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这或许就是个巧合

三分爱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降娇妻,总裁狠狠爱最新章节!

    “那也真的是不好意思呢,是这样的,这名字也是人的私密对吧?既然在我母亲没有同意的情况下,那么我还是不要透露出去为好。”

    陆言笑着拒绝了老人家的意思,既然他都认为那是私密的了,那么对她来说这真的也是个私密的了。

    然而呢,这也是,不可能会经过母亲的同意了,因为她已经是不在的了。

    正处于忧伤之中之时,突然又是响起了老人家的掌声,口中十分清爽的大笑了起来。

    “有趣,真的是有趣,跟我那个倔强的徒弟就是一样这么有趣,祝你这个比赛能获得冠军好吧。”

    “谢谢。”

    陆言的表现稍微有些淡定,当然的,她不淡定难道还要跟着老人家一起笑吗?怎么会呢,毕竟这是提到她母亲的。

    “好了,好了 不提这些伤心事了,你是想知道我徒弟的故事吧?那么好,我可以跟你说一下,还有啊,我徒弟她是外国的,长的也是十分清秀呢,就有点像你,一看就知道是混血的了,你父亲是外国人还是你母亲是外国的?啧啧,看起来真的是像极了我徒弟。”

    老人家口中发出了一声感叹,面前的这个女孩,他不管怎么看,都是像她徒弟,看这陆言,老人家就对她的母亲更加的感兴趣了,这到底是哪里的缘分,然后两人长的居然会是这么的相像的。

    陆言摇头,目光并不是落在前方的,而是一直都落在那张设计稿上,她在想,在想一件事情。

    这老人家口中的徒弟真的会是她母亲吗?

    若是的话那该多好,但就算知道了,那么也没用了对吧,因为她母亲已经不在了,她不能跟自己的母亲分享这一些些有趣的事情了,然而她现在能做的事情也莫过于,让公司东山再起了,她不希望这公司落在她这辈上就此堕落下去了。

    虽然这公司已经是堕落了,但也许还是有机会的对吧,这机会就比如是今天的这个比赛。

    “我也不想说多少了,你就跟我说一下你徒弟的这个故事吧。”陆言微笑着跟老人说道。

    老人家也是点了点头,他也不希望在这些事情上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我的徒弟,她是在十五岁的时候找到我的,那时候的她很叛逆,从来就没有注重过学习,但是她虽然不喜欢学习,但好险她还有自己的爱好,那个时候,每天在草稿纸上画一些简简单单的服装,对她来说真的是莫过于最幸福了。”

    “有时候她一放学都会来到我工作的地方,在门口上蹲着然后拿一张纸对着门画一些她想到的所有事物,再是一一运用到了纸上,她只不过是一位没有过任何的服装设计经验,不过她却是可以很好的画出来,就如一个专业的人士,让我真的也是不敢想象……”

    老人家一下子就说了这么多,但陆言就是那种听不下去的,这些确实是不好听,她甚至认为很枯燥,不过这也是事实。

    于是陆言就咳了一声,这一声就是表现了她所有的笑意,还有枯燥乏味。

    老人家注意到陆言的时候,下一刻就是直接跳过了他徒弟这些小时候的事情,然后直接说道了,她徒弟最让他自豪的事情上,可是这说来也真的是气人。

    “那个时候,是新世纪服装大赛第一届,我徒弟她获得了一个进入决赛的资格知道吗?如果她通过了这个决赛再是进入到获奖阶段的话,那么在那一刻她又是一位国际服装设计的名人了,毕竟那个时候,能有这样的一个成就真的是人人羡慕了,何况她还是如此的年轻,仅仅是十九岁,明明就还有非常荣耀的事情降临在她身上。”

    “可……”

    “可她却是为了一个大她八岁的男人,在决赛的那天,她弃赛跟那个男人私奔了,她明明就是拿定了这个冠军的了,会有大好的前途的了,可是呢,她为了那个男人真的值得吗?何必她还这么小!”

    也许,陆言是大体的理解了,他的徒弟或许就是为了一个男人,然后远离了他这个师傅,最终在最后的时候留下来的却是那件进入决赛的礼服设计稿,而他的徒弟也是直接穿着那件礼服就跟男人私奔去了。

    陆言理解了好久好久,总结出来了许多事情,她是感觉这不会是它母亲的,因为她的母亲,据她了解,母亲根本就不是那种经历过叛逆的人。

    在陆言的观念里,她的母亲永远都是那种淑女角色。

    可是,谁又能来个她解释一下那件礼服到底是一个怎么回事?

    如果他徒弟跟陆言的母亲不是同一个人,那么为什么,那件礼服会出现在母亲的柜子里。

    就算是模仿的话,那么也模仿不出来那件礼服的年龄吧。

    “我母亲她有一件跟这张设计稿相似的礼服,然后那件礼服也是很多年的样子了,所以我也真的是疑惑,为什么这会如此的相似,而且既然是你徒弟进入决赛的作品,那么肯定也是独一无二的吧,何况你还说了,当时她穿着那件礼服就跟她喜欢的男人私奔了,然后这礼服肯定也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了。”

    陆言静静的分析着,一边她相信自己的推断,一边她也是不相信自己的推断的,毕竟老人家说的这些跟她的母亲性格之类的实在是不符合,这根本就不像她母亲。

    还有,着当时,为什么他徒弟会跟她喜欢的男人私奔,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这之间有什么逼不得已的事情吗?然后才会使他徒弟如此的去做。

    再是……他父亲也是比她母亲大个五岁这样而已,根本就不如老人家所说的八岁。

    此时,陆言或许是认定了,她母亲根本就不可能会是老人家口中的那个徒弟。

    也许这服装上只是个巧合,也是她们同样是服装设计师,这也是个巧合。这是陆言的推断。

    老人家一面仔仔细细的听着陆言的推断,等陆言完话后,他继续也是说了起来,“我觉得你对于我徒弟为什么跟那个男人私奔,在这里的话,我认为你才是最感兴趣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