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绑局长舅舅

徐大辉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匪王传奇最新章节!

    第九章 绑局长舅舅

    一

    绺子本来打算压下来,将人马全部拉到艾家窑,大柜天南星经一夜考虑,决定回到一马树老巢去,立刻就走。

    “大当家的,艾……”秧房当家请示,如何处置手上的艾金生,“是带走,还是……”

    “带回一马树。”天南星说。

    “让他提着钱串子吗?”秧房当家的说的意思是,准不准许艾金生带上家眷。

    “不,带他和红眼蒙两个人走,挖血(弄钱)!”

    “是,大当家的。”

    攻下艾家窑审讯时,老家伙艾金生除供出藏在地窖里的大洋外,还供出个秘密,家中所存大洋仅是一部分,大数都寄放外甥陶奎元处。因此,杀仇人给阵亡兄弟血祭时,故意留下艾金生和红眼蒙。

    胡子傍午回到一马树,为了安全起见把艾金生和红眼蒙撂在离老巢很远的地方——押在割乌拉草人废弃的一个马架内,留下秧房当家的带人在此审票。

    “麻溜处理完此事,”大柜天南星对秧房当家的说,“艾金生不听话,狠点儿,他惜命。”

    “是!”秧房当家的领会道。

    安顿下来,马架内审票开始,秧房当家的提审艾金生,说:“艾金生,把你存在陶局长那儿的钱,借爷爷花花。给你外甥描垛子(写信)吧!”

    家破人亡的艾金生知道与虎谋皮没什么好结果,况且身陷魔穴,胡子要什么给什么,保住性命要紧。他哆哆嗦嗦地说:“我听爷爷的吩咐。”

    “你的家底我们清楚,交一千块现大洋,没难为你吧。”

    “一千?”

    “一个子儿不能少,把你的手指头做好价,缺多少就用它补。快描(写)吧!”

    按胡子意图艾金生给外甥陶奎元写了封信:

    奎元吾外甥收阅:

    舅身陷囹圄,家已败落,尚有老小数口,虎口度日,生命攸关。为幸存者免遭殉葬杀戮,速派人送现银一千,系急用。此举吾思再三,重金赎命行之有效,措置得宜,至当不易,万望妥实办理,交银地点方法如下……余言不琐,专此。

    顺问

    日好

    舅金生手书

    秧房当家的叫红眼蒙亲自将信交给陶奎元,强调一遍交钱的具体细节,恫吓道:“如果不按期交钱,撕票。”

    “是,是。”外陋内险且诡计多端的红眼蒙,装出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暗自庆幸派他去送信,离开胡子窝,再也不用忍气吞声苟且度日,恨不得立马就离开匪巢,他说:“大爷,我这就走了。”

    “等一会儿,”秧房当家的把他喝住,让胡子割下艾金生的半片肥厚的耳朵,扔给红眼蒙道:“带给陶局长。”

    艾金生疼得像被杀的猪一样嗷嗷惨叫,捂着鲜血淋淋的伤口,潸然泪下道:“告诉奎元,早点送钱来。”

    “姐夫放心。”吓得屁滚尿流的红眼蒙,包好艾金生的耳朵揣入怀里,像猎人枪口下脱逃的兔子似的,仓皇逃遁而去。

    胡子绑票也不是每每勒索都能成功的,红眼蒙一去没复返。绺子派人送去第二封信,第三封信,艾金生两只耳朵和六个指头被割去,仍然未见陶奎元送赎金来。

    水香大布衫子过来同秧房当家的商讨对策,他说:“红眼蒙再没信儿?”

    “没有,肉包子打狗。”秧房当家的说一去无回。

    “陶奎元……”

    “瞧这架势,不管他舅的死活啦。”秧房当家的分析道,舍命不舍财的票家也是有的,过去的绑票中遇见过。处理的方法,撕票。一无所获放人丢绺子面子,这个口子不能开,他说,“要不然跟大当家的合计一下,看怎么办。”

    “唉,吐陆陈了。”

    “大当家的……”秧房当家的问是什么病。

    “老病,翻。”

    “哦,咋又犯啦。”

    “踢坷垃着了凉……这回比较重。”

    秧房当家的想起上次犯病,说:“祁小姐不是会挑翻吗?”

