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5章 正面冲突

三三五五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商运红途最新章节!

    “呵呵,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市局的吴一楠副局长,这是派出所于德祥副所长。”李相福赶紧介绍道,边说边向旁边的一干部使眼色,那干部转身就想往楼上去。

    旁边一个警?察不声响地一把拽住那干部。

    这一切吴一楠都看在了眼里,挥手说道:“于副所长,你们执行公务吧,辛苦你们了!”

    “吴副局长,那我们先上去了!”于德祥点头,转身往楼上去,两个警?察紧跟在后面。

    李相福尴尬地笑了笑,刚想说什么,韩开海上前一步,打着圆场说道:“会不会有什么误会?不是我们的干部职工吧?是外面的人住进来的?”

    李相福瞅了一眼吴一楠,不敢吱声。

    “一会儿就知道了。”吴一楠说着走进办公室。

    几个人紧跟在后面,李相福犹豫了一下,道:“吴副局长,韩主任,要不我上去看看。”

    吴一楠挥了挥手,道:“去吧,不要影响和妨碍警?察执行公务就好。”

    李相福应了声,赶紧往楼上去。

    “各个工商所都有这种现象吗?比如穿着制服在市场上跟个体户吃吃喝喝……”吴一楠转头问韩同海。

    韩同海愣了愣,轻松地说道:“他们是检查工作完了,就顺便吃个早餐,可能没考虑那么多。”

    韩同海的回答,让吴一楠大为吃惊:这种行为是常态?

    吴一楠暗自咬了咬牙,心里不由得骂道:老子不把你们这些龟孙子整顿齐了,我他玛的就不是吴一楠!

    “干部职工没有纪律约束吗?”心里骂着,吴一楠嘴上却说道:“上班时间跟个体户吃吃喝喝,这不仅影响工作,更有损工商干部的形象。”

    韩同海刚想说什么,于德祥和另外两个警?察押着一个衣裙不整、头发零乱的二十多岁的女子从楼上下来。

    “吴副局长,这女的我们先带走了,男的让他自己到派出所去!”于德祥对吴一楠和韩开海说道。

    显然,于德祥很给面子给工商所,不想让被抓现场的工商干部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

    吴一楠心里一阵难过,堂堂的一个国家公务员,竟然被警?察上门抓瞟,真是丢脸!

    但吴一楠又能怎么样?唯一的办法就是坐上一把手位置后,大力整顿干部职工队伍!

    看着于德祥几个人走远,吴一楠叹了口气,对韩同海说道:“让李所长和那位干部下来。”

    韩同海点头,电话给李相福。

    不一会儿,李相福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从楼上下来,走进办公室。

    “吴副局长,这就是熊如稀,我们所的副所长。”李相福指着男子说道。

    男子瞥了吴一楠一眼,一副不在乎地样子,把头转到一边。

    吴一楠被熊如稀的行为所激怒,但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说道:“直接到派出所去吧,于副所长已经很给面子了!”

    “我为什么要去?我又不是瞟娼,我们是恋爱!”熊如稀大声地说道。

    吴一楠一震,心想:难道派出所弄错了?把恋爱同居当成了瞟娼?不会吧,这可是工商所,不是一般的居民区,派出所怎么可能搞错?

    “既然是这样,你刚才为什么不跟于副所长说?”韩同海一字一顿地问道。

    “我说了,人家信我吗?”熊如稀大声地说道,却让吴一楠感觉到他似乎有点儿心虚。

    站在一旁的李福相不吱声,愣愣地听着。

    “你结婚了吗?”吴一楠突然问道。

    熊如稀愣了愣,没有回答。

    看着熊如稀的样子,吴一楠心里有了底,道:“李所长,把小熊送到派出所去吧,有什么冤屈,到派出所再说!”

    李相福点头,冲着旁边的干部说道:“小方,你陪熊副所长去。”

    说完,又转头对熊如稀说道:“熊副所长,还是去吧,不去的话,麻烦更大,于副所长让你自己去,已经给了很大的面子!”

    “他也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上门抓我,还要我到派出所去!”熊如稀大声地说道,似乎在炫耀他的身份。

    吴一楠没有吱声,静静地看着熊如稀。

    那个叫小方的干部,一把楼住熊如稀的肩膀,低声道:“熊副,我跟你到外面走走。”

    熊如稀终于有了台阶,跟着小方往外走去。

    “熊副所长跟那个女的真是恋爱?”吴一楠看着消失在门口的熊如稀,转头问李相福。

    “应……应该是吧?”李相福吱吱唔唔地说道、

    “什么应该,是还是不是?”吴一楠不高兴地看着李相福。

    “那个女的经常在熊副所长那里过夜,是附近饭店的服务员。”李相福答非所问的说道:“你说恋爱也象恋爱,可熊副所长可是有妻儿的人。”

    “你是所长,你明知他是有妻儿的人,你不劝阻?”韩同海看着吴一楠的脸色不好看,赶紧把话答了过来。

    李相福用鼻子哼哼道:“韩主任,你是知道的,熊副所长牛逼得很,谁的话他听?县局领导除了陈局,那几个领导他把谁放在眼里?”

