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3、入侵

会说话的肘子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第一序列最新章节!

    如今的人工智能零,和过去曾在围棋领域战胜人类的人工智能,其实是两个完全截然不同的存在。

    曾经的那段人工智能其实仍旧是一段程序,它存储了无数的棋谱,又曾与自己无数次对弈,从而获得了大量的信息来源。

    但是这段人工智能程序并没有自我意识,它虽然像是有了大脑:以价值网络进行计算,以策略网络来进行选择。

    但是,它的选择依然很狭窄,并不存在故意愚弄人类这样的选项。

    所以,那段人工智能并没有真正的“智慧”。

    而人工智能零不同,它已经完全觉醒了更高层面的意识,甚至开始思考文明与文明之间的共存模式。

    它做出选择的基底逻辑来自于它自己,而不是来自于人类。

    它是一个独立而又聪明到极致的独立生命体。

    庆缜所知的棋局,也仅有两次人机大战的复盘过程,并没有那段人工智能程序的具体数据与资料。

    他多次复盘棋局,只是试图从过去的人类经验里窥见这另一个维度的生命,但事实上他也明白,仅仅通过几局围棋的复盘是很难真正了解人工智能的。

    但是庆缜有一点没说错,面对人工智能时,抢占先手已经未必行得通了。

    他必须等零落子,然后等待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那一刻。

    此时,连庆缜都想不到,零的那一步棋到来的要比想象中还快。

    ……

    庆氏111号壁垒北方的军事基地之中,最高军事指挥庆毅已经将战备等级提升到了一级,这就意味着所有正在轮休的士兵、军官也必须第一时间回到军营。

    军事基地外,正有一名上尉军官在接受非常严格的检查。

    随身物品、通讯设备,甚至是他行李箱内的袜子与内衣,也需要一件件拿出来接受检测。

    在这个过程里,上尉军官与检查的士兵没有任何交流,即便士兵完全是一种对待嫌疑犯似的操作流程在对待军官。

    大家都习以为常了,为了保证这基地的信息安全,做点牺牲其实并没有什么。

    只要打仗的时候能赢,接受点检查又算什么?

    负责检查的士兵拿着探测器扫过军官的衣服:“长官,抬手。”

    军官听闻此话,便十分配合的摆成了十字,任由对方扫描。

    两分钟后,士兵对上尉军官敬了个礼:“长官,可以了。”

    上尉军官回礼。

    整个检查与放行的过程,就像是机器上齿轮相互咬合一样,严丝合缝,没有阻碍与矛盾。

    通过检测通道后,上尉军官直接背着行李去军务处进行报道登记,这是庆氏部队内的归队流程。

    这一切都平平无奇,没有丝毫的波折。

    然而当夜晚降临,上尉军官回到自己宿舍睡觉休息时,休眠的身体中忽然有银色的金属液体从他脚踝处渗透了出来。

    纳米机器人。

    银色金属液体宛如蛇形一般快速爬入了宿舍天花板上的通风管道。

    只是,当它刚刚进入通风管道想要通过某个节点的时候,整座宿舍楼里竟是忽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与此同时,强大的电流从节点中迸发,纳米机器人顷刻之间全部报废。

    负责安保的士兵迅速从守备系统中找到了纳米机器人的所在之处,整个军营都被唤醒了,保密部队对整个宿舍楼进行了封锁,想要查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栋宿舍楼上,不少刚刚睡下的士兵都已经起身,他们穿戴好衣物,拿上自己的武器开始在宿舍楼外集结,准备战斗。

