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孤女该被欺负?

飞尔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穿成炮灰表妹最新章节!

    今天俞蕾并没和庶表姐章璟一道儿。

    自从亲表姐章莹月前停了闺学在家中学规矩绣花备嫁开始,俞蕾在闺学里还没单独行动这么长时间过。

    可章璟要学的是琴道,她要学的却是食理,两个学舍分处闺学房舍两端,是断不能一道行动的。

    不出意外,章家长房嫡女章珏好巧不巧就挡在俞蕾下学归来的路上。

    俞蕾有心不理她,可章珏却斜跨一步伸手拦她:“俞蕾,怎么见了族表姐也不行礼问好?”

    俞蕾做了几个深呼吸,皮笑肉不笑的胡乱行了一礼:“族表姐好。”就要离开,却被章珏身边的几个族姐妹团团围住。

    “俞表妹别走啊!我们珏姐儿屈尊纡贵和你说话,瞧瞧你这畏缩的样子,啧啧,走出去真是堕了咱们章家闺学的名声!”一个身材高壮的章小姐将俞蕾来路也堵上。

    “就是说嘛,吃着咱们章家的,用着咱们章家的,和你说几句话都躲三躲四,倒像我们要吃了你似的。”说这话的章小姐相貌平平,一双三角眼狠狠的在俞蕾白瓷般的鹅蛋脸上剐了几道,恨不得换过来才好。

    俞蕾又深吸了一口气。

    她真的不想和这些见识浅薄的小丫头片子撕逼啊魂淡!

    正当俞蕾想着应该继续装作木木呆呆的样子让她们过过嘴瘾就好,还是像几年前一样放声大哭招来夫子解围,却见那后开口的章小姐又开口说话了:“没爹没娘没教养的就是上不得台面,小门小户小家子气,也就配和个奴婢肚子里爬出来的庶女天天腻在一块儿。”

    这姑娘声音又尖又利,嘴皮儿又利索,噼哩叭啦说完了才发觉不对,心虚得看了那高壮章小姐一眼。

    骂人骂到队友什么的,也是醉了哈!

    俞蕾心里吐着槽,脸色却变得不好看了。

    刚刚她骂什么来着?没爹没娘没教养?小门小户小家子气?奴婢肚子里爬出来的庶女?

    不知怎么,俞蕾想起了她自己的亲爸妈,而后又想起了穿到这具身体里,被姑父一家收养后,姑姑对自己的悉心教导和抚养,还有两位表姐无私的分享本属于她们的衣食用度却不见怨怼,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俞蕾不管从哪个层面上讲,都是个没根没基的孤女没错啊!可谁说孤女就应该被欺负!

    “这位表姐,请慎言!当今周太后虽然年少失怙,可教养规矩、女红诗画都是天下第一,就连先帝和太皇太后都对她赞誉有嘉,夸她‘贞静娴淑,温良敦厚’;周太后待家中庶妹也是极好,常年助养早逝庶妹的子女,多方关照,又有谁说周家家教不良?无论是嫡子女,或者庶子女,不都是家中长辈的子女?本就一奶同胞,又分什么高低贵贱!”

    俞蕾比三位章家小姐年纪都小些,身量未足,被姑父家收养前是在田间地头过得风吹日晒的农家生活。原本看着黑瘦,谁知进了城一将养,竟将黑皮慢慢蜕去,露出清丽五官,整个人如同一只白瓷小瓶般焕发出青春少女的光彩。

    这一番话说得清楚明晰,微仰着头的少女脸上似乎都有种圣洁高华的味道,让章氏三女不由一愣。

    章珏最先反应过来,她俏脸微怒,皱眉说道:“牙尖嘴利……大妞!教训她!”

    那高壮章小姐却迟疑了一下,才抬起手来,嘴里看着章珏的眼神里有询问也有恳求:“珏姐儿,这……这样好吗?”

    章珏本来只想给俞蕾一点言语羞辱让她难堪,可没想到俞蕾反驳起来嘴皮子比她的拥趸还利索,偏她字字句句都占了家国大义,又语涉贵人,让她反驳不得,正在气头上,哪儿会琢磨大妞这反常言行背后的含义?当下将尖俏下巴一扬:“出了事我自然替你担着!”

    大妞咬咬下唇,想到自家姨娘的嘱咐,和违抗章珏的意愿带来的后果,狠了狠心将宽厚的大手拍到俞蕾肩上。

    尽管大妞已经因为复杂的原因手下留情,瘦小的俞蕾还是被拍飞出去数步,正好撞在正对面的章珏身上。

    “哎哟!”章珏没想到大妞的第一掌就把台风尾扇到了自己身上,气得双手乱抓,“你们两个是死人呐!快把她弄开!”

    俞蕾有了章珏做肉盾,倒没摔痛哪里,方才她故意使了个巧劲,拿脑门儿狠狠顶了章珏一下,这会儿估计章珏胸腹上已经青黑了一大片,一会儿有得她痛的!

