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情浅薄义情人泪(7)

花晓同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我们都曾疯狂爱过最新章节!

    我觉得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就很坦诚的说是。

    “晚上舒总会来揭牌吗?”

    “会啊,流程表上不都有他的名字嘛。”

    “哦对呢,我就顾着跟你聊天,还没来得及看流程表。”

    跟着记者又乱七八糟的跟我瞎聊了会,也不知道是不是对她那种莫名的好感和亲近感,觉得问的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可以聊得话,也从来没想过这次聊天会有什么问题。

    开幕仪式,舒岳阳做为投资人,和LS旅游局的领导共同揭牌。

    站在聚光灯下的舒岳阳光芒万丈,好多女生都在议论他帅气的外表和气场,花痴嚷嚷着好帅的不止一两个。站在我身边的有两个歌手在那议论着,说:“原来他退出去,自己当老板了啊,还是那么帅呢!”

    “是啊,真没想到他竟然是天驰的BOSS!”

    “你记得那时候我们去黑子,是有多迷恋他啊,后来他不在黑子了,我们还伤心得哭了一场。”

    “唉......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听到他唱歌。”

    “肯定没机会了啊。”

    他们聊得内容比台上那领导讲话还要精彩,都是舒岳阳以前在黑子的传奇事件。什么以前在台上一言不合就要摔吉他啊,什么狂拽酷炸天了啊,什么从来都不会正眼看女粉丝一眼啊。

    总之,舒岳阳十年前在黑子,红的程度应该超出了我的想象。

    后来离开肯定也是跟马小研有关,包括跟家里断绝关系,我想跟这些七七八八的事都有关系。

    开幕式后有很短暂的记者提问时间,刚才跟我闲聊的记者举手被主持人抽中,她站起来接过话筒说:“我想请问舒总,十年你从不碰音乐项目,今年忽然做LS之星,是跟十年前您女朋友的去世有关,还是因为其他女生呢?”

    原本站在台上的舒岳阳,虽然是冷漠脸但好歹也挂了点笑容,但是这个记者的话刚问完,他直接黑着脸毫不客气的反击她:“你是哪个媒体的?”

    “我是XX杂志。”

    舒岳阳回头目光犀利的环视了一圈现场,质问:“这种野鸡杂志,是谁邀请来的?”

    “舒总......”

    “LS之星是个很严肃的选秀活动,我们拒绝媒体采访时问任何私事,我希望我们其他的记者朋友,相互尊重和理解一下。”主持人在旁边赶紧插话,示意这个记者坐下换个人问。

    想起自己刚跟她有闲聊,我吓得一头的冷汗。

    舒岳阳的目光随即转到我的身上,直接把话筒给主持人,说:“我还有事!”

    说完,舒岳阳阔步从侧面走去了后台,跟着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来舒岳阳就沉着声音让我去后台。我心虚的赶着过去,在一个小小的化妆间里,舒岳阳坐在镜子面前黑着脸。

    “我......什么事?”

    “那个破记者,你找来的?”舒岳阳没有回头,从镜子里凶巴巴的盯着我。

    “不是。”

    “那你跟她那么起劲?”舒岳阳隐忍着即将要爆发的情绪,咬了好几下腮帮才质问我:“她问的那些,也是你想要知道的答案?”

    我觉得舒岳阳简直是莫名其妙,我跟记者聊了会她问个问题,怎么就给栽到我的身上来了。我语气也不是很好的说:“不好意思舒总,我没那么八卦和好奇,你为什么办LS之星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不八卦?你他妈的不八卦,跑去我房间翻什么翻?”

    开业前几天的压力本就大,也没怎么休息好,情绪状态自然也不好,听着舒岳阳这么一说我是真的生气,也跟他嚷嚷着说:“我什么时候去翻你的房间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去翻了?”

    “你他妈别跟我横!”舒岳阳如果不是气到了极点,他一般是不会乱这么飙脏话的。

    可是我也生气啊,你自己喝醉酒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泡在浴缸里差点死掉,我好心翻进去把你给救了,别说感谢我吧怎么还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儿,都栽到我的身上呢?

    “我哪儿敢啊,行,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是我翻进去把那些照片弄进水的,是我给你浴缸里放满了水想要把你给淹死行不行?”脑子一着急说话也是口无遮拦,说完气匆匆的就准备出去。

    因为海选顺序抽签的时候,我抽到的时间大概是今天晚上10点左右,我还想去平复下心情准备准备。

    舒岳阳噌地一声站起来,拉住我的手往回拽,刚好旁边放着舞台上的道具有个尖尖,就从我的脸上哗啦一声,给划了下去,我立即感觉到脸上润润的,伸手一摸出了好多血......

