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晒被子正合适

红烧豆腐干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可随着闺女一起踏进西屋,叶秀荷顿时瞪大双眼,不由伸手指着摆好的家具,“这,这都是哪来的?”

    关平安连缩脖子都不敢,一双小手交叉着分也不敢分开。她梅爷爷在呢,一瞄就可以瞄出她在想些啥。

    关有寿好笑地瞥了眼媳妇,“废品站收购站那些地方淘来的呗,不然古师傅他们干啥要忙上两个多来月。”

    对滴,对滴。

    赞一个~

    叶秀荷下意识地看着梅老,“干爹,您老瞅会不会影响不好?要不等一会儿,我就搬一些走?”

    对于老实巴交的干闺女,梅老可不敢吓唬她。他说着玩笑话,没准这傻孩子就当成了真,反而闹出笑话来。

    “不是多大问题。往后家里来了客人,尽量少带这边就行。真要担心有说法,里面书架先空着。”

    叶秀荷跟小鸡啄米似连连点头。

    “这次榻和椅子也没超常规,一般人看不出好料子,老古他们也懂这点忌讳,都做过了处理。”

    叶秀荷还在点头。

    梅老见状,估计自己不在多说些话,他这孝顺的干闺女心里还不踏实。想了想,他朝关平安招了招手。

    “告诉爷爷,你怎么想到外面摆了梅花桩的?”

    关平安的眼珠子一转,“不敢种花花草草,不敢种竹子,不敢全给开成菜园子,不敢养猪养鸡,只好用来练武。”

    “听了没?咱们家孩子心里都明白的很。”安慰一句叶秀荷,梅老就不搭理了。他都说的这么明白还不懂,退回给叶老五得了。

    “你想种竹子?”

    “嗯嗯。”

    这回换成关平安连连点头,“不过,现在不急,我还要你们给我提意见。有过就改,无过请奖励。”

    “想要什么?”

    关平安掐着手指头,“这么一丢丢哈,爷爷,我能不能拜托你有空好好考虑一下,搬回来的问题。”

    梅老失笑摇头。

    又是如何……关平安见好就收,果然拉起他的手,跳过话题,另一只手指着窗户,“爷爷,你往那瞅。”

    瞅啥?

    梅老不解地跟上她的脚步。

    “漂亮吧?夕阳染红整个院子,是不是好美?坐这边,能一直从早上太阳出来欣赏到现在最后一抹霞光。”

    梅老突然会意过来,“就是院子光秃秃的,几根木桩。败兴~咦,原来离木桩还有这么多空地?”

    对滴,对滴。

    “晒被子正合适。”

    “对滴。”

    听到这儿,关平安就知到此为止。不能再廊前围上两堆花圃,就连西边一侧空地也不能种上竹子。

    确定过了她梅爷爷这一关,对于她布置的宅子无须再添添减减,关平安心里最后的一块石头落下了。

    比起她义爷爷只要是她高兴的都行,她还是信她梅爷爷的眼光。一行人又从后院一路转悠到外院。

    然后?这次倒回隔壁院,就没再从大门口转个圈儿,而是一行人直接通过西侧的通道离开。

    关有寿看着故意落后几步走到他家平安身边的狼崽子,再瞟了眼蹭到自己身边并肩而走的傻儿子。

    他笑了。

    气笑的。

    你还真是你祖父的种,忘了姑奶奶是如何从你爷爷手上被你梅爷爷拐到手的?咋就没点警觉性?

    “蜡烛和煤油灯一定要备好。”

    “好。”

    其实梅老不提,叶秀荷也会准备。

    别看外面大马路一年三百六十日夜夜有路灯亮着,可居家的话,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停电。

    电一来,整片胡同都是欢呼声。

    “外院,你就自己布置。”

    “好。”

    “明天让小张给你搭把手。”梅老吩咐完叶秀荷,他看向关有寿,“后天有没有邀请谁上门?”

    “我没跟那几个新交的同学提起暖屋。”关有寿停顿了一下,“不过,我想大军他们几个肯定会来。”

    “几人?”

    “应该会有一桌。”

    “浩然呢?”

    关天佑摇摇头,“我就算了,要好的几位等哪天请他们上家里吃顿饭就行。其他人,还不到这个份上。”

    “那就两桌。”梅老确定好人数,下意识地去找小当家,却发现他家的小当家又被齐小贼拐到后面。

    “秀荷盯着点。不用太好,菜色过得去就行。回头我给老齐打电话,你让你齐婶喊上老姜老俩口。”

    “干爹,我明天去一趟吧。”哪有人邀请客人还是传话的,姜家又不是没有电话。“正好有些日子没去那边。”

    梅老沉吟片刻,终究点了点头。他还是没点明之所以不让她亲自邀请姜家,就是提防姜老带上儿孙。

    可晋之已经跨进这个圈,他真能避开?目前就一直已经有人在换着招儿想方设法拉拢他,保持中立何等难。

    说实话,梅老的心里也很矛盾。既想小弟子融入其中,又担心他看多了,见多了,心里更腻歪。

    齐建军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他能避的只能避到单位,可晋之一旦要避开,那就远了。他还想有朝一日晋之有能力了,多为国家献点力量。

    谨之(关景怀)是下来了,但这家伙既然敢退下来,以他对他的了解,那就肯定还有不少后手等着。

    人呢,都是越老越心软,何况他的软肋就在于这个儿子。梅老都不用去猜想,老兄弟折腾出的异国爵位是为谁。

    对应这一招儿,他就给为孩子取了关中华和梅志国这俩大名儿,不知那家伙还记不记得何谓初心。

    关有寿见梅老突然沉默下来,有些不解。但见多了他先生一想事情就不语,他也没在意,而是朝媳妇微微摇头,禁止了她开口。

    后面牵着关平安手的梅大义朝天翻了个白眼儿,又侧头看向身旁嘀咕着的俩小,时而还点了点头。

    “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没到眼前,肯定是没人在意。先等着,到了入冬,肯定有单位因保存不善又有废旧暖气片。”

    “关关分析的很对。那件事?”

    “算了,就当领工资。”

    听到这儿,梅大义不点头了。想一想,他还是没插嘴问到底是哪件事。反正他家孙小姐干啥,啥靠谱。

    于是,他漏过了一件大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