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他有病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陆言的吼声虽然吼的很有底气,但却是时不时的掺杂了那一股的笑意,听起来好像不这么严肃,可又是让人感觉到了一股怒气,带着严肃的口音。

    这突然间传来了陆言的这一阵声音,池煜冕一阵又一阵的突然一个懵逼,“小嫂子,你说什么,刚才跟我说话的那个女生是你的女人?没想到小嫂子既然还有这种爱好呢,尔等佩服,佩服,啊,不对,是恭喜,恭喜。”

    “佩服恭喜你个头啊,再见。”

    还不等电话那头的池煜冕有任何的回复,陆言立即就是挂掉了电话,丝毫不给池煜冕自己先挂的机会。

    已经关了通话,待池暮暮那一刻反应过来的时候,陆言才是的意的向池暮暮扬了扬眉,那一只手在不断的玩弄着这一台轻盈的手机。

    “小言,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会介绍这样的男人给我,我现在可以很郑重的跟你说,我讨厌这个男人,不管他是谁我现在立刻马上就是想从你的通讯录上删掉那个男人的号码。”

    池暮暮的手指向了陆言手上的手机,十分郑重的跟陆言说着,而眉底间的那一股怒气还是存在的,似乎一刻都消散不了。

    “没……没事的,过一会就过去了,我跟你说啊,他呢绝对不可能会是我要介绍给你的对象,他是我最近在医院认识的一位精神病者,脑袋会有一点的那个,说出的话也有一点那个,不过你一定会看在他是神经病人的身上,不跟他赌气的,如果他刚才如果说了什么比较重的话语,那么我替这个神经病人向池姐姐道个歉吧。”

    有点少许的心虚声落下,陆言立马便是朝池暮暮鞠了一个躬。

    在池暮暮大概的了解到陆言所说的情况时,池暮暮才是从那一刻的怒气腾腾变的温和了起来,看不出有了任何一点的怒气。

    “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也是充分的可以理解的,刚才的事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行,我是不会跟病人计较的,不过听起这声音好像有点年轻,这这么年轻就得了精神病真的是有点可怜啊。”

    池暮暮表示遗憾啧啧啧的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用手摸了摸下巴,随之缓缓的坐了起来,目光聚精会神的看着陆言。

    陆言这一刻只能是抿嘴的不断偷笑着,而偷笑的同时却又是尽量控制自己不笑出来,面容上更不会有什么明显的笑意,有的只是脸上的那一股抿嘴的状态。

    “池……池姐姐,你可真的好善良啊,既然会这么的包容一个人,真的是好生感动,不过话说回来了,他这是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从那一刻的紧张害羞突然间就变的严肃了起来,好像我还听到什么,摆布什么的,这怎么回事?”

    陆言拖着腮,一只手轻轻的晃着手旁的红酒,一个用高脚杯装着半杯的红酒。

    内心有那一股的想喝下去的感觉,可却又是不敢喝,因为已经彻底的知道了,自己是怀孕的人,尽量不要接触这些酒为好吧。

    “唉……”

    池暮暮突然间开始叹起了气来,跟陆言一样摇起了高脚杯里面的红酒,一回想起那个病人的话整颗心突然变的郁闷了起来,这精神病的病人还可以说出这么有力的话?而且还这么的坚定。

    “你跟我说实话,那个男人到底是无赖该是变态还是正常人还是病人?”池暮暮用手拍了拍陆言的额头,轻轻的问道。

    然而陆言反应性的立马点起了头,“全……全都是符合他的。”

    “什……什么鬼?”池暮暮疑问道,脖子已经时不时的伸到了陆言面前,耳朵紧紧的贴在了她的嘴边,因为她要听的一清二楚。

    听清楚这陆言给她的解释,那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

    “嗯……是这样的,比如你说的,无赖,变态,正常人,病人,这些都符合他,他确实是个病人,也确实是个正常人,确实也是变态无赖,所以我亲爱的池姐姐,你听到了吗?”

    陆言一眨一眨的不断眨着美眸,十分有趣味的说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过还是有点懵,这个男人,内心似乎有点扭曲,变态,他既然说要将我摆控起来,说是要我当他的玩物,你说有谁控制的了这样的话,我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即使听你这么说,为什么我还是有那一种讨厌他的感觉,讨厌他的那一股邪肆感,讨厌他的说话语气。”

    池暮暮若有所思的说着,一边已经烦躁的将头埋在了桌子上,轻轻的抬起来又是磕到了桌子上,一次又一次轻轻的重复磕着。

    闻言,陆言噗嗤的突然又是笑了起来,“池姐姐,你说你是不是害羞了的?是不是,是不是,池姐姐,你倒是告诉我是不是啊,真的是好期待,好期待你的回答呢。”

    陆言恳求式的扭动了一下腰肢,用着自己的小手细细的玩弄着池暮暮的头发,嘴角上勾着一个坏笑而狡黠的面容。

    但,陆言的恳求不会奏效,池暮暮机械性的抬起了头,又是机械性的摇了摇头,随后又是重新趴回了桌子上,口中嘟囔了起来,“我……我……只是紧张,没有害羞,从他出口的那一刻,我听他的语气,我就认定了,我喜欢的男人不应该会有这样的语气。”

    “那你想要男人什么样的语气才行啊?温文尔雅?有绅士风度?还是幽默?”

    陆言提出了三种,疑惑的向池暮暮问着,而池暮暮听后只是点了点头,低声回道,“这三种都可以,只是他一点都没有。”

    “哈哈哈……我也是知道这个病人以前的模样,他是一个很高冷的人,又高又帅又多金又努力又冷默,可是呢,有时也会少不了的有些高傲,我也一样,这高傲总是会存在那么一点的。”

    “所以,他以前是这么的优秀,而现在却是病的这么的脑残?”池暮暮一边向陆言问道,一边又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是的是的他有病……有病,很好有病,有病有病有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