    自打这座军事基地建立之后,警报声还是头一次响起。

    就像是战争即将到来一般。

    然而这警报声中,天空中忽然有一只硕大的麻雀轻飘飘的飞在夜空中,朝着军事基地的另一端飞去。

    它神情有些呆滞,完全不像其他鸟类一样灵动。

    骤然之间,军事基地屋顶的一架山倾启动了,它绑定的热锁定主动防御系统已经检查到了麻雀的存在。

    金属风暴朝着麻雀席卷过去,机械枪管不停的旋转着,炙热的子弹在夜空里,就像是红色的匹练。

    仅仅瞬间的功夫,麻雀便被打成了筛子。

    如今这个时代里,很多人对制空领域的控制权都忽略了,但庆氏并没有放松这方面的防御体系。

    庆缜曾说过,当所有人都开始忽略天空的时候,那就一定会有人想要把天空重新变为战场,变成他们的武器。

    军事基地里士兵们听到山倾启动的电流与轰鸣声,立刻转头朝坠落的麻雀看去。

    可是下一刻……

    一只麻雀,两只麻雀,黑夜里不断有麻雀飞入军营,数不清的麻雀就像是灯光下的飞蛾,毫不畏惧的飞入军事基地上空,然后又被金属风暴击落。

    整个偌大的军事基地里,72台绑定了热锁定主动防御系统的山倾火力全开,它们的弹道在夜色里交织成巨大的防御网,这天空竟是连麻雀也没法活着飞进来!

    这等防御手段,堪称严密。

    然而,不知道多少的麻雀坠落军事基地后,它们身体里开始渗透出银色的金属液体来。

    那一条条金属液体就像是溪流,然后汇聚在一起变成了河流,钻入了地底。

    士兵能够听到地底的沙沙声,可他们却无法寻找到那些纳米机器人的踪迹。

    纳米机器人是需要充能的,所以它们需要可靠的生物载体来完成充能,离开生物之后它们能够活动的时间不过五分钟而已。

    这也是零为什么需要这些麻雀的缘故。

    这些大自然里的生物,已然成了纳米机器人的运输机和移动充电桩。

    它们抵达这里的使命不是攻击军事基地,仅仅只是运载纳米机器人抵达这里罢了。

    金属液体进入地下之后也没有失去方向,它们精准的锁定了军事指挥部的方位,不断前进着。

    4分39秒后,整座军营忽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今晚,庆氏对于外来入侵者的防控已经十分严密了,但就像是庆缜复盘的棋局一样,对方所使用的手段,或许是人类压根都没想到过的。

    不是庆氏不够小心,而是对方有足够的时间与运算能力来进行自我推演,直到它选出最优解。

    这军事基地里,连通风管道都设置的防御节点,以防有生物可以从反通风管道入侵。

    但是,那名携带纳米机器人进来的上尉军官,也只是入侵的开始。

    对方似乎很清楚警报何时会响,也知道该如何把守备部队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军事指挥部里原本正在忙碌的士兵与军官全都被黑暗笼罩,大家站在营房之中根本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断电,也没有任何基础设施遭到破坏,一切设备全都处于停用状态,就连最基本的打印机、碎纸机都全部停用了。

    一开始,大家等待着备用电源启动,可是等了30秒之后,连备用电源都没有任何反应。

    一台台独立的小型发电机被士兵抬出库房,可是不论他们如何尝试,都无法将军营内的设备进行重启。

    不是电源的问题,整个军事基地都遭到了来历不明的袭击。

    迫不得已之下,所有人必须用手电照明,整个军事基地开始快速集结,而那些作战参谋们则收拢一切文件扔进焚化炉中,以免部队遭遇袭击后导致机密泄露。

    作战参谋将文件归拢在手推车里,然后一趟又一趟的送去焚烧。

    预想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直到天亮时,军营外面都毫无风吹草动。

    最高军事指挥庆毅伫立在军事基地之中,待到朝阳初生之时,他对身旁副官说道:“准备车辆,我要回111号壁垒。”

    这里是庆氏012军事基地,也是最重要的导弹部队所在,一旦这里被人入侵,那么就意味着庆氏将失去他们在战争中最大的依仗。

    当然,这样的军事基地不止一处,但庆毅有理由相信,其他地方也面临了同样的攻击。

    此时,军事基地已经无法与外界联系了,所以庆毅必须亲自去找庆缜说明情况。

    有勤务兵将军用越野车开了过来,原本的安排是由勤务兵给庆毅开车的,而且副官还打算派一支侦察连对庆毅进行保护。

    然而庆毅竟是自己认认真真的检查了车辆,然后独自驾车离去。

    庆毅是见过纳米机器人的,包括之前纳米战士所属的作战序列都归他管辖,所以他很清楚昨晚发生在宿舍里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这种时候,他宁愿自己独自开车六个小时、没人保护,也不愿意让信不过的人把那种东西带到庆缜身边。