    “我警告你,你他妈的一天到晚再瞎作,我真不会管.....”

    见到血的我,情绪顿时就更加崩溃了,挣扎着要他松开手打断了他说:“随便随便我随便你啊,你爱管不管,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啊,反正我也拿你没有任何办法!!”

    舒岳阳站在我的左边,我是右边的脸被划着的,他并没有看见我受伤。直到血都滴到了地上,他才把我转身过去面对着他,问我:“这怎么回事?”

    “你别管!”他松开我的第一时间,我自然是往外跑。

    舒岳阳追着出来,我越是跑得飞快......

    在附件医院去处理时,才发现那个道具尖锐的东西上有铁锈,那么哗啦着下去口子特别深,医生为缝了好几针。从医院出来我特别郁闷,眼看着就要上台现在却破了相,等下上去不把人给吓死才怪!

    其实抛开舒岳阳是投资人来说,我是真的很想要参加这个节目。

    秦冉和我比赛了那么久,他总是希望我能得到评审和大家的认可,只是那时候的我唱歌,总感觉没有掌握好情绪,发音有点小问题从而美誉特色。之后这些年经过沉淀,我开始越来越能找到合适的情绪,不再是去唱而是想去演绎。

    陈楠每次都说,我现在唱得比以前有特点多了。

    我都回答她,心里的故事越多,唱出来的歌都会约走心。

    可是我现在脸上贴着白色的纱布,看起来就像是被毁容了一般,待会儿等上台不仅会有损我的形象,更是会让别人对Sue的感觉不好吧?于是出来后我又买了个大大的口罩,戴着那么上台的。

    唱完后被评委要求取下口罩,我笑着说这不是个音乐节目吗?

    “那你不能永远,都不以正面目见人吧?”主持人开着玩笑说我。

    不知道是不是评委打分的时候,是不是对长相也有什么评定,看我这么执着的不摘口罩,他们在下面交头接耳了好久,才决定不再为难我。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被选入了今天晚上三个待定的其中之一。

    待定是很危险的,三天99个人选20个,如果直接通关的人够了20,所有待定的都会被PASS。

    参与了比赛对输赢自然而然就会看得很重,下台后我就心情特别不爽,坐在陈楠的身边四处张望,忽然发现主宾席舒岳阳的位置上是空的,陈楠说他在我唱完以后就走了。

    VIVA在我后面上台,以压倒性优势直接晋级,唱完后心情很不多的来和我们击掌庆贺,开心得不行。

    陈楠问他那么开心干嘛?

    “哈哈,我说句不要脸的话,我觉得这次我要火!”VIVA有些小激动。

    “为什么?”

    “因为上台前我在外面抽烟的时候,有个记者竟然来采访我,我跟他聊了很久......”

    “记者?什么记者?”

    “忘了是个什么杂志社的记者,对了跟你是老乡。”VIVA巴拉巴拉在那跟我们说,他和记者聊了些什么。

    听得我心里阵阵发慌,总觉得那记者看起来跟我友善,实际上没那么单纯。

    好在第二天也没有什么负面消息,一直到海选最后那天,媒体报道都还相对正面。

    只是最后那天,忽然来了个奇奇怪怪的歌手,COS的是个动漫里面的男主,带着很厚的面具唱的电音,声音出来都没人能听得出来,他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特别神秘。

    这身份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包括我和陈楠还在下赌注,我说是女的她说是男的,赌一个LV的新款包包。

    连续三天的海选终于结束,但是之前说好要来参加比赛的马小洛,却没有来。VIVA打电话去问她,她才说是家里人有点点小事情回了日本,时间上错不过来只能放弃。

    VIVA在电话里说马小洛不够意思,也不知道走前就说一声。

    然而这边刚缩

    VIVA挂了电话还在那儿埋怨,说这马小洛也是不够意思,人走了也不知道说一声。

    为了办好LS之星,这三天大家都像是在打仗一般,海选完了庆功宴都拖到明天才去弄,早早的各自就回了家。卓玛很多时候都像是个透明的存在,住在这个家里几乎很少和她照面。

    倒是难得的,舒岳阳三楼的灯还亮着。

    我上楼的时候就听到,从楼上有传来特别刺耳的声音,是个女人在疯狂的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