    “挑了,见轻,可没好利索。”大布衫子说。

    从艾家窑回来大柜天南星就病倒了,症状还是跟白狼山那次症状一样,他说:“又是翻。”

    “大当家的,叫祁小姐过来吧。”大布衫子说。

    “嗯。”天南星同意。

    “我去叫她。”大布衫子说。

    水香来到小顶子住处,她正摆弄子弹壳,他说:“小姐喜欢米子?”

    “米子?”

    “子弹。”大布衫子解释道。

    小顶子说她喜欢枪,并说:“大当家的能给我一把枪吗?”

    大布衫子未置可否。目前大柜尚未做出安排她的决定,她身份还是票,有给票一把枪的吗?当然,给她枪也不担心她做出破格的事情。水香观察一段时间,祁小姐不是危险人物。他说:“大当家的病啦。”

    “啥病?”

    “还是上回你治的病。”

    “翻?”

    “翻。”

    小顶子准备跟水香去大柜的住处,她问:“上次使(用)的银针还有吧?”

    “有,你没让扔我没扔。”

    “走吧!”小顶子说。

    二

    这是被胡子带到一马树匪巢后第一次走出屋子,接触的人双口子,他每天按顿数来送饭。胡子马队去攻打艾家窑,没留下几个人,老巢陡然肃静起来,听不到马打响鼻的声音。双口子就借送饭的机会,多在她的屋子待一会儿,这是她希望的。她问:“大当家的打算怎么处置我?”

    双口子苦笑,因为他能猜到。大柜睡过一个女人叫柳叶儿,他们好像有了一个孩子,住在纸房屯。是否喜欢她不知道,喜欢面前这个祁小姐是肯定的。如何处置,迹象表明要娶她做压寨夫人。猜测的东西不能说,她无论怎么问都不说。他回答:“我不知道。”

    “知道你也不说。”她说。

    “随你怎样想。”

    “过去你们大当家的娶过压寨夫人?”她问。

    双口子还是三个字不知道,她不为难他,没再继续问这个话题。她说:“他们出去……”

    “踢坷垃。”

    打家劫舍是胡子主要活动,小顶子没觉得惊奇。她想到什么问什么:“你们绺子好像没有二柜。”

    “有。”

    “没听你们叫。”

    双口子说水香就是二柜,只不过没明确叫而已。绺子里四梁晋升要依座次,三爷大布衫子晋升二柜二爷想当然,他在绺子的地位、威望——此前他是亮子里花子房的二掌柜(二筐),率领几名乞丐靠窑到天南星绺子,凭赏也坐上二当家的交椅。当时大沟子还活着,他只能等待候补。二柜大沟子在一次警察追剿中毙命——应该做二柜,绺子里的人都不清楚为什么天南星没宣布,大布衫子职务还是水香,大家还叫他三爷,行使的是二当家的权力。

    “你们有三爷,没见二爷。”

    “三爷和二爷是一个人。”双口子说。

    小顶子迷惑,无法理解胡子的这句话,两个人怎么是一个人?双口子不肯给她多解释。走出屋子,她问大布衫子:“你是三爷还是二爷,咋回事?”

    大布衫子笑笑,没回答。

    一马树胡子老巢大柜的卧室透着匪气,比白狼山的窝棚阴森。狼皮以外装饰物还有一张黑熊皮,被做成标本,活灵活现地卧在门口,像是一只冷眼看家狗。

    “不好意思,又找你。”天南星破天荒地客气,他对谁都没有这般客气,土匪大柜心里天下人人都亏欠他的,怎样对待他好都应该。歌谣:“天下第一团,人人都该钱,善要他补给,恶要他就还。”

    小顶子眼里天南星早不是土匪头子,而是一个像郝大碗那样的男人,而且还是对自己有意思的……想到他足以使自己心奔马一样。她说:“我们开始扎痼。”她掀起被子,他露出赤光的屁股,那几个紫色的血疱像熟透的葡萄,水亮水亮的。她说:“需要挑开。”

    “挑吧!”

