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一个月多少?

红烧豆腐干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有人喜欢住楼房,有人喜欢住平房。有那长辈为了迁就子孙卖了私宅搬入楼房的,也有子女为了长辈接底气放弃楼房。

    总归,卖房的有,换房的有,租房的更是不缺。“长安米贵,居大不易”这个典故就反应了世情如此。

    自古以来贫富之差都一直存在着,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如今破除三座大山的效果如何不得而知。

    但关平安这座山肯定是没被铲了。这不,丫的听了齐景年的诱惑,开春买下他家隔壁院子放着就不搭理了。

    这次还是齐建军一位刚调进京没多久的新同事只分到小小的一间单间,遇上父母孩子一大家子住不下的窘境,她租了。

    还规矩死多。

    一不能家不和,整天吵嘴;二不能乱拆乱搭;三不能……什么什么的,小手指都掰不过来,最后还表明只能出租一年。

    为何?

    齐景年倒是懂她的小心思。在房契没号上她‘关如初’三个大字之前,担心人家住着住着当成自己的呗。

    哈哈哈……他的关关怎么这么可爱。

    可爱?

    饭后,关有寿陪同找出抹布又拿了笤帚撮子的叶秀荷去往自家院子时,对于跟过来的齐景年给出的评价,笑而不语。

    他家平安要是真傻乎乎的当甩手掌柜,他才愁死。挺好的,他闺女终于不会心软的一塌糊涂,终于懂得打心理战。

    “一个月多少?”

    “没走市价。”这也是人家想租的原因之一。真要按面积计算,哪怕那两口子都有工作也租不起。

    齐景年伸出一巴掌,“说好只能对方自己一家人住。我看了,三代同堂,孩子就有七个,他们也不可能分租。”

    “七个?”

    很显然,关有寿的注意力就没放在租金上面,倒是对人家两口子能一口气生出七个娃好奇不已。

    要知道婴儿的夭折率就非常高,屯子里就有不少人家老娘们生呀生的一直生,论怀孕次数的话,真有不少能怀上个十胎的。

    可同样的,夭折的也很多。就他好哥们马振中老娘现在有一女五儿,那也是掉了两个,夭折了一个。

    “是七个。他家情况和三顺叔家差不多,前面都是女儿,后面两个才是儿子。听说之前一生下都是交给老人抚养。”

    因此夫妻俩人一调动工作就想着连老人都接到身边照顾。当然,或多或少还有想给长大的女儿寻好人家之意。

    齐景年能想到,关有寿自然也会想到。他意味深长地瞥了眼齐景年,难怪不赖在他闺女身边找上他。

    “爹爹~你们在哪儿呀?”

    关有寿转身出了厨房,“你咋过来了?”

    刚刚还在正房台阶前的关平安听到声音,已经朝他跑去,边跑着边嚷嚷着,“爹爹,你陪我时间越来越少了。”

    “慢点,小心嗑着了。”

    关平安一跑到他们前面,双手挽着关有寿的胳膊,开口就是一句,“我哥找你,梅爷爷也找你。”

    齐景年当然不会误会这个“你”指的就不是他,可好心酸的,什么时候关关一过来才能先挽他胳膊?

    “算了,让他跟着。”

    “好吧。”

    齐景年看着一唱一和的父女俩人,莫名地想笑。他也摇头笑了,“天佑一个人吃不消,还是我去得了。”

    有眼力劲儿!关平安给了他一道赞赏的目光,丝毫不怀疑齐景年能猜得出她匆匆跑来的目的。

    啥叫好伙伴?

    这就是!

    关有寿看着他们俩打眉眼官司,抽了抽嘴角。

    得~

    女大不中留。

    “爹爹,走啊,咱们去后院。”

    后罩房。

    关平安左牵着她爹,右拉着她还想擦家具的娘,去了左耳房,又进了右耳房……然后?她果断跑了。

    留下震惊地说不出话的叶秀荷和时刻背黑锅的关有寿,关平安跑得贼快,快得能跟打雷前的闪电相比。

    关有寿挠了挠头。要不趁着媳妇这会儿迷迷糊糊的,他也学闺女一跑了之呢?今晚就陪先生对酒当歌?

    “孩子爹!……”

    “哎!”正暗戳戳泼着小算盘的关有寿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此刻他的求生欲极强,伸手就搂过媳妇肩膀。

    接着他就麻溜儿的捏了捏媳妇脸蛋,刮了刮她鼻梁,“是,是我。媳妇,你可知我在外无时无刻都在担心你?”

    叶秀荷的脸霎时通红。

    “还记得当初我说过的话吧?我这一辈子走到哪儿都不会放开你的手。最难的日子,咱们俩熬过来了。”

    叶秀荷跺了跺脚,“说这些干啥呀。”

    见状,关有寿差点笑出声,难怪闺女老喜欢跺了跺脚。可他现在要是敢笑,后果肯定很严重。

    关有寿将媳妇往自己怀里一拉,边拥着她转身往外走,边继续轻声说道,“咱们都老夫老妻了,有啥不好意思的。”

    “孩子爹……”

    “嘘~先听我说。时常回想起往事,我觉得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先让你在老院受苦又让背井离乡。”

    叶秀荷连连摇头,“咋能这么说呢,你对我已经够好了。自打我进了门,还不都是你护着我,就说在老院。”

    这次关有寿倒没在阻止媳妇“讲故事”。对媳妇如何,他心里能没数?别说分家之后,就是之前住在老院?

    “那会儿,其实你娘就是老看我不顺眼,她也不敢得罪你。我都知道的,有你护着我,他们不敢明着来。”

    ——懂就好。

    “后来就是闺女脑袋磕着了,那也是你没在家,他们想逼我主动回娘家。能从娘家要来东西最好,要不来他们也想借机会拿捏我。”

    ——真长进了。

    “他们多精明啊,拿着马大夫说了孩子没事儿的借口,他们就能不理亏。还有人居然跟着说我小题大作。”

    关有寿勾起嘴角,讽刺一笑:“刀不割在自个身上罢了。”他不是没听到过这些闲话,后来呢?

    谁敢哼一声试试?

    真当他关有寿好欺负!

    他是不想得罪人,凭白无辜地添了是非,但不代表着他就怕了麻烦。如果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住,活着还有何意义。

    “孩子爹?”

    “嗯?”

    “我不问你了,你小心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