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要求公平交换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什么看透看穿内心都是说说而已,连陆言都想不透自己内心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更别说席沐琛能够看透了。

    他的心,不也一样看不透么?

    “呵……很好,既然你认为公司需要你,那么你便去需要你的地方吧。”

    席沐琛冷笑着跟她保持了距离,缓缓的站了起来,她那一副冷漠的样子,陆言瞬间感觉脑中飞过一群乌鸦,咳咳……这又是变脸了?

    不过这样也好,去公司也算是有时间了,离陆东南所说的时间还剩下三个半小时。

    先去公司看一下什么情况后,到时间了便直接到公司旁边的咖啡厅上等着就行了吧。

    陆言默默的想着接下来的一切,紧接着也是站了起来用手佛了佛衣服,莫名也是佛到了口袋,突然动作就开始变的缓慢了起来。

    但陆言的这一个动作却不料的是,席沐琛已经深深的注意到了她的口袋,“小兔子,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你口袋里装的是什么吗?”

    一种尴尬莫名其妙的又是袭来,“咳咳咳……”陆言咳嗽了几声,随之用手把口袋抚平一点,再抚平一点,但这还是一如既往的鼓鼓的,让陆言这是十分的无奈。

    “这装什么反正跟你没关就行,这是我的东西,呃……时间不早了,我要去公司看一看情况,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陆言的脚下轻轻的晃着,让双脚放松一下,一边又是松了松手,放松放松。

    然而一个简单的放松动作,却让席沐琛微微的咪起了双眸,纤细的手指摸了摸鼻尖,一个侦探般的姿势,看着陆言的小动作沉思了一下,这似乎是一个心虚的现象。

    “可否让我检查检查一下呢?”

    席沐琛莞尔一笑伸出手便是落在了陆言的口袋上,眼疾手快的陆言立马便是按住了他的手,一只空手小心翼翼的便是抽出他的手,立即又是使劲的捂住自己的口袋。

    “我……我跟你说,这里面装的东西,你们男人看了绝对会脸红的,而且这是我们女人用的东西你一个男人检查什么鬼?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这不仅男女授受不亲,连男女用品也授受不亲知道么?”

    陆言慢条斯理的去解释着自己口袋的东西,她得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以免出现那股紧张,让他更加的生疑。

    毕竟这口袋的东西确实会让人脸红心跳,陆言汗颜,待席沐琛的手离开了自己的口袋,瞬间那提在嗓子眼的小紧张便是落了下来,不禁也是抚了抚额头,抚去那一丝的汗,一下子又是变的满脸通红。

    不过这也是她控制不住的,毕竟她一向都不会撒谎,一撒谎起来不是脸变的通红,就是额头出汗。

    半信半疑的目光投向了陆言,眼底忽的闪过了那一丝的精明,好像已经想到了陆言所说的是什么,“这该不会是……某种东西?”

    席沐琛双手轻微的环起胸,一次又像是帝王般的望着陆言。

    而他的这个样子又是让陆言的心虚感默默加深,这对于她这个不会撒谎的人来说简直是噩梦。

    偏偏就是这么守信的人,说好的美羊羊小内内的一定要给他吧,可不知道他的尺寸唯独只能做这样偷偷摸摸的事了,若是光明正大的问他,还不知道有多尴尬,毕竟他是那么的……无赖。

    “是什么你自己脑补吧,我先下去了。”

    话音落下,小碎步小碎步的便是向房间门口走出,却刚踏出半步又被某人拉了回来,又是一个华丽的转身。

    “别着急走啊,我倒是很想看看这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不知我的小合作伙伴能否赏我一眼,一探究竟。”

    被席沐琛这一拉,转起来有些晕乎乎的,差点又没来一次,让人全心崩溃的呕吐,毕竟刚吃完东西,恐怕更是严重,不吐到没,那么就不罢休的。

    不过对于他的称呼,莫名的觉得很是满意,看来也是挺听话的。

    立即从席沐琛身上挣脱了一下,眉头轻轻一挑深深的望着席沐琛,“你这么想看?”

    “可以有。”

    “好啊,那你去我的柜子里看吧,而且还香喷喷的呢,那么先这样了,我先走了哈。”小手推了推他的胸膛,向他抛了一个媚眼,一手指向了不远处的衣柜,一个暗示的目光露了出来。

    席沐琛瞬间懂了,一手禁锢上了她的腰肢,让她想逃也逃不掉,这小兔子似乎越来越有趣了,让人更加喜爱了呢。

    “我认为,你身上的那一条才是原汁原昧,那些多的只不过是洗衣液的味道,不知……能不能让我看一下你的包装呢?”

    话轻飘飘的飘进了耳里,陆言那耳根唰的一下就红出了天际,天……他怎么变的越来越不可理喻了,简直邪恶到极点。

    “你……”

    刚想说出的话猛然间又是跟吞唾沫一般过生生的吞了回去,口中欲言又止,丝毫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是脸红了?嗯?”

    席沐琛挑眉轻问,一只手轻轻的抚了一下陆言的脸蛋,却是激起了陆言那一层又一层的寒颤。

    “我……我哪里脸红了,我红的只不过是耳根而已,最近身体的温度总感觉比之前高了那么一点点,这不老实的耳根它要红就红,这也是我控制不住的。”

    陆言颤颤的反驳席沐琛所说的话,否认自己并没有脸红,这也是事实来的,她红的只不过是耳根,不是脸。

    话说这样耽误下去,该是要耽误多少时间啊?这时间可不等人。

    马上又是平复好自己的内心,深呼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这是她每次紧张后都必要做的。

    “不管你说什么,我先走了,如果你有空,可以送我一趟,如果没空,那么你给点钱我打车,如果没钱,你就给上次那辆自行车给我,如果没有自行车,那我也只能认命,走路过去了。”

    推开了席沐琛,从他的怀里走开,陆言便是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向席沐琛索要打车钱。

    “把你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那么我就给打车费给你呢,多好啊,所以你拿不拿出来?”

    席沐琛认为,这得公平交换……

    陆言蹙眉,小手愤愤的收了回来,他的话意思就是不给自行车,不给搭顺风车,不给打车费,这还要拿回一些利益。

    这怎么可以这样子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