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启动定时炸弹

白棠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帝少的天价新妻最新章节!

    “陆夫人……是为了让我离开陆子航吗?”江尔蓝微怔,舌尖泛起一阵苦涩。

    莫妮卡点头:“她说了,威逼陆子航离开你,会破坏母子间的关系,不如让他主动萌生离开你的念头……”

    江尔蓝面色平静地点点头,唇边漾起一丝苦笑,武佳薇果然是一只老狐狸。武佳薇很清楚,就算最后成功地威逼陆子航离开了她,只会使她变成男人心上的一颗朱砂痣,一片白月光,时时想起,刻刻思念。

    只有让陆子航发自内心地厌弃她,从而抛弃她,才能以绝后患。让陆子航瞧见她药瘾发作的丑陋的样子,无疑是当前最有效的手段。

    陆子航三两步走过去,伸臂揽住了她,把她细白的手腕握在掌中,低低地发誓:“蓝蓝,我的母亲年纪大了,却越发爱幻想,其实她根本不了解我。”

    他的表情很平静,薄唇轻扬,甚至含了一丝笑,好像在听一个笑话般轻松平常:“当然,你也不能指望一个加起来只陪伴过孩子一年的母亲,能够多么了解她的孩子。”

    江尔蓝踮起脚尖,轻轻在他的脸颊印上一个吻:“六年前,我不信你,浪费了那么多时间,现在怎么还会不信你呢?”

    “啧啧,你俩够了啊!我可是看在你的救命之恩上,才肯把这些话告知你们,就别在我面前秀恩爱,虐我这只单身狗了,成么?”莫妮卡睁着一双朦胧的大眼睛,轻咬上唇,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这条被miracle熏香过的裙子,难道不怕染上药瘾么?赶紧回去换了吧。”

    莫妮卡揉了揉鼻子,讪笑一声:“嘻嘻,我感冒了,鼻子堵住什么味儿都闻不见。”

    想到她在白日的春寒料峭里,只穿了一条贴身的粉色短裙,江尔蓝不由啐了一口:“活该,谁让你要风度,不要温度!”

    “莫妮卡,你回去吧,明天一早就离开白兰岛,以后最好都不要踏上来。”她顶多是个没心没肺有点嚣张的中二少女,而白兰岛上却多是豺狼虎豹,她根本不是对手,说不定哪天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噢,其实我发觉你跟我想象中的样子,好像有点不一样。仔细想来,我可能只是迷恋上了你在我幻想中的样子,以后我大概也不会再来白兰岛了。”目标已经失去,再上白兰岛也没什么意义——她又不是真的喜欢武佳薇那个优雅却冷酷的阿姨!

    “我这辈子只会爱一个人,她姓江,名尔蓝。弱水三千,我已经取了一瓢,其余的对我也就没了意义。”

    陆子航的声音温润深情,江尔蓝听得心砰砰跳,害羞地偏过头,望向窗外沉沉的夜色,唇角却止不住微微翘起。

    送走莫妮卡,陆子航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眼眸深沉,看不清里面藏着的情绪:“你先上床睡一会儿,我去找母亲一趟。”

    “是说这件事吗?”

    “嗯。”

    “可莫妮卡还没走,陆夫人会不会恼羞成怒对她不利?”虽然武佳薇的行为很让人气愤,但莫妮卡毕竟偷偷向他们通风报信了,万一牵连到她,江尔蓝会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放心,我会保护她安然离开白兰岛,况且她家也是英国爵爷家的小公主,我妈动她之前也得掂量一下值不值得大动干戈。”温热的手掌在她的手背上轻拍了两下,陆子航飞快地换下被水浸湿的衣服,替她关上门,大步流星地离去。

    夜已深,武佳薇一觉醒来再睡不着,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睁眼望着天花板等天亮。这种情况已经出现多次,人老了,似乎连瞌睡都抛弃了她。

    门外忽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阵剧烈的拍门声,有个清冷的男声在低吼:“开门。”

    尽管相处的日子不多,但武佳薇还是很轻易就能分辨出,那是亲生儿子的声音。

    这个时候,他不守着药瘾发作的江尔蓝,反而过来……武佳薇脑筋一转,立刻反应过来,莫妮卡不仅失败了,而且还露了马脚。

    她拂了拂散开的秀发,不疾不徐地披衣起来,走过去开门,声音温和,似乎每时每刻都带着一股温润的笑意:“这么晚了,你不留在房间里照顾病人,来我这儿做什么?”

    陆子航站定,白衣黑裤,愈发衬得他眉目深邃,狠狠蹙眉,若有所思地冷笑一声:“咱们母子一场,那些寒暄的话就省掉吧,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为什么要让莫妮卡诱发蓝蓝的药瘾,就为了让我主动离开她?”

