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2章 牛皮纸文件盒

红烧豆腐干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而这厢,关有寿也一手拎着梅大义的绿黄色手提帆布行李袋,一手拉着他就直往东里屋走去。

    他很高兴他义叔没跟他见外,这要是又大包大揽的,是客人而不是家人。“叔,你先坐会儿,我来打水。”

    “我自己来。”

    “行。毛巾带了没?抽屉里就有新毛巾。”关有寿对闺女的“私产”了如指掌,那毛巾是成捆成捆的。

    “都带了。”梅大义的嘴就没合拢过,拉开炕上帆布行李袋的拉链,将里面的洗簌用品一一取出。

    随之,他也从衣物中取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牛皮纸文件盒递给关有寿,“信都在里面,你先看他都说了什么。”

    关有寿诧异地看着手上封了条子还盖了章的文件盒,掂了掂重量。先生这也未必太正式了一些。

    “这是齐老头和大山那小子给你的信。”梅大义又将一叠信递给他,“除了信,他们还准备了东西。

    有些多,我就先放着小刘那,等他晚上再带过来。老梅的意思让你只管收下齐家的东西,建军那小子不错。”

    关有寿哑然失笑。刚刚还高兴这回不是又大包大揽,得了,他收回。“这哥们是挺好的,给我寄了不少报纸。”

    “应该的,小北都养在咱们家。原本这趟建军是要和我一块过来,连票都订了,临时又有任务出差。”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身不由己。关有寿见他拿着洗簌用品进里面小耳房,又看了看手上。

    坐到炕沿上,关有寿放下东西,右手叩击了几下,挑了齐家的信件先一一打开,将给孩子们的信纸放到一边。

    看过齐老、齐老太太、齐建军,还有薛大山写给他的信,关有寿笑了笑又将这一部分的信整理好放到一边。

    这些信回头还得让他媳妇看看,心里有了个初步印象,将来两家见面来往,她也就不至于很生疏。

    关有寿抛去思绪,收敛了笑意伸出双手拿起了文件盒,再看到这玩意儿上的封条,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先生这是要闹啥?

    关有寿不知不觉地深吸了口气,打开了文件盒——第一张白纸就是三个端端正正的“关晋之”三个字。

    确实笔力遒劲,力透纸背。比起闺女回信里都带着甜味儿,他好像是很久没夸上先生几句,关有寿不由地抽了抽嘴角。

    ——您老真不用提醒弟子立马去更正大名儿的。改了也没有,大家伙还是会喊他关老三,就如他家平安。

    总不能跟儿子的大名一样儿,他每次遇上个人都特意申明是关浩然吧。不改!那人关谨之,他是关晋之?

    你们老哥俩只管闹你们的,关有寿是坚决不掺和其中。倒不是什么生父重于恩师,只要确保那人无忧足矣。

    拿开这一张纸,接下来就是两个牛皮黄信封,厚厚的两叠,关有寿立马敛容屏气地拿了上面的信封。

    梅大义洗簌完出来时,关有寿还在翻阅那两叠厚厚的纸张,恰逢他一眼瞟见叶秀荷端着托盘过来。

    “叔,你先吃点面条垫底,今晚我就烧几道你爱吃的菜。”叶秀荷说着朝梅大义指了指炕上的关有寿,咋看信还板着个脸?

    见状,梅大义朝她安慰地笑了笑,伸手指了指自己,又朝她微微摇头,以示有他在不会有事儿。

    别说,叶秀荷还真信他。没瞅连她爹都问姑爷义叔咋样咋样的,别人不知道,可她能知道义叔他来自京城。

    最近不看《红楼梦》,改看《三国演义》,叶秀荷觉得看着这本书,心里有些想不明白的事,突然就悟了。

    就如眼前的义叔,对她男人不是生父却胜似生父。就如义叔一待在她家,老院那边的假公公就连一声都不敢吭一样。

    可同样的,有些话,只要她男人不说,她就当不懂。何必说出来让他担心自己一时失语说漏出去。

    再说了,孩子爹不是说啦,现在还不是时候,不用等多久,再过个几年,到时候他会全部都告诉她。

    她就等呗,等她真公公出现。

    梅大义见叶秀荷出了屋,他也不去打扰沉思的关有寿,自己先吃起面条,可眼神还是时不时地瞄上那么两眼。

    嗯,这次的事情有些多,确实要他家小少爷好好想一想。首先老太爷去世了,他这长孙原本该奔丧。

    可惜条件不允许。但为了老太爷临终之前还念念不忘他这个可怜的嫡孙,他家小少爷也得服丧吧。

    其次老太爷这一走,那边也该分了家。他家少爷肯定是以儿孙为重,也应该是时候退居二线之后移民。

    与梅大义所关注的重点不同,关有寿对那个必须病弱静养的借口好无力,他明明就身强力壮。

    而且,这亲祖父都开始要走了,可分走老大一半的长孙居然病得连飞机都不能乘坐,确定真不是说笑?

    关有寿看着手上一张纸上的名单,他生父那边现存的堂哥堂弟,还有什么堂姐妹堂姐夫的,人数还真不少。

    突然,关有寿摇了摇手上的纸,“义叔,你说他会不会被撕了啊?就他一个人能斗得过这么多人?”

    梅大义差点喷出嘴里的面条。急忙咽下后,他很是郑重摇头,“绝无可能。不过我估计老梅又想他捐了。”

    “……”要不是突然听闻死讯,心情有些沉重的关有寿差点笑出声。可想而知,在他义叔的心目中,先生有多狠。

    但彼此心里也这回也是纯粹说笑而已。别提明面上的遗产根本就动不了,就是动得了也不是说捐就能捐。

    这其中牵扯到的问题实在太多太多。尤其是遗嘱其中一条就特别注明关家不动产只能传给长子,就是暗指天佑继承,这部分就谁都做不了主。要等他家天佑满二十岁,先生都该颐养天年了。

    过世的老人家明显就知道他这个长孙如今已有一对儿女,这份抄录的遗嘱上还注明将来有女,嫁妆几许。

    可谓是费劲脑汁做了全方面防御,防谁?肯定是防着先生。可惜,这么好的老人,他居然连见一面都没机会。

    原来,他也是有人疼的大孙子……关有寿仰头朝屋顶使劲眨了眨眼,眨去眼里的潮气,缓缓地吐出口长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