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关于那条美羊羊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他的每一次撞击,仿佛把陆言带入一次一次的最深处……那一丝的绝望,灌输整个心灵。

    不知不觉已经学会了在他身下,学会一种忍,忍住那想叫起来的冲动,死死的咬着牙。

    然而看到她的这一副模样,席沐琛整颗心就是软了下来,动作突然变的轻和,冰冷的手心抚上了陆言的小脸,“对不起,让你受伤了。”

    一句让人难以置信的道歉钻进了耳里,陆言瞬间就懵了,佂佂的便是瞪大了双眼,小嘴一张一合的,半刻都没有吐出一个字出来,过了许久才是摇了摇头,“这……这是我该做的。”

    脸上的那冰冷的触感,直逼心头,激的陆言一个顿的起着寒颤,他……他的手怎么变的这么冰冷了。

    听着陆言的回答,席沐琛轻笑着又是开始了身下的运动,陆言重新又是闭上了眼睛承受着他的一次一次撞击。

    不知两人纠缠了多久,最终便是疲累的相拥睡去……

    清早——

    陆言睁开了那疲倦的双眼,一阵又一阵的疼痛撞向心头,身上那粘腻的感觉十分让她十分的难受。

    推了推身旁的席沐琛,扶着一些可以支柱的东西便是缓缓的站了起来,这不是在床上,而是在地上睡了一晚,她都不知道自己被活生生痛醒的,还是被身上那一股难闻的味道给呛醒的。

    然而刚艰难的站起来,突然只感觉腰间一紧,整个人顿时又是活生生的倒了下来,直到慌乱的一只手碰到了某个不明物体,吓的立马又是缩回了手。

    然而很自然而然的就是像往常那般尖叫了起来,立马便是死死的护着胸前,又是使劲的挣脱着,却又是被席沐琛禁锢的越紧。

    “我想冲凉,你帮我冲,不然我顺便帮你冲也许,然后给我熬点醒酒汤,今天就不用出门了,在家就行。”

    一只手禁锢着陆言,另一只手又是按捏了一下太阳穴,语调有些懒散。

    陆言懵了,一时间又是进入了走神状态,然而意识到陆言还没有回复,席沐琛直接便是放狠话了。

    “你没有权利拒绝,别忘了你所说过的话。”

    “什么鬼,我确实是说过,可我没有说过也包括冲凉什么的啊,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子很尴尬吗?躺在地上又很好玩吗?全身臭腥腥也很好玩么?”

    陆言反驳,扭过头就是看了看席沐琛一副懒散的模样,但眼睛只能是看上,一刻也不敢看下,因为……怕长针眼,手还怕长痔疮,简直欲哭无泪。

    “好玩,要不再来玩一次?”

    勾起了一抹狡黠的坏笑,席沐琛瞬间便是来动力了,然而便是坐了起来,猝不及防的就是把陆言给横抱了起来,前往浴室。

    慌乱的一刻,陆言立马便是死死的护住了重要部位,小嘴微微的撅了起来,一副非常的不悦。

    “那冲完凉就什么都不能做了,谁吃的消,要玩你自己玩。”毫无底气的囔囔着,因为就算是像之前那般拼命的吼他那么也没个鬼用,只会喊破自己的喉咙而已,他最大,能有什么办法。

    然而不知道是被扛进了浴室多久,被捣弄了多久,才是恢复了自由,但全身基本像是从十楼掉下来一般的痛了。

    虽然真实的从十楼掉下来已经是忘记了疼痛,但这种痛简直受不了。

    陆言发自肺腑的一句吐槽,从浴室里出来不紧不慢的就是穿上了衣服,“我先下去了,帮你熬点醒酒汤,不过你也饿了吧,王妈应该做好饭了,顺便一起下去吃饭。”

    看着镜子前的自己,陆言不紧不慢的说着,一边整理好衣服,虽然已经在学着抗拒他的一切了,但是还是有些随便,毕竟他不介意,那么就这么随便好咯。

    但席沐琛好像是忽略了陆言的这个问题,眼底间变的犀利了起来,“把检查结果给我看看。”

    他的话,突然整理衣服的手顿了顿,脑中飞快的回忆起来昨晚上看到的那一张纸,里面的内容,不去注意,现在才是无意中注意了起来,病?什么病?

    想到这陆言惊的睁大了双眼,眉头不禁紧紧的皱了起来,病么?弟弟的病是有遗传性么?毫无根据。

    然而现在是不是要掩盖过去,“我……我昨晚控制不住把它烧了 因为没有怀孕实在有点伤心。”

    心虚的说着,脸上也不禁蹭上了一抹紧张感,她不会撒谎,但现在她只能勉强撒谎一会了。

    “真的?那真的很遗憾呢,不能亲眼看到检查结果。”

    席沐琛笑了笑,一副毫不介意没有亲眼看到检查结果的模样,表情清淡,但心里是一股好笑,呵……这只小兔子怎么学会的口是心非?

    “呵呵,没看到就没看到了吧,反正我说的话是真实的就行。”含糊的笑了两声,双眼不禁微微落在了沙发上,那两张纸就是在那里被东西盖了起来。

    然而席沐琛就在旁边坐着,好像有些危险,万一被他看到了会是怎么想的,不管怎么想,那都是很危险,或许应该找个机会把那个给藏好才行。

    忽而一副狡黠的目光滑过,陆言的眼底露出了一个深层的精明,看了看旁边的衣柜,再是注意到了他那衣不遮体的样子,是不是应该接住一下,然后过去,偷偷的把那张纸带去安全地带呢?

    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是不正确的,因为根本就看不出哪里安全了,因温他随时一掀开那里,那么……呵呵,该怎么解释。

    难道说,这纸诈尸了,自己活过来了,从灰烬变回了原本的样子,不过这换做谁都不可能会相信吧,何况席沐琛还是属于那种高智商的人。

    对席沐琛的那段话保持沉默了好许久,那刚想伸上去打开席沐琛的衣柜的时候,突然不禁又是收了回来,咬了咬牙,突然便又是伸出了手,直接打开了席沐琛的衣柜,尽管他现在是用一个什么样的表情看着陆言。

    随意的拿了套西装下来,然而目光上移看了看那一堆的小内内,忍不住的就是憋者一个笑意,拿了一条红色的下来。

    霎时间脑中又是迅速的回忆了起来,那天……答应他的一条美羊羊小内内还没有给他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