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渐行渐远渐无言(3)

花晓同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我们都曾疯狂爱过最新章节!

    我和陈楠,对Li's很熟悉。

    所以我们一直觉得,干掉Li’s并不难,主要是得寻到一个成熟的时机。

    在今天晚上舒岳阳来以前,我和陈楠都觉得时机成熟,毕竟宋婕不在LS,舒岳阳也在忙着天悦的事,刚好LS之星在Sue举办后,有关部门的目光转向了夜场。

    如果这个时候Li’s沾上黄赌毒之类的事件,再造势扩大影响......

    此刻那些兄弟,正在Li’s的包间里左拥右抱,和愿意出去模特耳鬓厮守,准备在我们约定好的时间,把小费摆在桌上,在包间里就直接......

    而Li’s沾毒的工作人员我们也清楚,不管什么时候在他们的身上,都会一抓一个准。

    赌这个,是夏冰儿给到我们的机会。Sue开业对Li’s的生意有影响,夏冰儿直接从内地引进来舞台飞镖聚赌,会在每天晚上10点和12点分别开20分钟。

    我们选的是,10点那20分钟。

    之前Li’s的管理有多暴力谁心里都清楚,像夏冰儿那种被人贩子倒手很多次来的,都算是好的。还有很多是骗来,然后不服就打,打服为止那种。

    大部分都屈服了,小部分忠贞烈女还是想方设法的跑了出去。

    陈楠在Li’s时,帮过不止5个人悄悄逃跑,现在虽然她们天南地北,但是陈楠一个电话,她们就来了。她们自愿面对媒体,自愿去实名举报Li’s。

    到时Li’s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会一触即发。

    Sue距离Li’s那么近,在它被查以后自然不可能逃脱,所以我们才会关闭三楼。

    陈楠小碎步追上去,拉住舒岳阳,表现出超级不满的样子,说:“阳少,你要找美女隔壁去啊,来我们这儿你这是恶心谁啊?是我,还是施琪?”

    我就跟着陈楠后面,没吭声。

    舒岳阳头也不回的说:“怎么,开门做生意还不接客?”

    Sue的布局舒岳阳非常清楚,贸然告诉他今天晚上三楼不营业,他肯定会怀疑。于是我快速走到舒岳阳面前,拦下她说:“接啊,但是在Sue,你要找恐怕只能我来陪!”

    陈楠冲我眨眨眼,我赶紧追着上去拦下舒岳阳,说:“是,如果你要找美女,那今天晚上只能是我来陪你!”

    “呵......”舒岳阳轻哼着,不屑的说:“我今天对你没兴趣......”

    “对我没兴趣?”我掩饰出自己的慌张,带点儿威胁说:“那你要找别人也行,我和我妈妈先从你家里帮出去,撇清和你的关系!今天晚上的小费,我来买单!”

    我很清楚,舒岳阳废了那么大的心思让我搬进去,不会那么轻易的答应我。

    果然,舒岳阳想了会儿,答应我说:“行,就你!”

    陈楠松了口气往回,我领着舒岳阳去到三楼,他目测着周围空荡荡的卡包,我淡定的解释说,今天晚上三楼有包场,客人11点才到。

    这才打消了舒岳阳的疑惑,坐下来冷场了一会儿后,让我陪他喝酒。

    “戒了。”

    舒岳阳充满了轻浮的挑逗,好像就是真的把我当成了陪酒的模特,轻蔑的说:“纯聊天?我还用找你?”

    我依然坚持不喝,说:“那你可以换人啊......”

    “行,那就聊天!”舒岳阳自己喝着酒,说:“那你就先跟我说说,住在我的房子里,睡在我们睡过的床上,跟别的男人发着那些消息,是什么刺激的体验?”

    我脸唰地下就红了!

    知道昨天妈妈真的没有开玩笑,她是真的把我和VIVA的截图,都全部发给了舒岳阳。

    “是不是有种,偷的快/感?”

    “是不是因为以前你偷了别人的,现在你又想要别人来偷你?”

    “是不是......”

    当舒岳阳提了楚旭那件事后,我的脑子里轰地就炸开了,后来他问了我很多是不是,我都没有怎么听得清楚。只知道他面目扭曲得,根本不像是平日里的他,只知道我原本已经释怀的很多东西,又重新被他提了出来。

    “是不是跟睡得不够,还想要精神上的?”

    “是不时,我太久时间没有碰你,你寂寞难耐不敢吭声?”

    舒岳阳逼问着,就绕着坐来到我的身边,直愣愣的盯着我:“说啊!你跟别人不是很多聊的吗?怎么不说了?”