    “喝口大烟吧。”小顶子在灯火上烧银针,怕他疼才这样建议道。

    “不用。”天南星要硬挺,不使用麻醉的东西。

    心疼占据小顶子的心里,她望一旁帮忙的大布衫子,请他去劝大柜。他领会劝道:“大哥,靠熏(吸大烟),差以(有所减轻)疼。”

    “没事儿,”天南星拒绝,他说,“挑吧!”

    小顶子见过刚强的人,天南星这样的人还没见过,心里复杂有些怯手(不敢下手),迟疑片刻,将银针刺向血疱,扑哧一股浓黑的血溅出,再看胡子大柜嘴咬被当头(被头),一声不吭。

    三只血疱挑破,小顶子娴熟地处理创口,对大布衫子说:“抹明矾,不如抹大蒜汁效果好。”

    “绺子上没有,我叫人去弄。”大布衫子说。

    “暂时用明矾吧,弄到大蒜再重新抹。”小顶子目光扫遍大柜的房间,说,“屋子发阴,也有些潮。”她说这样环境易起翻,“多烧些火,开开窗户门,通通风。”

    “哎。”大布衫子闻到霉味儿,小半年未住人未走烟火,空屋子潮湿,“祁小姐,大当家的还需注意什么?”

    “哦,这病除了怕凉怕潮,还有心情,不能忧郁……”

    她俨然是经验丰富的医生,更是一个细心关怀人的女人,这些使胡子大柜的心晒了太阳那样温暖,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阳光照耀。他这一时刻萌生念头:将她永久地留在身边,做压寨夫人。

    “能弄到獾子皮吗?”小顶子问。

    大布衫子一旁说:“做什么?”

    “弄到獾子皮最好,貂皮也可以。”她说,“我给大当家的缝个小垫子,睡觉时铺,骑马时也可以垫在鞍子上,暖和着就不至于得此病了。”

    胡子大柜屋子有狼皮、黑熊皮,绺子上其他人手里也有一些皮张,狗皮猫皮兔子皮,很少有獾子皮,貂皮就更少见。白狼山里有两种獾子,体大的狗獾和人脚獾,要弄到它必须进山。捕貂则又是一个惊险行当,俗称撵大皮,有一首民谣——出了山海关,两眼泪涟涟,今日离了家,何日能得还?一张貂皮十吊半,要拿命来换——唱出猎貂的艰辛。貂皮仅次于虎皮属贵重之物,不易获得。

    “也能淘换着,只是得容空。”大布衫子说。

    翻挑了疼痛减轻,彻底好还需调养数日,天南星有了血色脸比先前好看得多,他频率很高地在小顶子身上踅(暗中用眼瞟),她感到有一道目光闪电那样掠过,每每经觉出它热乎乎的。

    大布衫子注意到天南星的目光,暗中观察投射出去后她的反应,有一条暗河在大柜的房间流淌,自己变成河边一棵毫无意义的青草,没必要待下去,将空间都留给河水,他借因由道:“祁小姐你再好好给大当家的看看,我去踅摸(寻找)獾子皮。”

    三

    躲出去的人和看明白躲出原因的人,彼此都不用说破什么,屋子只剩下两个人时,他们倒沉默起来。河水酝酿进入另一个季节。先前如果是春天的河床,窄流、干涸流泻不畅,此时跨入夏季的汛期……天南星终于开口了,他说:“有两条路你选择,做压寨夫人和回家。”

    “没有第三条?”

