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小叛徒

红烧豆腐干 /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

    叶秀荷念叨了一大通,终究还是没问出她的担忧。她不明白为何自家男人修了地下室都要瞒着干爹。

    就连义叔,都要瞒着他。可之前不是都说了他们二老,一位是公公拜把子兄弟,一人是公公亲信?

    是不是就代表两边都让孩子爹为难,都让孩子爹必须要为自家留一条后路?这里面的瓜葛,她不懂。

    但她相信自家男人之所以隐瞒,肯定有他要隐瞒的理由。唉……就是过上人上人的日子,还不如老家自在。

    关平安跑的快,但还算跑的不远。接棒了她娘的活儿,拎着一桶水,正拿了一块抹布开始擦拭家具。

    听西屋耳房终于传来推门的声音,关平安转了转眼珠子,赶紧拎着桶,拿了笤帚撮子就往外跑。

    擦啥擦!

    大晚上的多费电~

    可你逃得了初一,能逃得了十五?

    “闺女,你跟娘说说,你爹到底是啥想法?”叶秀荷不想问自家男人,可对参与其中的闺女就不客气了。

    想法?

    她爹还真没想法。她挖的坑,她爹能有什么想法?肯定是在她爹的心目中,她这个闺女排第一啦~

    “你问了我梅爷爷上次捐款啦?我爹肯定是知道爷爷留不住钱,这不就防着我梅爷爷把家底都给掏空了。”

    叶秀荷嗤笑出声,“就你爹这手松的?说你哥我还信。好,就当你说得通,那你义爷爷呢?他可是恨不得啥啥都给你们留着。”

    对噢~

    她义爷爷呢?

    “很好想呀,我义爷爷不是斗不过梅爷爷嘛。再说了,啥叫秘密?知道的人多了,那还叫秘密呀。”

    尽胡扯……叶秀荷没好气地点了点闺女小嘴。跟你爹一个样儿,不想说实话就开始满嘴开火车。

    “嘿,嘿……娘亲~”关平安干脆赖到她怀里,“好娘亲,你闺女我肯定斗不过我爹爹的是吧?”

    “你爹没趁机教你,跟你又说了些啥?”

    “没,你瞅我爹忙的。”关平安撇了撇嘴,“我都怕爹爹忘了我长啥模样,一回来都不陪我唠嗑,倒是跟我哥接头交耳。”

    “重男轻女。”

    “对!”

    “咱们娘俩不要他了。”

    “好,我听我娘的。”

    “好闺女。”

    “好娘亲。”

    “……”屋外的关有寿无语地只能望向夜空。原来你们娘俩私底下就是这样的娘俩,好心塞的。

    “咳咳咳……”

    “哎呀呀,爹爹你回来啦~快进屋,我娘刚还说你是世上最好的爷们,我正和我娘夸你来自呢。”

    编!

    继续编!

    “娘,掐。”

    迈进卧室的关有寿似笑非笑地看着闺女,别以为你老子听不到你嘀咕声。小叛徒,你给你老子等着!

    “说啥呢?”

    叶秀荷乐得哈哈直笑。

    关平安连连摇头。

    走近的关有寿没好气地给了闺女一颗‘爆栗子’,“咱们家的新锅可真不少,旧锅扔了不用算了。”

    “哪有不少,你可别给我霍霍了。”

    揉着额头的关平安闻言顿时笑倒在炕上。哎哟喂,她的娘哟,回的话,回的妙,回的呱呱叫。

    熊丫头!明知他在外面,还故意逗闷子。关有寿失笑摇头,“这个月该诊脉了吧?下周记得亲自去一趟。”

    “爹爹~”关平安再也笑不出声来。明明她壮得跟牛似的,还喝啥滋补药,它能比得上神仙水?

    “有长个。”

    那是巧合好吧?

    “嗯?”

    “好吧。”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换一个人,你看你梅爷爷会不会搭理。”关有寿斜了闺女一眼,坐到了炕沿。

    “双管齐下肯定效果最好。没听人家老大夫都说了,等再过两年骨缝合上,你想长高都机会。”

    “乖,其他的,你可以不听,这事儿必须听你爹的。”

    关有寿好笑地斜视着叶秀荷,“啥叫其他的都可以不听?媳妇,不是该让咱闺女啥啥都我的?”

    “你听错了。”

    一个个的,居然学会耍无赖~

    “孩子爹,和干爹说了没?”

    哟~居然还学会岔开话题。关有寿摇了摇头,“没必要。你们娘俩看着办就行,说了老爷子又会拒绝。”

    关平安瞧了瞧她爹,瞅了瞅她娘,“我赞同爹爹的想法,梅爷爷高兴就好。义爷爷呢?他咋说?”

    你义爷爷?

    关有寿头疼不已。与先生果断拒绝不同,义叔还提了条件。要想他过去住可以,但他要住倒座房。

    他义叔又不是外人,又不是没地儿住,怎么可能让他住到那儿。“先维持不便,等到冬天再说。”

    “刚刚义爷爷提了一对老俩口没有?”说是老俩口,其实他们的岁数也不是很大,才五十出头。

    提了~

    这次义叔就当着先生的面提起,身份上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爹给推了,以后就要辛苦你们娘俩。”

    “推了好。”叶秀荷赞同点头,“之前听闺女提了,我就觉得不妥。咱们有手有脚的,干啥找人伺候,又不是……”

    “娘~”关平安吓得连忙扭头望了眼窗口,“被谁听到都不好呀。”唉……还是能早点搬,就早点搬吧。

    自从得知隔壁就是自家开始,她娘的腰板儿就挺直溜了,笑容就变得多起来,人也相应的硬气不少。

    这是好事,太软面的话,出去总归会受人欺负。但也有不好的地方,老容易忘了这到底是啥地盘。

    耿直是好品德,但不注意分寸就不是好事。万一被张婶子听到,人家还不得误会你说她两口子是伺候的下人。

    错了~

    他们两口子这叫公家认可的家政人员。一走出去还倍有面子的,一般的平头百姓都不敢小瞧了他们。

    “没事儿,你梅爷爷在家,他们都习惯待在后罩房。”

    关平安连连点头。捂嘴打了个哈欠,朝她爹是了个眼色,她赶紧哄两句她娘之后溜回对面西厢房。

    果然。

    言多必失。

    思想课还是她爹来指导她娘最合适。她说出的话,很多在她娘这儿还属于小儿之语,还引不起她娘足够重视。

    当然。

    她也不懂。

    世道艰难,这个家的狐狸又多,她还是当她蠢笨蠢笨的小兔子得了。没瞅连后院的鸡鹅,天黑了都不敢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