    我觉得他所有的问话都是伤害,并且是莫须有的伤害。

    VIVA从来不会说这些刺激我的话,甚至每次都会小心翼翼的避开,我心里的雷区。然而舒岳阳呢,这么一路下来除了粗暴的对待,就是这么直接撕开我的伤口再撒盐,一次次把我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哪怕天下都是他的,我也不会再去找虐!

    他越是说得多,我对他的反感就会加深些,和VIVA保持关系的决心就更大些。

    “那你呢?”我抬起头来:“有个女人在楼下睡着,你在楼上跟其他女人通宵缠绵,声音大到戴上耳机都能听得见的时候,你是不是感觉特刺激?”

    “什么?”

    “你会装,我也是没有录音。”说了几句话我开始轻松下来,深呼吸一口气说:“所以我们真的,没有必要把我住在你家里这件事看得那么严重,你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真的就只是为了Sue能顺利开业。”

    “你是说,你会听到三楼有声音?”

    “呵呵。”

    “我问你话!”

    “什么声音你需要问我吗?”

    “多久的事?”

    “你什么时候做过的事,你忘了吗?没关系的,你是什么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我从来不会在乎,你跟谁睡了在哪儿睡了,我告诉你只是想要提醒你声音小点,吵到我睡不好觉很郁闷的。”

    我也是很佩服我自己,就那么几天晚上听到舒岳阳和别人在楼上的声音,翻来覆去的拿出来各种反驳舒岳阳。

    说得他最后都没有再说我的事了,一直再问我到底是哪天的事?

    “你不用问我是什么时候,然后再来说那天你根本没有回家这种话,欲盖弥彰真的不需要,我真的不在意......”

    迂迂回回的纠结这个事,我就和舒岳阳争论了到,媒体和突击检查的冲进来。所有舞台节目暂停,灯光开到最亮,每个来消费的顾客都要查。

    媒体到三楼,看到只有我和舒岳阳坐在那还面红耳赤的,围着就过来了。

    舒岳阳被这突如其来的检查愣了下,看到记者那闪光灯后,忽然一把将我搂进怀里,那脸变得特别快,马上就挤出笑容站起来,说:“这是,检查吗?”

    我估计检查和记者,本还想要在Sue的三楼抓出点儿什么,然而看到只有我和舒岳阳在,还这么举止亲密的抱在一起,稽查的自动就退了下去。

    剩下一群八卦的记者,乌压压的回过来,七嘴八舌的问:

    “据说Sue的三楼是商务场,为什么只有你跟施琪小姐......”

    “舒总,你跟施琪小姐,是在一起了吗?”

    “听说LS之星在Sue举办,是因为你和施琪小姐的关系,这是真的吗?”

    各路记者,问什么花边新闻的都有。

    但是跟上次LS之星开幕那天不一样,舒岳阳竟然笑呵呵的说:“看来还真是赶巧,本打算今天晚上求婚成功后,择日找大家来聊聊这事的。那既然赶巧,我就宣布吧!”

    听说他跟我求婚成功,记者们都沸腾了。

    然而把我弄的有些蒙圈儿,觉得舒岳阳这演技,奥斯卡是真的欠他一个小金人!一分钟之前还跟我争得面红耳赤,一分钟之后直接反转出恩爱的样子。

    只是再有不满,我也不敢去反驳他的话。

    要不然记者有会问,为什么今天晚上三楼会没人呢?是不是Sue有接到消息,说今天晚上会又大检查......

    我只能站在舒岳阳的身边,笑着附和点头,他说什么我都应着说是。

    最终记者满意而归,稽查无功而返。

    他们刚走,舒岳阳就变了脸,拿手机打给夏冰儿,问Li’s今天晚上什么情况?

    不知道夏冰儿说了什么,挂了电话的舒岳阳脸色就变了,黑着脸瞪大眼睛看着我,满脸的冷峻压低声音问我:“今天的三楼,是谁包的场?”

    看舒岳阳听完电话的表情,我心中窃喜今天晚上失误,不经意露出得意的表情,说:“对不起,客人的隐私,我无可奉告!”

    “怎么回事?”舒岳阳抓住我的手臂,沉着嗓子又提高了声音,吼着问我:“记者是哪儿来的?稽查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回知道?”我摊开双手耸耸肩,说:“明天看新闻,不就知道了么?”

    那么聪明的舒岳阳,从我的表情就已经看出来一切,他气得手都有些发抖的,指着我鼻尖说:“作,你他妈的就继续作!”

    说完,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往外楼下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