    于是俞蕾就顺势被两个姑娘拉了起来,用力甩开大妞抓得不甚紧的右手,正想找机会脱身,却见左边一只带着金钏儿的小手呼扇过来,她将头一偏,那巴掌没打中正脸,但也被擦到额角,鬓发还被金钏儿挂掉了一缕,扯下几大撮。

    嘶!头皮儿该流血了吧?俞蕾觉得发间额角带着脸颊上方开始发疼发热,该是红肿起来了。

    这具身体倒是生得一身好皮肤,白皙细腻,光洁如瓷,就是太容易显伤。

    “大妞!你发什么愣呢!”

    “哦哦……”大妞被章珏和章玫双双盯着,手下也不好再留力,便将俞蕾抓了个死紧。

    眼看自己再也挣脱不得,俞蕾正准备祭出她的一百零一招:号啕大哭,就听不远处传来一道年长而威严的男声:“你们在干什么!”

    章珏早已站起身来,闻言心中一惊:山长怎么来了!

    章玫和大妞忙将俞蕾放开,三女齐齐退到一旁,只将俞蕾留在另一边。

    却是章家族学的山长,不知为何今日来了闺学里,将此事看个正着。

    这族学中的山长是上任族长的亲生弟弟,名岑,在族里学问好,为人最是严谨不过,章珏虽然是现任族长的嫡女,见到他心里也发怵。

    “伯祖父。”见章岑走近,三章齐齐行礼。

    俞蕾连垂到肩头的散发也不抿,也墩身行礼:“俞氏十七见过山长。”

    章岑看也不看她,先缓了几分脸色让三章起身,而后随便训了几句“不可淘气”就将她们打发走了。

    刚才还嚣张得威风八面的三女像受了惊的兔子一般快步离开了,只有大妞回头看了一眼。

    章岑冷眼看着眼前维持着行礼姿势的俞蕾,暗叹了口气:“免了。”

    俞蕾老老实实站好,垂眸不语。

    此时她脸上的伤已完全显了出来,额边眼角红肿了一大片,青丝微散,衣衫皱起,十分可怜。

    章岑本有几分怜意,见她不言不语,心下有气,冷哼一声道:“以寡敌众,不自量力!”

    俞蕾面上却不急不怒,也不辩解。

    章岑思及她身世,知她孤苦,若是自己不自强自立,怕是连个丫鬟都弹压不住,当下也灰了要敲打她的念头,摆摆手让她自去。

    俞蕾原本看章岑单留她下来,是要和闺学的负责人胡姑姑一样敲打她:一介孤女,有幸在章家闺学里附学已是祖上积德,别再惹事生非,令人生气。此时方才知道这位章岑不是个迂腐狭隘的,这才真心实意的行了个礼自去了。

    章岑人老成精,哪会不晓得这小姑娘心里的弯弯绕?他哭笑不得的看着俞蕾明显明快起来的样子小步走开,心下倒也生了几分真心。

    这样的姑娘,怎么不生在他们章家呢?

    胡姑姑此时方才从后头赶来:“山长,天气渐凉了,你出门怎么不带个小厮好伺候茶水添衣?”说着将一件大氅仔细加在章岑身上,抬头一看他脸色有异,忙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歇息会儿再走?”

    章岑摇摇头:“不必了。只是有感而发罢了。”

    胡姑姑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细长:“孩子们都下学了,自然是清冷些的。”她却是以为章岑一个老人看不得渐渐萧瑟的空荡荡的秋园了。

    章岑也不辩驳。

    这胡氏女若是真有她自以为的几分聪明,当年就不会入不了自己家门了。

    想起自己早逝的儿子,章岑心中有了几分真的悲恸。

    “山长?”胡姑姑像是女儿看着父亲一般看着章岑,她不明白,方才还有几分人气儿的老人,为什么现在如冬日里的石头一般,她有些害怕。

    “嗯。无事,胡氏你若无事,便陪老夫走一走吧!”

    “哎!”胡姑姑喜不自胜。

    当年她自诩文采**,女中名士,虽然出身低了些,但也绝不嫁庶子。

    抱着这种偏执的想法,对于章岑庶子的追求百般刁难,立志嫁给嫡子。只是造化弄人,终落得两厢成空。胡氏心灰意冷,便梳起了妇人头,说是为章岑庶子守望门寡。

    别人不知道内里详情,只当胡氏女三贞九烈,情深意重,经历丧子之痛的章岑却冷眼旁观,丝毫不为其所打动。

    就连那庶子的亲母姨娘都觉得他过于冷硬。

    不过为着庶子日后有香火供奉,章岑还是默认了胡氏女的行为,前几年更是依着老姨娘的哀求,为胡氏女过继了个旁支的庶子承嗣。

    罢了,逝者已矣,活着的人总要过得鲜亮,方能以慰其在天之灵。

    “那俞十七,就当普通姑娘待着吧,勿要令人为难于她。”临出门前,章岑还是对着胡氏提点了几句,“能做到吧!”

    胡姑姑心中一惊,忙堆了笑应了:“哪儿的话,那俞十七虽不姓章,但进了咱家闺学,儿媳自当是一视同仁的。”

    章岑随意点了点头,登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