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奇怪的朋友

白棠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帝少的天价新妻最新章节!

    “很简单,你心地善良,又同为女人,免不了感同身受,肯定会同情刘菲。栾洲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自然会想让刘菲以后的生活能更好一点。”陆子航目不斜视地开车,行云流水般分析道。

    江尔蓝连连点头,深觉他说的有道理,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期待地看住他:“陆大少,你有什么主意能拯救刘菲?”

    “我?”陆子航摇头,“我不是救世主,除了她自己,谁也拯救不了。”

    江尔蓝扬高了声调:“但她有点精神错乱,并不是个正常人啊!”

    恰逢红灯,卡宴缓缓停在白线前,陆子航侧身,直视着她的眼,认认真真地讲:“蓝蓝,医生说了,除了在孩子问题上,大多时候她其实和正常人差异不大,是她自己选择了低沉,陷在那一段黑色梦魇里走不出来,怪不得别人。况且,我已经教训了栾洲,帮了沈江城这么大的忙,帮助刘菲,也得让他出点力。”

    绿灯亮起来,陆子航重新握住了方向盘,打了一棒子后再给她一颗甜枣:“不过我答应你,有时间了咱们去看望刘菲。”

    江尔蓝一下子就欢快起来,双手搂住他,把头靠在宽厚的肩上,甜丝丝地笑道:“我就知道,陆大少最好了,才不是铁石心肠!”

    她的突然袭击,让卡宴犹如蜿蜒的蛇行在宽阔的马路上拐了一个S型的弯,幸好他很快掌住了方向,添了几分严肃:“坐好,出车祸很危险,我一点也不好,是个商人就要讲利益,我已经得了三十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找你换东西了。”

    晶亮的眼眸弯成了月牙,江尔蓝在车里翻了一阵,找出一个长方形的记事本,草草写了一行字:陆子航得分三十。“哗啦”一声撕下来,江尔蓝豪气地拍在陆子航胸口:“喏,我也说话算话。”

    陆子航把纸条收进贴身的口袋,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似乎在盘算着什么主意,欣然点了点头。

    一路上,他们只在路边的服务站停过一次,各自吃了一碗面,买了点面包和饮料,就继续上路了。期间,江尔蓝还顺手买了一份C市的地形图,仔细研究过栾洲家所在的永和乡这一片,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她微微蹙眉,指着与这条公路平行的一座山,介绍说:“永和乡与C市城区之间,隔了一座永和山,不走这条公路,翻山越岭也能到。而且这座山不算陡,山路好走,山也不大,一天时间足够翻过去了。”

    陆子航低低地应了一声:“嗯,咱们去看看。”tqR1

    又回到了村口,陆子航刚把车停稳,旁边小卖部的大姐就听见声音走出来了,她还记得江尔蓝:“哟,小姑娘又来了,这回还是找栾洲家?”

    她虽然问着江尔蓝,目光却一直往陆子航身上瞟,这男人虽然只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长裤,然而五官端正,肩宽腿长,浑身透出一股沉稳气质,一看就不是村里人。

    江尔蓝笑了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一只健壮有力的手臂搭上了自己的肩,陆子航沉声解释:“我和我老婆来栾家有点事。”

    咦,原来这小姑娘跟栾洲没关系啊?老板娘面上浮起一丝惊诧,很快又释然,在这个男人面前,栾洲就像一只还没长大的小脚鸡,的确不够看!

    陆子航拿出皮夹,抽了张一百的纸币递过去:“有点事想问一问老板娘。”

    一见了百元大钞,老板娘立刻喜笑颜开,快速地抽了回去,似乎生怕他后悔,笑嘻嘻地攀谈:“这位老板,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老婆来的前一日,栾家是不是来了客人?”

    老板娘略一思索,便笃定地点头:“你说那事啊,我知道!那天大概是黄昏时分吧,我和老头子正在吃饭,有人喊我买东西,当时电视在放《甄嬛传》,正演到夏冬春被一丈红那儿,我出去收钱,正好错过了这一段,所以记得很清楚。”

    “他们有多少人,确定往栾家去的?”

    “买了四瓶矿泉水,一个女人三个男人,还抬了个担架一样的东西,上面好像还躺着一个人,盖了一床薄被子,也看不清楚是不是个人。收了钱之后,我觉得这几个人有点奇怪,看起来不像乡下人,就多盯了几眼,看着他们走上那条田埂,往栾家的方向去了,难不成他们还去隔壁的刘家?”