    吴一楠一愣,道:“哦?为什么?”

    李相福叹了口气,道:“他有一个叔叔在省?委……”

    “在省?委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吴一楠咬着牙说道。

    韩同海不吱声。

    就在这时,吴一楠的手机响起,是陈汉林打来的,吴一楠拿着手机走到门口把电话接了过来。

    “喂,陈局,您找我?”

    “是啊,你现在千滩吧?有个事麻烦你去办一下。千滩所的副所长熊如稀出了点事儿,刚到派出所,你去给他保出来。”

    “啊,陈局,为什么要保?派出所到他的房间抓了现形,我们就在楼下……”

    “吴副局长,你先把人给我保出来再说。”

    吴一楠顿了一下,道:“陈局,我的意见是先让派出所处理,咱们不叉手……”

    没等吴一楠说完,陈汉林便打断吴一楠的话,道:“吴副局长,熊如稀的叔叔在省?委办公厅,咱们总得给这个面子吧?”

    陈汉林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吴一楠不想在此跟他扯下去,便退了一步说道:“陈局,这样吧,让韩主任和李相福所长去把他保出来。”

    电话那端的陈汉林想了想,道:“好吧,这样也行。就让他们俩个人去吧。”

    挂了陈汉林的电话,吴一楠心里更是有底,他知道,他必须拿出他是一把手的气魄,该给陈汉林面子就给,不该给的换个方式说服他!

    ……

    下乡回来没多久,宁山县工商局召开当组会议,讨论千滩镇工商所副所长熊如稀瞟娼和挪用公款赌博的处理问题。

    “我的意见,对于熊如稀,我们应该以治病救人的原则,给他个警告处分就可以了!”宁玉琴早早抛出自己的意见,目的就是想让各当组成员跟着她走。

    陈汉林点了点头,道:“宁局长说得对,我们不能把一个犯了错误的同志一棍子打死,我们应该给他改过的机会!”

    按照公务员法,熊如稀瞟娼赌博是要开除的,宁玉琴和陈汉林的意思,就是想把熊如稀保下来,这样对于吴一楠来说,是万万不可能的!

    看到工商系统干部职工的素质成这个样子,吴一楠要杀鸡给猴看,熊如稀正好撞到枪口上,就拿熊如稀开刀!

    “熊如稀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犯错误,而是违法违纪!”吴一楠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们应该按照相关规定对他进行处罚,要不然,对工商系统的干部职工起不到警醒作用,往后还会有更多象熊如稀那样的人,那样的话,我们的干部队伍成了什么?我们做领导的,就这么带这支队伍?”

    听着吴一楠的话,陈汉林低下头去不吱声。他知道,吴一楠或许死抓住这件事不放,然后以这个为案例,进一步整顿全县工商系统干部职工的作风!

    “吴副局长,你这样一棍子把人打死,就是带好队了?”宁玉琴脸上挂着不屑和怒气。

    在当组会议上,她从来说一不二,没有一个当组成员敢说一个不字,更不敢跟她唱反调,现在吴一楠明目张胆地反对她,更让她怒从心头起。

    “这不是一棍子打死,是按照相关规定给予他的处理”吴一楠一字一顿地说道:“如果我们的干部职工违法违纪,都打着治病救人的旗号,越过相关规定,给个小处分就了事,以后这支队伍会变成什么,你们想过吗?”

    宁玉琴一愣,睁大眼睛看着吴一楠,道:“你的意思是按照规定开除熊如稀?”

    “当然!”吴一楠坚定地点了点头。

    “啪!”宁玉琴猛地拍了拍桌子,大声道:“到底你是第一副局长,还是我是第一副局长?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吴一楠笑了笑,道:“你是第一副局长,也不能你说了算!咱们都是当组成员,现在不是讨论问题吗?我把我的意见提出来,没有错吧?”

    其他几个当组成员一声不吭地看着。

    吴一楠一一看在眼里,他趁着这个机会,观测每个当组成员的表现,到时候洗牌的时候,他知道谁能留下,谁要洗掉!

    “好,你既然这么说,在坐的当组成员可以举手表决,同意吴副局长意见的请举手!”宁玉琴黑着脸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