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好戏

彩虹鱼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末世来的桃花仙最新章节!

    苗县令点头:“很适应。本来小孩子手腕上经常带个红绳银镯什么的,你做的那个,挺好看,不硌人。我夫人说小儿不排斥。”

    云不飘讶异:“你有小孩子呀。”

    苗县令斜她一眼:“我有两个孩子,你在县衙跑了那么多次,一点没听到?”

    云不飘只能奉承:“您公私分明,御下严格。”转移话题:“需要我做什么?登记吗?”

    苗县令:“随你挑,登记发放问询都可,教授使用方法令择时间聚众进行,一般在下午。你可以下午再来。”

    教便算了,她哪有那个耐心,这会儿排队的人里已经叽叽喳喳叫起来,拿到的被围着问,没拿到的更问的五花八门。

    怎么用,干什么用,真像别的街上说的那样神?你的什么样他的什么样欸这个不一样,云云。

    听得脑袋嗡嗡嗡。

    云不飘挽起袖子拣了最轻省的:“我和东福发放吧。”

    她发放,不怕弄错,大不了她给补上。

    苗县令立在桌案旁,听百姓上前,时不时问上一二句,了解民生。

    云不飘也在听,发现这些人嘴里说的最多的除了菜肉柴米,便是女子力气大的事了,当初她就说嘛,老百姓的接受能力出乎想象,看,三个多月的时间,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此时提及多在说力气大了就是方便,女子能做的事情多了,男子能做更多的事情。

    苗县令问了句:“可还有因此夫妻失和的?”

    一个老妇摆摆手:“该打的打该骂的骂,不能过的也分开了,能过的也打不起来了,一家上下多少张嘴等着呢,哪有那闲时间整日阶闹。”

    众人纷纷附和:“是啊是啊,日子还是要过的。”

    大家挤眉弄眼笑笑闹闹,仿佛各自家里一直都风平浪静从来没出过事似的。

    出过事又怎样,还是那句话,日子总是要向前过。

    苗县令不由生出当初多操闲心的感慨。

    倒是有个人插了句嘴让苗县令心微微一紧。

    “说起来,城外乡下也渐渐一个样了,我城外亲戚家,家有三代两房十一口,种地二十亩。”

    众人纷纷说这家业不错了。

    “那要怎么看。一个老头儿,两个儿子算壮力,下头五个孙辈才俩男丁,还最小。春耕秋收夏灌水,仨人忙活二十亩,哪里忙得来。”

    有人笑道雇短工。

    “一听你这话便知你不了解庄稼人,他们宁肯晚上不睡自己下地也舍不得给出去的铜板。”

    便有老人家赞同,这才是过日子的样子。

    “老头儿愁啊,累死个人,为了孙子他咬牙撑,岁数不饶人啊。可恨前头生的全是孙女,让他连口气都不能换。”

    “这会儿可乐坏了,孙女全长了力气今年全下地去,连上两个儿媳妇一个老婆子,多了六个壮劳力。”说话的人哈哈笑。

    听的人也哈哈笑,纷纷道,以后闺女都能当个壮劳力使,怕是娘家不放人,都往后拖着不嫁人。

    苗县令便皱眉,先前他没想到这个。

    说话的人却说的是别的,他卖了个关子:“可老头儿又愁了。”

    众人便催他说,又愁什么不要吊人胃口。

    “劳力有了愁地不够了呗。三个人种二十亩累个死,九个人种二十亩他又嫌太轻省。”

    众人哄笑,说人就是这样,什么时候都不知足,没个满足的时候。也有人道,豪富还想更有钱呢,没见城里于家那么富了也没停了做买卖,不兴庄稼人多种几亩地?不信你会嫌钱多。

    苗县令想的却是别的。

    历朝历代,土地都是分给男丁的,律法规定,约定俗成。

    但现在似乎人心浮动...

    “女人哪有分地的。”有个人抄着袖说,瘪嘴:“别做梦了。”

    “做梦又不犯法。”当即反驳回去:“别的且不说,这力气一大,胃口能不大?以往养活三个大男人两小儿并六个妇人女娃用的粮食,如今能养活九个壮劳力俩小儿?”

    “这相当于凭白多了三大男人。你多能吃,一年吃多少你不会算?”

    众人不由点头称是,一个壮劳力的粮食能养活仨俩女子了。

    那人又道:“我那亲戚倒是不敢去衙门要地,念叨着开荒呢。”兀自道:“希望他能开到好地,不然真吃不上饭不得求到我家来?我家哪来的粮?我家可没地。我婆娘闺女也吃得多啊,我都愁粮食怕是不够。”

    当下话题转移到粮食上,大家伙儿都愁。

    苗县令更愁,愁得脑壳子疼。

    这老天爷赐下恩典,可它怎瞧不见这后头一系列的问题?

    土地,粮食,甚至现在百姓们还没想到的赋税——不然他写信回去活动活动关系调离氿泉吧。

    无声的深深一叹。

    云不飘抬头看他,自以为了解他愁什么。

    “苗大人,你愁粮食?”云不飘想了想:“拿钱去买。”

    苗县令一噎,回她:“哪来格外的钱?”

    市场上流通的钱不是想制多少制多少的,难道给朝廷上书,氿泉不够吃,请朝廷多制钱?

    找砍吗?

    云不飘:“我婶要办作坊,拿作坊的产出去米乡换呗。”

    她又不傻,当然知道得增加商品,她婶早想前头去了。这样一想,果然受过教育的人看得更远。

    给她婶点赞。

    卫启慧:惭愧,我真没想到这个。

    苗县令凝重:“你给我详细说说。”

    很简单呀,就是这么一件事。

    云不飘正要说,忽然不知哪里爆发一声尖叫。

    “我跟你们拼了——”

    又尖又利,像剔肉刀刮在骨头上,各自说得热火朝天的人们忍不住一激灵,整齐划一向发出叫喊的的方向望去。

    隔着墙,看不到。

    苗县令微愣了下,才想起,懊恼——怎么赶在这要紧时候爆发?

    云不飘两眼咻咻一亮,有热闹!

    扔下腕表唰站起,好歹记着自己身份,没跑过去,而是问苗县令。

    “过去看看?”

    苗县令:...我能怎么说,你脚尖都要冲出去了。

    不过当然要去,这可是专门给你看的好戏。

    人群道:“姚大又来要钱了,都合离了,姚大这个无赖,要逼死人吗?”

    有要去看的,有原地不动的。

    苗县令带她过去,自己可是父母官,父母官不就是掺和家务事的嘛。

    这时,就听有年轻女子破了音大叫:“我跟你拼了!”

    然后啊的一声,似乎有什么撞击声,紧接着是个男人气急败坏的怒吼。

    “滚,小x崽子,再掺和我家事,老子打死你。小贱人,这么小就知道勾搭男人,跟你娘一个样,不守妇道——”骂骂咧咧。

    年轻女子:“你敢说我娘,我跟你拼了——啊——琳琅——”

    琳琅?!

    云不飘面色一变,脚下生风,跑过所有人跑到门前,抬脚,哐当——两扇门板倒地,激起一阵灰尘,成功让里头的人暂时停下。

    苗县令:...本来门就开着,非得将门板踹飞是什么个意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