    “对。”武佳薇细眉微挑,脸上挂着一副温和的表情,眼眸里甚至浮出一丝慈爱,“你是我的儿子,我当然会为你着想。这个女人配不上你,离开她,对你,对她,都好。”

    “放屁!”陆子航嗤之以鼻,“在你心里,我算什么儿子?我只是一个和你流着同样血,永远不会背叛的棋子!”

    “可你想过没有,棋子也是有心的,我也会难过也会痛!你可以掌控我的经济,甚至我的事业,然而你掌控不了我的心,因为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了。”

    陆子航抿了抿薄唇,眼神忽然坚毅起来:“陆夫人,我郑重地通知你一件事,就算江尔蓝染上了miracle的药瘾,我也会陪她一起戒掉,不会离开她。”

    武佳薇站在门口,夜风起,吹动丝绸睡衣的裙摆,在如水月光的映衬下,越发显得飘然欲仙。然而她的眼神却写满了恨意,两只手紧紧地攥起拳头置于身侧,看着陆子航决然离去的背影,肩膀微微颤抖。

    她已经五十多岁了,只有这一个儿子,他曾经是最听话的棋子,十几岁的反叛期过后遵从她的命令进入华天集团,这几年来把公司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距离陆家家主的位置,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现在,他却为了一个没权没势的女人,和她决裂!

    “陆子航,你给我回来!你若是踏出白兰岛,就会失去我的助力,永远当不了陆家家主!”武佳薇在背后低吼,怒不可遏。

    陆子航却毫不停留,冲背后挥了挥手:“家主之位,若是和蓝蓝比起来,我更想选择她。况且,你别忘了,我不是那个要糖吃的小屁孩了,我已经是个男人了。”

    月色如水,洒在武佳薇的脸上,照得那张优雅的脸一片惨白,眼角的细纹十分明显。她恨恨地咬了咬牙,知道他说的没错,这几年来他的势力如雨后春笋般蓬勃生长,的确不容小觑。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她至今还握有陆家的话语权,更何况……她还有杀手锏。

    “我的好儿子,如果江尔蓝的药瘾无法根除,并且越来越严重,发作越来越频繁,直至后来连一刻清醒的时间都没有,你还会选择她吗?”

    陆子航回身,藏在阴影里的脸暴露在柔亮的月光下,一双湛黑的眸子阴鸷地盯住武佳薇,他听出了这番话里的弦外之音:“你对蓝蓝做了什么?”

    “miracle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它的潜伏期可以很长,一旦被诱导发作,潜伏期就会缩短。多次发作后,就会进入药物的主导期。药瘾发作的时间会越来越长,间隔时间也会越来越短,直至她每时每刻都陷在药瘾里,把miracle当饭吃……”武佳薇是笑着说这话的,却让陆子航不寒而栗。

    “不过,我也没想到江尔蓝的体质那么差劲,根据她现在的发作时间来看,不过两次诱导,她就已经进入主导期,再离不开这个药了。”

    武佳薇说完,似是在笑,挑衅的笑。

    陆子航的心似乎被她得意的笑容给打碎了,他的眼神晦涩不明,夹杂了数不清的情绪——绝望、哀伤、愤恨……

    甚至,还有一丝惧意,如果江尔蓝真像母亲说的那样,无时无刻不沉浸在药瘾里,把一颗颗药丸当饭吃……

    “她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陆子航的嗓子有点哽咽,喉结微动,干涩得难受。

    “我早说过,不希望她成为陆家的主母,你执意为之,我不介意毁掉她。”武佳薇的声音很轻,却透出一股冰冷的狠戾。

    “不合你心意的人都要毁掉?那么,不如把我也一起毁掉,我也不想再做你的傀儡木偶了!”

    武佳薇眼神冰凉,阴鸷好似一条毒蛇:“若是我还有一个儿子,绝不介意毁掉你,可惜……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你要乖一点,说不定我心一软,还能救一救你的女人。”

    “你能救她?”仿佛是万丈深渊中投下一线光明,陆子航忙不迭地追问。tqR1

    “看你的表现……”武佳薇拿回了主动权,眼波流转,轻启朱唇,“跪下求我,才算有诚意吧。”

    “噗通”一声,陆子航毫不迟疑就跪下了,膝盖磕在冰冷的地面,泛起一阵疼,可他全不在意,一双眸子紧盯着武佳薇:“求求你,救蓝蓝。”

    武佳薇眨了眨眼,泛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既然已经进入主导期,江尔蓝的药瘾再不能拖了,明日咱们就启程去泰国,找那个卖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