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一一都会奉还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琛哥哥,我突然间好想给你生个孩子啊,我们的孩子肯定很可爱吧,而且伯母都急着想要我们结婚呢,不然你赶快跟陆言姐姐离婚好不好?”温楚浅蹭的越上,不经意间又是触碰一下席沐琛的胸膛。

    如电流一般,一股恶心又是窜了上来,席沐琛立马就是把温楚浅从他的腿上推了下来,一股劣气渐渐伸起。

    温楚浅摔到了毛茸茸的地毯上直接便是发出了一声娇柔的嘤咛,一副柔柔弱弱,有力无力的模样,努力的装扮好自己,温楚浅只希望,他们两人能发生过关系。

    然而温楚浅又是努力的爬上,一只手趁席沐琛不注意已经触碰到了小腹,然而再是移下。

    突然间,席沐琛微颤了一下,一只手立马便是甩开了温楚浅,他的那里只能是陆言碰。

    被席沐琛突然的一甩,温楚浅直接便是吃痛的尖叫了一声,“啊……琛哥哥好痛。”

    这一声尖叫传出了办公室,再是传进众人耳里,即使是隔着一张墙,那么也可以清晰听见,很难想象这里面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一件事。

    知道了陆言被害进入了警局,还戴上了一个杀人罪犯的称号,扬秘书第一件事便是要求跟陆言通话了。

    而刚才那一句也是从手机传到了陆言耳里,瞳孔不自觉的微微放大了,只是有那么一丝的不敢相信。

    那……那老东西既然趁她不在,然后找女人了么?

    明明不爱他,可心却是异常的痛,她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可以很清楚的想象到,那是一副怎样的画面。

    陆言抬眼看上了警长手上拿的手机,一个控制不住便是立马抢了过来,直接便是扔到了地上。

    这是发自内心的有些愤恨!

    对于陆言突然间的动作,一些警察立马又是上前把陆言给控制了起来。

    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铐,再次的轻笑了起来,“什么都不用说了,我承认陆情是我杀的,证据什么的,你不用管它了,现在你把我带去法庭吧,要判几年就几年,甚至几十年又如何。”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言认为自己这是失心了,丧心病狂,为什么要因为那句声音,而让自己这么狼狈呢。

    “女士,你现在需要控制一下自己,万一那是假的呢,只不过是什么意外,让那个女人发出那般的声音,这法庭我们暂时不会把你送上去,因为我们会等你老公的证据。”

    警长劝阻着陆言,让她可以好好控制一下自己,毕竟没有亲眼看到,还不能这么快就下定论。

    或许他相信的是陆言的老公,这么沉稳的一个人不会去做那般的事情。

    扬秘书一些人,都在为这声音缓不过来,然而办公室里的却又是一个火花级的存在。

    “跟我说,陆情到底是谁杀的?”席沐琛已经无法忍耐前一秒的那些做法,然而语气变的极其冰冷,那地狱的修罗一般的模样,已经乍现。

    冷若冰霜的话,温楚浅更是惊讶了,一刻也不停歇,直接跪着爬着来到席沐琛的面前,一层绝望已经盖了上来,“琛……琛哥哥,你刚才说话怎么会这么冰冷,不应该的,你不应该是那样。”

    眼泪已经不断的蹭了出来,湿了妆容,红唇上的那个红火已经消失不见,现如今只是一贯的惨败,再是这已经花完的妆容显的她更加的狼狈。

    “呵……”席沐琛冷笑,心里那团无法压抑的怒火已经蹭蹭的冒了上来,甜头她这是要吃多少才肯招。

    “我无法忍受的是,一个女人对我的欺骗,别以为你那些小伎俩就能对我老婆怎么,还有那个孩子,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么?”

    这算是警告,恶狠狠的警告,真的席沐琛已经无法忍受那种感觉了,可如果是陆言的话,他认为这还不够,毕竟小兔子最重要的事那么唯独就是,喂饱他,或者他喂饱她。

    “琛哥哥,你……你怎么能这样说,难道刚才那一切都是你装出来的么?”

    “我只想听到的是你的答案”

    席沐琛努力的控制好了自己的怒气,而那股冰冷已经无法消散了,随之烦躁的点了一只烟,昏暗的办公室里,那烟头上的一丝亮光,让这个办公室显迷离。

    一支烟,一丝火花,那缭绕的烟雾,让此时此刻的席沐琛无比的魅惑,而那俊美的侧颜让人几乎有了那一丝窒息感。

    “琛哥哥,你……好迷人,让我对于你的欺骗,控制不住的不在意了,琛哥哥我跟你说事实了,你一定不要恨我好不好。”

    苦苦哀求,只求得到席沐琛的正眼来相待,但对于温楚浅所对陆言做的一切,那已经不可能还会正眼来相待了,而他又正眼看过哪一个女人,除了陆言,就没有任何女人让他动心了。

    “你只要说出真正的杀人犯,那么或许我会考虑一下要不要放过你。”一次一次声音始终如魔咒,在温楚浅的脑海里消逝不去。

    然而脑里又是刚才接电话的那几句对话,而一边又是席沐琛的话,她到底该说还是不该说,如果说了,后果恐怕就是,蹲在监狱里的将会是自己,如果不说,那面前的这个男人……

    “我……我想先回去一下,这到底是谁杀害的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温楚浅抹了一把眼角上的眼泪,使劲的在摇头,无论如何,这件事她必须要好好的考虑,而那个男人,他的话也是真实的,毕竟这后果 或许就是她自己蹲监狱。

    而她的话语都是在颤抖的,连忙的收拾好衣服,抓起自己的包包就想要离开席沐琛的办公室。

    席沐琛不认为这个真相只能在她身上套出来,林特助他认为一定可以找到证据的,毕竟他从没有失败过。

    “我希望你不要再想着对我女人有任何的不是,别以为她出事的那几次我不知道是谁做的,她手背上的伤,再是进警局,跳下海,我一一都会奉还给你。”

    席沐琛对着她那匆匆离开的背影幽幽的说着,他身边所散发的那一股冰冷,足以让整个办公室都陷入了凝结状态。

    对于他的警告,温楚浅的双眼开始变的越发阴冷,又是发觉自己已经深深的恨陆言恨到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