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爱心饭盒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他的这一个要求,陆言并没有那一种要去拒绝的意思,而是很自然的再次躺回了自己的那一个位置,侧躺在席沐琛的旁边,闭上了眼睛就没有再说过任何的话,抱着他的手臂就再次的入眠。

    这似乎是她的一个非常安全的避风港,总给着陆言一个异常的安全感。

    席沐琛看着自己身旁那无比乖巧的小猫,嘴角上露出了一个清淡的笑容,接着也侧躺了起来,长臂紧紧的抱紧了陆言,同时也给予她一个较舒服的姿势,而不让她被自己抱的会很难受。

    “睡的好一点,不然黑眼圈都越来越重了,你也会变的越来越丑的,到时候你就是一个非常非常丑的小兔子了。”

    温柔的话中带着那么一点损,陆言是没有睡着的,突然间被席沐琛的一句话弄的不自觉皱了皱眉,心里想着,“有黑眼圈的兔子倒是很少见,不过有黑眼圈的熊猫倒是很常见。”

    对于席沐琛的话,陆言只是静静的听着,一边听着听着已经是睡熟了过去,他的话是多么的温柔,就如一首异常好听的歌曲,更像的还是一首安眠曲吧。

    陆言再一次醒来是十一点过后,足够的睡眠已经是让陆言完完全全的清醒了,同时在下午才会举行的丧礼,也能够适当的帮上一点忙了吧。

    再一次睁开朦胧而疲惫的双眼,陆言发现,这并不像今天早上一样,席沐琛还是在自己身旁睡着的,而现在早已经是不见了人影。

    “恐怕这是趁我睡着了然后自己就走了吧。”陆言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伸了一个懒腰,囔囔着已经坐了起来。

    洗漱完整理完一切后,陆言才是下了楼,今天的这一段睡眠好似是这个星期以来睡的最好的一次了,如果不是因为陆晴的丧礼,此时此刻的她还是像学生那样,坐在课桌下面听着老师讲课,虽然讲的不是学业上的而是事业上的。

    一个关乎整个集团的课程,所有的好坏,公司的成败将会全部都在课程里面,所以陆言必须要尽心尽力的去做好这一切,她不能辜负,不能辜负整个公司集团,更不能辜负席沐琛。

    一楼的客厅,仍可以看到的是王妈那忙碌的身影,餐桌上永远都有满满的菜式,各种各样,陆言露着一个轻微的笑意迎上了正在忙碌的王妈。

    “王妈,你有没有看到席沐琛?他出去了么?吃饭了没?”

    一句不焦急却又包含着满满的关心的追问让王妈听后不禁也是露出了个笑容,随之放下了手中的物品轻轻的拍了拍陆言的肩膀,“少夫人,你别太担心了,少爷他确实是出去了,但他会照顾好自己的。”

    这一句短短的话语,突然间就是让陆言出了神,脑子里在想着,为什么每一次问王妈席沐琛吃饭了没,她都会很自然的回答,不会饿着他,然而又是什么之类的。

    这确实是有点让人深思了,陆言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然而点下头之时却又是立马停住了点头的频率,仔细的想了想。

    如果他出去谈工作的话,难免的还会吃上一餐,但是,只是在公司工作的话,他就是会这样持续的工作下去,然而更别说休息了。

    在一些人的思想上,老板都会是那个比较轻松的人,因为老板除了在办公室里喝着咖啡,看一下质料,又或者开个小会,陪顾客吃个饭,那么就没什么事情要做的了。

    但是对陆言而言,席沐琛这个老板何尝又不是活的最辛苦的人,他的睡眠一天里多时才四个小时以上,少时则是三个小时以下,这很难想象他是多么的疲累。但他又能在那方面上精力充沛,这确实是很让人深思了。

    陆言轻轻的掠过王妈,一副怀着很沉重的思想拉开了餐桌下的椅子坐了下来,一边陆言已经渐渐的开始同情起了席沐琛,不止现在开始的同情,从认识他三天后,开始同情了起来。

    他的辛苦,自己所理解的那个他,外表是多么坚强而强劲的他,内心却是脆弱的。

    突然间是那一个想法冒了上来,不禁打了一个响指,猛然站了起来承载着一个爱意满满想法奔去了厨房,四处找着饭盒。

    王妈看着陆言的动作也没有要去阻止的意思,而这又何必要去阻止之类的呢,这样确实也是挺好的。

    陆言的动作,王妈也是知道的,她想要做什么,她都猜的出来。

    找到了饭盒后,洗干净,就开始舀饭进去,再是把那一些菜都摆的好好的,一个简单而整洁的LOVE就呈现了出来,过程中是无比的认真,没一个细节都是深深的注意着的,要保证没有其它的任何一点瑕疵。

    将自己所准备的爱心饭盒,交到了保镖的手里,让他们帮忙送了过去,自己却是吃完午餐后就匆匆的去了陆家的大宅。

    其实,陆言也想自己送过去给席沐琛的,但是,他们互相都很忙,陆言过去,怕打扰到了席沐琛工作,怕会让他有所分心,更怕自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筹办好这一切。

    但是说实话,从头到尾更关心的不还是席沐琛么?

    宽大的陆家大宅,这里不比之前,陆言的父母还在的时候,这是多么的温暖,可陆言的父母走后,搬过来的是陆晴的一家,这栋别墅变的又是多么薄凉,现在他们都不在了对吧,而这里又是多么的凄凉。

    客厅的地板上,桌椅上,沙发上,满满的都是一层又一层的灰尘,物品没有过一丝的被移动过的状态,再是那层层的灰尘已经足以表现出来,这根本就没有人到来过的现象了。

    这两个星期里,也不知道这栋大宅是经历了什么,门外的大锁既然也是生了一层层的绣,这明明只是短短的十几天,这里的变化却是如此的大了。

    陆言捂着口鼻,一点一点的上前,因为没有灯光的原因,大宅里显得很是昏暗,然而使陆言要用手机的闪光灯照射着上前。

    走进去不远,在楼梯口上突然却是听到了一阵有力无力的女声,听上去是多么的阴森,又是饱含着多大的风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