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将门虎子

转圆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护墓仙纪最新章节!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金花城,曾经的玄国都城,北面最重要的战略要地,阻挡着蛮族兵锋南下。

    时至玄国覆灭,闻国交替,无人顾及西面断龙山脉的防守,蛮族从那里绕道占据百蛟原,直接突破蛮荒和南方富饶之地的天堑,自此在金花城西面落地生根,与北方蛮族形成两方夹击之势,虎视眈眈的窥视着金花城。

    闻国开国皇帝,几次御驾亲征,都未能将蛮族赶出百蛟原,数月前不顾老迈的身体,最后一次率军前往,却病死军阵前。

    闻国大军因此士气大降,和蛮族一场鏖战。

    双方死伤惨重,百蛟原的蛮族实力大损,并引发内讧,暂时无暇顾及金花城。

    闻国一方好不到哪里去,诸多精兵强将战死,年轻一代的翘楚穆少帅,也在这一场鏖战中身陨。

    穆少帅是穆元帅的长子,他的战死,对于穆帅府上下影响极大,穆家一系原本男丁就不多,这么多年下来都战死得差不多了。

    好在穆元帅还有一个幼子穆逸,在七年前就被送去清元道观避祸,不至于让穆家绝后。

    金花城门口,血气悍勇的军士,盘查着匆忙进出的行人,绝大多数都是出城的人,穷人包袱行囊,富人仆从马车,气氛紧张而凄凉,都是背井离乡,一片黯然的神色。

    “终于回来了!”一名身穿蓝袍,手持青锋剑的青年,望着金花城带着淡淡哀伤。

    青年感叹过后,走到城门口,拿出一块身份牌,递给盘查的军士。

    “现在城中戒严,来历不明和身份不显者,禁止入城?”军士警惕的打量着青年,认真查验身份牌,最后露出惊讶的神色,“穆帅府穆逸?”

    “正是。”穆逸点头承认。

    “请稍等。”军士拿着身份牌,匆匆离去。

    足足两刻钟,一名裨将和一名浑身煞气的中年妇人,打马来到城门口。

    中年妇人身手矫健,娴熟的翻身下马,来到穆逸面前。

    一双眼睛非常锐利,在穆逸身上打量一番,随即大喜:“二少爷回来了?”

    “宋娘。”穆逸见到中年妇人,立即行礼。

    “先回府,我已经派人去通知郡主。”宋娘将玉质身份牌还给穆逸。

    她还带来另外一匹神骏的战马,穆逸轻松骑着,两人缓缓进城。

    进入金花城,许多店铺都关了门,街上行人稀疏,曾经繁华无比的金花城,有些落寞和萧瑟。

    “宋娘,蛮族这是要攻打金花城,那些人都撤离了吗?”穆逸看着冷清的街道问道。

    “都走了。”宋娘唏嘘和感叹。

    “我看城中平民都撤离得差不多了,爹娘为何还在此?”穆逸眉头微皱,语气中透着担忧。

    “唉,这事得你去问元帅和郡主。还有你不告诉他们就偷偷回来,你得好好解释,否则没人救得了你。”宋娘看着穆逸目光中带着欣慰。

    “我都离家七年,回来看看不行?”穆逸语气中透着无奈。

    穆逸一路和宋娘说着话,他心里急着回家。

    两骑来到一座占据半条街,犹如园林般的府邸外,“穆帅府!”

    大门打开,几名和宋娘年纪相仿的妇人迎出来,都是身着戎装,个个身上带着战场煞气。

    “二少爷回来了。”

    “逸少爷回来了。”

    ……

    寥寥几声招呼响起,穆帅府无关人等同样撤走了,整个府邸不复往日热闹,显得很冷清和落幕。

    穆逸一一回礼。

    进入大门,穆逸先是给大哥上了香,然后准备去洗漱一番,再等着爹娘回来。

    不过一名少了一条手臂的妇人,走过来说道:“二少爷,郡主已经回来了,正在大厅中等着你。”

    “知道了,陆娘。”穆逸看着妇人一条空荡荡的衣袖,心中很不是滋味,数月前那场大战,或许比他听到的更惨烈,府中像陆娘一样的人并不少,曾经的熟面孔所剩无几。

    穆逸一路向大厅走去,激动而忐忑。

    一入大厅门,穆逸就看到主位坐着一名妇人。

    身着亮银铠甲,红色披风,头盔放在一旁的香木案几上,毫无头饰的青丝有些乱,头盔明显刚刚摘下。

    一双锐利的目光,更是增添几分巾帼之意,正是穆逸的母亲花红英。

    “逸儿过来。”花红英罕见的带着柔色,对穆逸招手。

    没有被训斥,穆逸略微安心,几步来到花红英面前,“娘,不是我想回来,是那破道观要搬走,去东边的仙云国求仙访道,我无处可去。”

    “回来也好,不久后你锦凰姑姑生辰,你带着贺礼前去。”花红英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娘,我好不容易回来,你这么快就赶我走。”穆逸语气坚决。