    江尔蓝凑过去,在他耳畔小声补充:“刘家,就是刘菲家,就住在栾洲家的斜后面,也在田埂那头!”

    问过几句后,两人跨过狭窄的田埂,往栾家去。

    栾家客厅里,一片愁云惨雾笼罩,栾娇被抓进警局前,已经通知了二妹栾璐,说自己和母亲、妹妹都要进警局了,弟弟栾洲不知会被那些人怎么整治。栾璐恨不能立刻生了翅膀,飞过去看个究竟,却被栾父劝住了,她就算进了城,也不知道其他人如今身在何处,怎么帮忙?

    从昨晚开始,栾璐就和家里的其他人失去了联系,两个人分坐在木质沙发的两端,守着电话等消息,忽然门口走来两个人,反而把他们吓了一跳。

    “栾洲家?”

    栾璐随意套了一件陈旧的家常衣服,抬头就撞进了一双湛黑的眸子里,那张脸轮廓分明,气质冷毅,正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一下子红了脸,低柔地应了一声:“是,你是谁?”

    陆子航走进门,露出了身后的女人,虽然换了衣衫,黑色蕾丝裙让江尔蓝平添了一分成熟气质,还是让栾璐一眼认了出来:“是你!”

    “我们是栾洲的朋友,受他的嘱托,前来看望你和伯父。”陆子航一开口,就把她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栾璐压下心里的不安,栾娇在电话里只三言两语地说了一下,并没有讲清楚到底在城里发生了什么事,犹如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她微微仰望这个英俊的男人,急迫地追问:“我的家人现在怎么样了?”

    陆子航微微一笑,伸出的手掌向下压了压,示意她和栾父淡定:“你们放心,老老少少都很好,只是被请到警局去接受调查一些事,暂时不能联系你们,快的话,今天就能出来了。”

    “真进局子了?天呐,我们家人都奉公守法,怎么会进去呢?”栾璐一时乱了方寸。

    “配合调查是公民义务,并不是说明他们犯错了。栾洲让我们来问问,前几天你们家来客人的事情,还记得吗?一个女的,带了三个男人和一个植物人,说是栾洲的朋友。”陆子航避重就轻转移了话题。

    栾璐微微一愣,发现他们知道不少,而且陆子航的声音十分沉稳,颇有种令人信服的魅力,她便撤下了心防,娓娓道来:“你说的是小白吧,那个植物人是她的弟弟,医院太黑了,他们住不起,就只好请了朋友送她回邻市去。路过咱们家,因为是栾洲的朋友,就来借宿一晚。”

    江尔蓝在心里百分百肯定,这个“小白”一定就是白书静!

    她微微蹙眉:“小白说,她要回邻市?为何不坐车呢,几个小时就到了邻市。”

    栾璐戒备地打量了她一眼,分明是她的问题,却看着陆子航的眼眸回话:“我也好奇地问过,她说因为没钱,实在没办法才请了同村的三个朋友,帮她翻山越岭把弟弟送回家。”

    江尔蓝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心里不爽她盯着身旁的男人,故意用一副软糯糯的嗓音向陆子航撒娇:“陆子航,我想吃水果。”

    陆子航揉了揉她的头发,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淡淡地应了一个“好”字,从茶几上挑了一个苹果,拿入厨房清洗。栾璐看得目瞪口呆,她活了三十年,无论在家里还是嫁去了婆家,长辈们耳提面命都在教育她,要把自家男人伺候好了,面前的女人居然敢指使男人去洗水果?

    更让她惊掉下巴的是,陆子航不仅洗了苹果,还坐下来替她把皮削了,细细地切成小块,方便她一口一块。

    瞥见栾璐艳羡的目光,江尔蓝几不可闻地轻哼一声,挑了一块苹果喂给陆子航,甜甜地唤他:“老公,辛苦你了,你也吃。”

    栾璐越看越不是滋味,索性把脸撇到了一旁,手边忽然递过来一个东西,她抬眸一看,江尔蓝也递了一块苹果过来,大大方方地说:“吃了你们家的苹果,也不可能不分给你,只是有些东西分不得。”

    栾璐咬了一口苹果,入口清脆,汁水微酸,一下子打消了她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思绪又回到了那拨客人身上。

    江尔蓝吃着水果,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继续问:“小白有没有提起,他们要去邻市的哪个地方?”

    “没有,他们连饭也没吃,只要了楼上靠边的一间空房,五个人挤在一间房里过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走了。但那天晚上,小白想要一点热水,我还特意给他们烧了一壶,送过去的时候,听到了一些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