    天南星惊讶,她怎么还要什么第三条路,不愿做压寨夫人,可以选择回家啊!倒是要看看她的第三条路。他问:“说说你的第三条路听听。”

    小顶子没立刻回答,不是没想好是不好回答。大柜说的两条路她都想走,做压寨夫人她跟他在一起,这种想法有了,日益增强。那她为什么还迟疑呢?有一个弯还需转过来,做天南星的女人她愿意,做土匪头子的女人她不愿意,心里排斥压寨夫人这个词汇;进匪巢数日,父亲营救未果泪眼汪汪地离开,回家同父亲团聚,她又犹豫什么?父亲临离开时说警察局长要娶她做姨太,这是她不愿马上回家的原因。第三条是一种折中,她说:“我不做压寨夫人,也不回家,留在绺子里。”

    “噢?”天南星惑然。你不肯做压寨夫人,放生回家你还不愿意,留在绺子里做什么?

    “我想加入绺子。”

    语出惊人。天南星绝没想到她会有如此想法。不可行的怪想法,目前绺子还没有女人,清一色的男人。

    小顶子的选择体现了这个女人的聪明,不做压寨夫人并不意味不做天南星的女人;此刻回家,难逃被警察局长纳妾的命运,此刻不回家不等于将来不回家,留在绺子当上胡子乃缓兵之计,一切都看发展,她需要时间。天南星为她着想了,劝道:“你还是回家吧,绺子不合适你干。”

    “怎么不合适?”

    “你见到绺子里有女人吗?”

    “你们绺子没有,不等于没有女人当胡子,三江有名的一枝花,还有旋风,她俩都是女子。”

    事实无可辩驳,天南星一时语塞。旋风女扮男装,统领百十人的大绺子,威震三江;一枝花单搓名声也很大。

    “我要是能当上……也报号。”小顶子描绘做土匪后自己也报号,而且想好了,就叫大白梨。母亲李小脚最喜爱的美味,父亲也喜欢,既然他们都喜欢何不报此号,同警察局长赞美她是大白梨不谋而合。巧合的东西就是故事,所有的故事都离不开巧合,至少我们故事中的人物铁匠女儿小顶子是这样。

    “祁小姐,你还是回家吧。”天南星劝道。

    “我不走。”她倔犟道。

    天南星检讨自己,说当初就不该跟你父亲寻仇,不该把你绑上山,这不就害了你吗!他说:“回家去,同你父亲团聚,过太平日子。”

    “你希望我给人家当姨太?”

    天南星一愣,怎么冒出这么句话。

    “陶奎元看上我,逼我嫁给他做姨太……”小顶子和盘托出,她说,“警察局长得罪不起,他看上谁家女子不嫁根本不行,找你毛病,祸害你。”

    她所言是事实,天南星承认,小百姓拒绝警察局长提亲,恐怕没有好日子过。他说:“既然你不想回家,暂时可待在绺子。”

    “那我入伙的事?”

    “女子挂柱(入伙)我们绺子没有先例,你先等等,我跟弟兄们商量一下,看可不可以。”天南星说。

    “行,我等,你们抓紧商量。”

    天南星宣布道:“从现在起你再也不是票了,作为我的客人,不,熟麦子,自由活动。”

    “谢,大当家的。”

    天南星望去意味深长的一眼,然后说:“走出绺子回家,一定告诉我一声。”老巢外围至少还有三道防线,外人进不来,里边的人也出不去。秧房当家的羁押艾金生的地方属于最外围的第三道防线内,方便跟票家来往,又不能暴露老巢位置。

    “我不回家。”

    “不想你爹?”

    “想有什么办法,见不到他,我不能离开这里,说不定警察就在家门口等我出现呢!”

    天南星说你真想见你父亲一面我有办法,派人接他来绺子。她说:“那样是不是太麻烦你们,还是我找机会回家看望爹。”

    天南星没坚持什么,祁小姐不肯离开绺子是他所希望的。不愿让走的人没走,而且还是自己主动要求留下。

    “大当家的,”大布衫子进来,手里拿块獾子皮,确切说是一只抄袖——皮制圆筒,冬天用来暖手——递给小顶子,“纯獾子皮的,拆了给大当家的做垫子吧。”

    “好,我拿回去拆。”小顶子告辞。

    她走后,大布衫子说:“陶奎元不肯赎票,艾金生怎么办?”

    “嗯,陶奎元怎么想的呢?”