    “逸儿,听话,爹和娘走不开,让你代劳。”花红英柔声劝说。

    “娘,你不要再瞒我,蛮族不久后就要攻打这座孤城,城中的人已经撤离得差不多……”穆逸目光坚定,给花红英倒了一杯雪凝茶。

    “你先走,爹娘随后会撤离。”花红英接过青花瓷茶杯,平静的道。

    “娘,让我想想。”穆逸没有直接拒绝,以花红英雷厉风行的性子,他要真敢拒绝,绝对会找人把他绑着带走。

    “去吧,我一会儿下厨,做你最喜欢吃的菜。”花红英靠在椅子上,望着穆逸离去的背影松了口气。

    穆逸回到自己的院子,洗漱完毕后,坐在房间中,思量着对策。

    他的母亲花红英,前朝玄国末代公主。

    朝代更替,闻国开国皇帝为了名声,收养花红英为养女,后封为郡主。

    嫁于大元帅穆文鼎为妻,育有两子,巾帼不让须眉,一直帮着穆文鼎在金花城西面,防御着百蛟原虎视眈眈的蛮族。

    数月前那惨烈的一战,她痛失长子。

    她和丈夫穆文鼎都有心主动出击,背水一战,将蛮族赶出百蛟原,重新稳固金花城的险要位置。

    但朝廷中意见不一致,后继者皇帝优柔寡断,他们只能无奈的看着。

    午饭时间,饭桌上就穆逸母子两人,穆文鼎在军营中没时间回来。

    雅致的圆桌上,菜肴不多,却非常丰盛,色香味俱全,深得宫廷美味的精髓。

    “逸儿,多吃一些。”花红英说道,声音中不知不觉透着一丝不舍。

    “娘,我自己来。”穆逸接过花红英夹的一大块水晶肘子。

    “想清楚了吗,好久去锦凤姑姑那里?”花红英话锋一转。

    “最近几天就去,娘,我想多待几天。”穆逸露出祈求的眼神。

    “三天后出发,让陆娘她们和你一起去。”花红英虽然不舍,却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知道了。”穆逸暗暗决定,先答应母亲,半途再绕回来,哪能放任爹娘在金花城中最后撤离。

    吃过饭,穆逸陪着母亲说了会儿话,随后回到小院想着对策。

    穆逸思绪纷乱,走出帅府,在冷清的街道上逛着。

    穆帅府位于金花城东面,这里都是达官显贵,普通人哪怕再有钱,也不能在此建造府邸。

    往日当真是繁华无比,特别是这种金秋时月,天气不冷不热,街道之上行人络绎不绝,熙攘声不断,各个府邸门前,常有家丁兵士把守,偶有宾客临门。

    可如今除了穆帅府稍有人气外,其他府邸全都大门紧闭,连半点声息都没有,鸟雀旁若无人的落于门前。

    哪怕是午后,阳光和熙,街道上也见不到几个行人。

    穆逸走到一条主街道上,才看到一个憔悴妇人,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背着包袱走在清冷的大街上。

    “娘,我们什么时候再回来?”小男孩天真的声音响起。

    “不能回来了。”妇人停下来,摸了摸小男孩红彤彤的脸。

    “可爹还在这里,什么时候能回来看他?”小男孩回头看了看家的方向。

    “你爹,我带着呢,去了南方也能看到。”妇人身体一颤,摸着包袱中一块木牌,眼睛微红,最终撇过头去,牵着小男孩的手继续走。

    诸如此类的情形,清冷的金花城,比比皆是。

    不少军士望着家人离去,只能躲在暗处望着家人的背影,渐行渐远。

    还有些没这么多牵挂,但也是拖家带口,关门闭户,带着背井离乡的悲凉,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穆逸从偶尔出现的行人口中逐步了解到,现在金花城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撤离,只留下不少军队在此。

    这些兵力主要是留在金花城,暂时抵挡北面的蛮族,为皇帝大臣的撤离争取时间,同时抢运金花城中的众多财物。

    而百蛟原的蛮族,实力没有恢复过来,他们就算出兵,也就是配合北面的蛮族而已,就算急行军赶过来,需要的时间也不短。

    造成如今这个局面,主要是开国皇帝突然驾崩军阵前,后继者皇帝继位不久,整个一片悲观,还非常的不稳。

    文臣武臣争执不休,虽然只是犹豫了短短一个多月时间,但就是这点时间,就已经错失了主动出击和放弃金花城的最佳时机。

    后继者皇帝其实也很苦闷,打,只有不足三成的胜算。

    数月前那一战损失惨重,无数精兵强将丧命,士气非常低落,面对蛮族两方夹击之势,实在是胜算不高,更主要是他无开国皇帝背水一战的气魄。

    不打,只能放弃金花城这个北方最重要的战略要地,可一旦放弃,北方自此失去险要,从此一马平川,半个闻国都会沦为蛮族的牧马场。

    皇帝左右为难,直到北面蛮族出兵聚集了大量兵力,百蛟原的蛮族也有动静,他才忍痛放弃金花城,将都城南迁。

    偌大的金花城,重要人员先行撤走,手下仆从在后面运送财物。

    皇宫以及富户商贾家中,都有大量重宝和财物还没来得及带走。

    穆逸在街道上走着,看到偶尔不愿意离去的固执之人,正在被军士劝说着离去。

    诺大的金花城,渐渐变成了一座空城,死城,大白天都非常寂静,很难看到一个人影。

    不知不觉,穆逸逛到了皇城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