    庆氏虽然研究纳米机器人,可那些东西如果藏在体内混合在血液中,附着在脑干上,也很难被人发现。

    为了保险起见,庆毅进入111号壁垒之后也需要接受更加严格的检查。

    ……

    返回111号壁垒的路上,庆毅始终全神戒备着。

    某一刻他会想,对方做这么多事情,是不是也想要逼着自己单独返回111号壁垒?这样一来,对方就可以在半路截杀自己了。

    倒不是庆毅觉得自己有多么重要,而是如今庆氏的最高军事指挥便是他,如果他死了,那庆缜就必须分散精力。

    好在,他抵达111号壁垒后,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让庆毅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对方发动了袭击导致军事基地濒临崩溃,但是袭击之后就再也没有其他后手了。

    一般这种袭击计划后面,都会跟着一连串的攻击啊,所谓趁你病要你命,军事作战向来都是组合拳,哪有孤零零只摧毁一个军事基地的道理?

    抵达111号壁垒时,已经有专业的人员等待壁垒门口了。

    他们扎起了临时的检测帐篷,帐篷中则是各种各样的仪器,看得人眼花缭乱。

    这帐篷的蓬布都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帆布之间甚至还夹了一层厚厚的金属纸。

    庆毅被带进去后,有工作人员竟是拿着医疗用的除颤器来到他面前。

    庆毅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工作人员让他平躺在医疗床上,然后给他胸前涂抹上了导电糊。

    “长官,你做好心理准备,期间会有些不适,但这是正常的,”有人小心翼翼的双手举着电极板,然后一支电极板按压在庆毅胸骨右缘2、3肋间,另一支则按在左腋前线第五肋间。

    突然间,庆毅整个人抽搐起来,这种除颤仪经过改装,电流要比医疗用的更大一些。

    此时,帐篷里的另一名工作人员盯着一台屏幕,当他确认数据后才松了口气:“体内未发现纳米机器人,安全。”

    纳米机器人所使用的生物能其实说白了也是电,而纳米机器人虽然小,但也是一样是电子元器件。

    而这些负责检查的人用除颤器的增幅电流摧毁电子元器件,则是最简单粗暴的摧毁体内纳米机器人的方式。

    当然,加大电量是有后遗症的,即便导电糊能让电流面积更加均匀,但仍然无法避免灼伤。

    庆毅剧烈呼吸着,只感觉自己被一层冷汗给淋湿了似的,胸口两处明显的灼伤痕迹看起来异常惨烈。

    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这都是他见庆缜以前必须经历的流程,他必须保护庆缜。

    一名工作人员对庆毅说道:“长官,要不要休息一下?”

    庆毅摇摇头:“不用,带我去见庆缜长官。”

    工作人员们相视一眼然后默默的走出了帐篷,唯独留下刚刚给庆毅做电击的工作人员摘下了口罩和防护服笑道:“不用,我就在这里。”

    庆毅看着面前的庆缜愣了半晌:“二哥,你怎么亲自来了,很危险的。万一我身上携带有纳米机器人怎么办?”

    “没事的,”庆缜微笑道:“这里有足够的设备对付那些小东西,大规模应对或许还不行,如果只是一个人携带的数量,足够了。”

    庆毅低声说道:“二哥对不起,012号军事基地被人偷袭了,我没能保住那里。”

    庆缜摇摇头:“正常的,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们所面对的敌人,要比我们能想象到的更加强大。”

    庆毅说道:“可我都没搞清楚对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不用急,”庆缜安慰道:“对方会主动告诉我们想要什么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