    “我看有必要去摸摸他的底……”大布衫子说。

    天南星想想觉得有必要。轻易不能放弃勒索,艾金生交代放在陶奎元手里的钱不少,他为贪得那笔钱可以不顾舅舅性命,一定逼陶奎元拿出来。他说:“派个准成的人去亮子里,稍听(打听)……”

    “我亲自去。”大布衫子说。

    “也成,”天南星同意是有一件事委托他去做,“去趟祁家炉,见到祁掌柜的就跟他说小姐自由了,可以随时领她回去,来看她也行。”

    “哦,大哥允许她离开?”

    “她坚持不回家,撵都不走。”

    “为什么?”

    “陶奎元要娶她做姨太,她不肯……”事情的来龙去脉天南星讲了一遍。

    四

    祁二秧子怀揣骰子进山,他想得很天真,跟胡子大柜再赌一次,有可能赢回来女儿。他现在无心打铁也不想再打铁,赢不回来自己重回赌桌上去,寻找第三次机会,终有一天再跟天南星过手,只有在牌桌上才有赢回女儿的可能,否则永远没机会。

    祁家炉经营到此,如果说牌子没摘,做出的铁活儿还打上“祁记”的话,也是徒弟在经营,自己全身退出,甩手当家的多数时间是甩手,精力投向赌桌,一个赌徒走回昔日老路。

    进入白狼山容易,找到天南星绺子并非容易。进山时胡子给戴上蒙眼,走的哪条路不清楚,更说不准匪巢准确地点,尽最大努力也就接近匪巢的那座山。往下,他是一只无头苍蝇,乱飞乱撞,一天找不到就两天,有的是时间消费。携带的干粮——小米面煎饼够吃上十数八天,山里不缺水,泉眼、控山水、溪流、河沟……渴到一定程度露水、植物汁液均可以解渴。

    一定找到天南星!祁二秧子这个决心蛮大,他不跟他赌一场死不瞑目。输给谁他都心服,只输给胡子大柜心不甘,赌,你不跟我找你缠你赌,非赌不可。不想让谁找到的胡子就像白狼山中狡猾的松鼬,藏身的地方隐蔽不易被找到。祁二秧子恒心找到天南星绺子的老巢,因为来过,相信通过回忆一些细节找到它。当时蒙着眼睛,鼻子还好用,嗅到老巢附近有一条溪流的味道,湿润的空气中有樟树好似幽兰的味道。香樟树在白狼山不多,成片生长更是少见。

    香樟树是一条线索,找到它离匪巢就近了。山里吹着西风,没闻到幽香,说明不在西边,路是东西向,他往东走去,听见流水声音,眼前一亮,见到一条淙淙小溪流。记得那天走到此处,一个胡子说:咦,有条顶浪子(鱼)!另个胡子说:瞧花搭眼(模糊)了,这么清的水哪儿来的顶浪子,尖条子(蛇)还差不多。祁二秧子走近溪流,的确如胡子所说,水清澈见底,这种水被称为瘦水不会有鱼,如果生长在这种水中吃什么?

    匪巢离此处不远了,记得过了小溪很快就到了。祁二秧子没有沿山道走下去,他记得那天过了溪流路异常难走,脚下荒草缠结,磕磕绊绊行走艰难,显然撇开小道拉荒走,他摸索着走下去,过了一片黄菠萝树林,惊喜见到香樟树,肯定没有走错,匪巢一定在附近。令他生疑的是,该遇到外围站岗的胡子,老是没人拦截不对劲儿,说明没走入胡子的领地。绺子的暗哨安排得很远,只要外人进入早早地发现,不可能叫你靠近。怎么回事?自己目标不明显没被发现,为引起注意,他放开嗓门唱歌,唱赌博《十二月歌》:

    正月里来正月正,

    音会老母下天宫,

    元吉河海把经念,

    安士姑子随后行……

    没有人出现,林子间的回声还是十二月歌,近处树间一只猫头鹰被惊飞,落入一棵更高大更茂密的山杨树枝丫间。故意唱歌给胡子是听见不肯出来还是没听到?或是附近根本没有胡子。难道找错了地方胡子老巢不在这一带?他坐下来歇一会儿,想想还朝哪个方向找寻。一直走去,穿过香樟树林再说。

