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7章专业就是王道

困的睡不着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天命赊刀人最新章节!

    王天养非常完美的继承了他爹王令歌,他爷爷王玄真的气质,那就是骚气无时无刻都会外漏一下。

    穿着热裤和体恤的袁芙本来身材就不错,在加上家世又太出色,这种女人的气息就注定是极其能够挑动出男性荷尔蒙的。

    王小北一见她的时候,眼珠子顿时就直了,一颗躁动的心止不住的就狂跳了起来。

    特别是袁芙还故作清纯的忽闪起了大眼睛,那一副求知欲很强的模样,特别的我见犹怜。

    “老妹啊,认识一下,鄙人王天养,岭南风水王家这一代传人,摸金校尉头号种子选手”王天养彬彬有礼的整了下衣领,伸出手温文而婉的冲着她说道:“刚来余杭的时候我就觉得这地方的天气闷热的让人喘不上起来,但现在见到这位小姐,我觉得浑身上下的毛孔顿时就清凉了,请问您的名字是叫春风么?因为此时我就感觉,见到你就好像让我如沐了春风”

    二小无语的跟王赞说道:“我跟你说这个货的嘴实在是太么的能说了,真的,坐飞机的时候他非得跟空姐要个电话号码,空姐礼貌的给他拒绝了,你猜这货咋说的?他说你告诉我电话,等你什么时候晚上飞航班了,我也买一张飞机票,到时候我就坐在窗户旁边,然后摘下一颗星星送给你,不是,我他么就服了,他这见人就能撩的气质到底是随谁的呢?”

    王赞想了想,沉思了下后说道:“我听说他父母是晚婚晚育,那我觉得,他爹妈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把他给捅咕了出来,想必也是大有深意的……”

    “你这人湿气比较重,不好意思,请你离我远一点,我很反感”袁芙无趣的拢了拢头发淡淡的说道。

    王天养顿时懵了,不解的跟二小和常昆问道:“啥意思啊,怎么还扯上湿气了呢?”

    王赞没好气的说道:“她的意思是说你太骚了,人一骚起来就容易湿,水气上涌,湿气能不重么”

    王天养惊讶的说道:“这女人说的话好有深度哦,我好喜欢啊”

    “啪”王赞无奈的伸手揽上他的肩头说道:“哥们,我来找你是解决问题的,不是给你创造泡妞的机会的,OK?能不能先敢正事啊”

    “不耽误,不耽误,我先给她留个印象吧,等我解决完你的事再朝她发起进攻好了,你还别说,这一趟余杭来的还挺值,居然还有意外的惊喜了”王天养摆了摆手,随后提了下裤子,蹲在了地上随手拿起一根树枝点在地上说道:“听你介绍过的我来琢磨一下哈,这里是墓道口,就是前面的那个口子,往前走大概三百米,左右各有一条岔路分向两边,左侧的可能是陪葬品的墓室,右边直通正墓……”

    “七个坟头依次排开,正圆分布,将中间的墓室给拱卫了起来,里面有七个台子方面各放着一个头骨,然后中间插了一杆镇旗,是这么回事吧?”

    再来的路上,王赞就已经跟王天养详细的解释了下墓里的状况,大概就是他现在所画的这样了。

    王赞点头说了声“是”,王天养抬起脑袋扫了众人一圈,就问道:“按照你们先前掌握的线索,墓是殷墟时期商纣的弟弟北蒙王鱼锰的墓,姜子牙觉得他罪恶滔天,然后给镇在了这里,不能转世,投胎?”

    “推断!”赵教授说道。

    “啪”王天养掐断了手里的树枝子,笑道:“首先啊,你们的出发点和理解就全都错了,这个墓是不是姜子牙搞的我不知道,但却绝对不是用来镇什么东西的,不管是鬼还是人,那都绝对不可能的”

    曹阳和王赞还有小石都顿时一皱眉,赵教授说道:“这是京城一个研究殷墟时期历史的老教授给我传的信息,墓碑上有一小部分内容是我们翻译出来的,不过剩下的却是另外有人告诉我们的,而这个人我们也不清楚是谁,并且也没联系上。”

    王天养说道:“这是一座凶墓,俗称叫做七坟煞日,一般人都不太清楚这种墓的构造,除非是摸金校尉搬山力士这些盗墓界的绝顶高手才能有所耳闻,至少在一般的古书上是不会有什么介绍的”

    “你说的好像好深奥的呢”袁芙迷茫的问道。

    王天养瞥了她一眼,说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其中七这个数为阴阳与五行之和,统调的意思,这墓里的七座坟头和那七个石台虽然排列为正圆,但你若是用线条将这石台和坟头全都勾连在一起,应该正好能够勾画成阴阳,五行排列之位,坟头里的尸体为阳,石台上的头骨为阴……”

    王天养这人要说扯犊子和泡妞的时候你会觉得他十分的不着调,整个人都充满了流里流气的气息,但他要是在说起自己的专业知识方面那绝对是一本正经的跟个老学究一样,一张口你就能从他的话里听出好像就这么个意思,气质方面拿捏的绝对死死的。

    所以,尽管他解释的东西十句里面有六七句一般人都听不懂,但王赞和袁芙他们都觉得,他嘴里说出来的十有八九就是这么回事,会让你潜意识的对他产生一种信服的感觉。

    专业就是王道!

    王赞初时没太听的明白,不过往后王天养解释的多了,他就渐渐的通透了,毕竟也是被王仙芝和王冬至还有吴满弓悉心教导过的,再加上连山和归葬等书他也吃透了不少,所以王赞就有点顿悟了。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墓不是用来镇或者压,而是用来养凶的,豢养大凶之物的”王赞皱眉说道。

    王天养“啪”的打了个响指,说道:“就是这么一回事,这个墓可能是鱼锰的,但我估计不一定跟姜子牙有什么关系,太公大人怎么时候也是道家先人,不至于养这种大凶之物,那是有违天和的,不然他哪里来的本事去封神啊,这明显跟历史描述不符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