好想要啊!”

    “那你跟我说重新说一下那句话,或许我开心了就满足你。”

    “哦?琛哥哥你好坏,现在不急着听那个,毕竟这么血腥,要不跟琛哥哥你分享一件事吧,琛哥哥你想听吗?”

    看到了席沐琛对自己的一次次宠溺的模样,温楚浅已经毫无忌讳什么了,而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从侧坐在腿上的样子,开始双腿跨过坐在了席沐琛的腿上,一点又是又是一点的蹭着。

    那股冷冽加深,席沐琛轻推开了温楚浅,面容上还是一个强颜欢笑,“你说……”

    “今天我看到陆言姐姐呢,她既然……既然狠心把陆情妹妹杀了,而且我……我还听到她说,怀了你的孩子,准备要……要把孩子给打掉。”

    办公室里的窗帘布是拉下来的,没有一丝的阳光可以照射进来,然而显的有些昏暗,昏暗中席沐琛那双冷眸变的越是冷冽。

    而她的这句话对席沐琛简直是一个晴天霹雳,突然眼神从那冰冷开始变的有些黯然,或许已经知道了陆言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奇怪了。

    恐怕这真的是怀孕了,但他绝对不会余许陆言会有这种想要打掉孩子的心思,他不会让她成功。

    但对于温楚浅的话,只可以是半信半疑,不能全信,因为也不相信陆言会这么残忍的,起码她不应该去忘记合约里所说的一切。

    两年间给席家生一个儿子,在她没有生出儿子之时想都不要想着离开他的世界。

    这世界上没有领了工资不干活的道理……

    而这么轻松的工作何处可求,那只小兔子还不知足么?

    “生又如何,怀了又如何,她打了又如何,跟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在温楚浅的面前,席沐琛只能是一副对陆言漠不关心的模样,但女人是口是心非的,男人也一样,如今的席沐琛就是那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