    终于见到熟悉的一片树林,他清楚地记住一块石头,下山时胡子在此去掉了蒙眼。天南星老巢肯定就在附近。祁二秧子坚持找下去,果真见到窝棚和马架,并没有人。

    胡子走了?他缓过神来,明白发生了什么。眼前只是一个空巢,胡子已经挪窑。小顶子呢?他首先想到女儿。关押她的窝棚门敞开着,一只狗獾从里边跑出,可见多日不住人了,不然獾子不敢擅入窝棚。

    小顶子你在哪里啊!祁二秧子心里凄怆地呼喊。山石树木板起冷漠的面孔,它们不去安慰一个父亲,发出奇怪的声音嘲笑。祁二秧子伤心落泪,哭给老天看,没有获得丝毫同情,阴郁地歧视。

    “祁掌柜!”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铁匠铺掌柜一跳,见鬼了吗?哪里冒出一个人来?祁二秧子惊诧。

    “祁掌柜!”来人走近,还是一个熟人,三江县警察局的警务科长,绰号冯八矬子,“扑了空?没见到闺女?”

    祁二秧子吃惊,警察怎么在这里?他怎么知道自己来找女儿?他从哪里来?提前来到这里还是跟踪而来?疑问青草一样连成片。

    “事先没跟胡子大柜约好见面,还是他故意躲你?”冯八矬子问。

    回答警察特别是警务科长的问话要斟酌、小心,他来这里做什么?像是什么都清楚。女儿小顶子的事警察知道不是好事啊!祁二秧子说:“我没白冯科长的意思。”

    “颠憨(装糊涂)!”

    “我真没明白。”祁二秧子说。

    “唔,真没明白?”

    “是没明白。”

    冯八矬子阴阴地笑,说:“你跟天南星勾搭连环别以为我们没掌握,祁掌柜,你颠儿颠儿的(欢乐地跑来跑去)往山上跑,想给胡子大柜当老丈爷吧?”

    “冤枉我了,冯科长。”

    “冤枉?”冯八矬子说,“祁掌柜你千万识相点儿,陶局长看中你家闺女,你却把她抵当给胡子头……”

    “话可不能这么说,冯科长,我们小老百姓可承受不起。”祁二秧子心里害怕,警察的话说得很白,说自己把女儿暗中送给胡子大柜,如此定性问题就严重了,争辩道,“胡子绑架了我闺女。”

    “绑票?你报案了吗?”

    “没有。”祁二秧子不得不承认。

    五

    胡子绑票经常发生,处理方法赎票私了,遭绑票不去警察局很正常,可见人们并不都信任警察。冯八矬子可不相信铁匠铺掌柜的话,你闺女不是被胡子绑票,躲茬不肯嫁给陶局长借口而已。他说:“跟我说这些没用,回局里跟陶局长说去吧,走!”

    铁匠不能反抗,警务科长腰别着手枪,乖乖跟他走,回三江县城去。冯八矬子跟踪祁二秧子是受陶奎元的指派。警察局长说:“八矬子,你得伸手啦。”

    “噢?”

    “祁二秧子跟我玩心眼子……”陶奎元说他打算娶祁铁匠的女儿,徐大明白去说媒,“铁匠躲三藏四,又传出他闺女被胡子绑票,咋那么巧?你亲自去调查。”

    “祁铁匠不缺心眼吧?”冯八矬子意思是攀上局长亲戚打灯笼难找的好事,祁二秧子该是爽快同意。

    “耍钱弄鬼的人有傻子吗?”

    祁二秧子赌徒出身,缺心眼的人当得了赌徒?可是他为什么不积极这件事?陶奎元想想是铁匠瞧不起自己,阻挠这桩婚姻,甚至跟胡子勾结……动用心腹冯八矬子,放下手里的活儿去调查。

    冯八矬子经过秘查,确定祁小顶子确实在胡子手上,找到天南星的藏身处并非容易,盯梢祁二秧子,他不可能不与胡子大柜接触,于是尾随铁匠到白狼山来……带回来祁二秧子,冯八矬子遵警察局长命令,直接送进牢房,警察局大院内一间秘密牢房,专门关押重要人物,铁匠铺掌柜算什么重要人物?他享受此高规格待遇,是陶奎元对铁匠的特别关照——亲口问他嫁不嫁女给自己,不给就整死他。

    “冯科长,我犯了什么法?关我蹲小号?”祁二秧子问。

    “祁掌柜别急,你会明白。”冯八矬子说完离开秘牢,他来到局长办公室,“陶局长,人弄到号子里。”

    “好。”

    “局长什么时候去见他?”

    陶奎元现出得意,一只蟋蟀抓来放到罐子里,慢慢地把玩,他说:“哼,憋性子(迎亲的队伍回到男方家,并不是马上进门,而是把喜轿关在门外,俗称“憋性子”,意思是把新娘的性格憋得柔顺些。)。”

    “祁铁匠是需要憋憋。”冯八矬子附和道。

    “皮子也紧啦,需要熟熟。”陶奎元说。

    局长的意思很明确,熟皮子也称硝皮子,一种古老的工艺,意思就是把刚剥下的牛羊皮子鞣制。引申为教训、惩罚,也叫开皮,总之是打一顿的意思。

    “啥也别说,就是胖揍!”陶奎元说。

    “我明白。”

    “别一下子弄死他。”警察局长讲出原则,“到最后不听话,再面了(整死)他。”

    “哎。”

    警察搞体罚轻车熟路,局长定下的蹂躏尺度,冯八矬子分寸掌握好,开了皮子还留一口气。他指使两个打手,拉出来祁二秧子叮咣一顿揍,什么都别说,打完往牢里一塞。

    劈头盖脑就是一顿蔫巴揍,祁二秧子爹一声妈一声地叫唤,问警察为什么打他,打手不说话就是打——熟皮子,原始的方法用草灰泡水后,把晒干的皮子“烧”熟,再把皮子阴干后皮子弄软,毛在皮子上也就比较结实了。后来硝皮子,羊皮、狼皮、鼠皮、猫皮、狗皮、兔皮、黄鼠狼皮、狐狸皮各种生皮经过硝制后,洁白、柔软、美观富有弹性,保温好,可长期存放。警察熟的是人皮,不用草灰和硝,皮鞭子蘸凉水,简单而经济,祁二秧子的皮子熟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妈的,官报私仇!”祁二秧子想明白骂,用词不十分准确,官报私仇是借助公事以泄私愤,陶奎元泄私愤乱用公事。骂伪满的警察的歌谣多如牛毛:例如,警察官,是洋狗,拖着尾巴满街走。东闻闻,西瞅瞅,不见油水不松口。叫洋狗,你别美,日本鬼子完了蛋,坚决把你打下水,砸碎狗头和狗腿。此刻,警察在铁匠心里不只是一条普通的狗,是一条疯狗!身上的伤疤疼了一夜,他不住嘴地骂了一夜,秘牢在警察局大院的旮旯里没人听得见,呻吟的变成这个样子:哎哟!我操你妈警察狗,疼死我啦,操你……咣啷一声铁牢门打开,惊醒刚刚眯(睡)着的祁二秧子,他睁眼见到皮靴,顺着皮靴往上看,见到一张熟悉的脸。

    “祁掌柜,想明白了吗?”冯八矬子问。

    “不知道你们要我想什么?”

    “噢,皮子还是没熟好,还得继续熟!”冯八矬子说完掉头要走,被祁二秧子喊住:“冯科长,你们要我做什么说出来,不能啥也不问就是揍。”

    “一宿工夫你没想明白?”

    “没有。”

    冯八矬子说:“你赶紧说什么时候找回小顶子。”

    “胡子绑走她,我哪里找去啊?”

    “哦,找不到,还得挨揍!”冯八矬子冰狠地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