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黄金眼5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俆舅舅效率很高,不知他怎么操作的,警察第二天就逮住了人。

    当晚杨昭接俆妙君下班,那小子就开车跟着,被抓住后很配合地交代了身份,原来他开了家私人侦探社,专门负责查出轨,找宠物的一类委托,这次同样是接了雇主的单子。

    至于雇主的身份,小伙子并不清楚,对方和他联系一直是通过某个邮箱,警方顺着线索一查,发现那邮箱登录地点并不在大陆,而是分别在缅甸好几个地区,警方正在和缅甸警方合作追查,但情况比较复杂,估计没那么快出结果。

    俆舅舅特意将情况告诉了小两口,两人一听就知道背后主使肯定是章伟。他们拒绝了申请人身安全保护的提议,费尽心思才劝服舅舅暂时瞒着俆父俆母,只让他们以为犯人已经捉住了。

    或许是章伟发现了计划失败,杨昭夫妇自此再未被人跟踪,但他们仍然非常警惕,章伟必然不会轻易放手,估计准备与杨昭那心狠凉薄的小姨一家联系了。

    杨昭大概能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心中早有提防,只是担心章伟计划再次失败后会狗急跳墙取他性命。尽管原轨迹中对方的确这么做了,但他没有证据,不可能告诉舅舅一个未来或许会发生的假设,更不可能因为这个假设寄希望于警察地保护,因此,他必须尽快成为“名人”,通过名望和关注来保全自身及亲近之人。

    杨昭查阅了现世诸多资料,发现随着社交网络地发展,成为一个“网红”几乎是最快的出名途径,而“网红”的渠道有很多,综合比较之下,网络作家对他来说是时效性及性价比最合适的一种。

    杨昭三岁启蒙,十八岁入朝协理政事,登基之后勤政刻苦,每日朱批少则数千,多则过万,又成长于古代的文学环境中,以他的文学水准来写现世的通俗小说,文笔足够让大部分人惊艳。

    至于每日更新日日不辍,对于一个毛笔都能日更万字的人来说,他觉得完全不在话下。

    杨昭查了几个热门文学网站,最终选定历史题材,在漫长的岁月中,有无数奇人奇事淹没在历史长河,正如这本小说的主角,名为宋平,字子政,是元平年间一位政绩非常好的提点刑狱公事,寒门出身,二甲传胪,在任数十年破奇案无数,政绩官声优异,除此之外宋平本人还有条著名花边,他的发妻在他中进士不久后病死,至此再未娶妻,哪怕是上司赠的妾甚至皇帝赐的婚,他都能给顶回来。

    这样的臣子优秀而平常,一生并未留下名言名篇,也没什么名典名迹,虽在史料中有所记载,可现世里却是连影视剧都很少露脸的小透明。然而他的一生却涉及了寒门逆袭、推理破案、朝堂争斗、情有独钟等网文大热元素,放到如今来看岂不是很好的素材?

    他仔细回忆了宋平的事迹,罗列出大纲和主线,对于他年少时的经历多有杜撰,但少不得“莫欺少年穷”之类的爽点安排,第一天,他就写了足足六万字,不过五天时间,这篇名为《提刑官宋平》的小说,已经积攒了二十多万字。

    杨昭在国内最有名的文学网站注册了账号,笔名“昭明君”,首日就发了十万字。

    还没等他看到效果,小姨却找上了门。原来何惠仪那天被挂断电话,之后就再也打不通了,起先她以为是信号的缘故,可连着两天都没联系上人,还以为是杨昭手机坏了,万万想不到对方居然敢拉黑她。

    前几天,有个神秘人联系上了她,承诺了一大笔钱希望她能拆散杨昭夫妻,她开始没当真,但接触了几天,特别是收到了对方大额预付款后,那是相当愿意啊!她本身就不喜欢侄子跟姓徐的好,自俆妙君怀孕后,杨昭寄给她的钱越来越少,以前是月工资的一半,现在顶多三成,以后孩子再出生,她还能捞多少钱?简直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何惠仪愤愤地想。

    女儿丁乔也知道了这件事,自告奋勇说要亲自出马收拾俆妙君,何惠仪知道自家闺女的心思,闺女从小就被杨昭这个品学兼优的表哥娇惯着,难免有了绮念,但杨昭和她不但是血亲还一穷二白,闺女只得收了心思,可一直看俆妙君这个表嫂不顺眼。

    等到一家人商量好找茬计划,却发现还是联系不上杨昭,换了三个人谁的手机都是已关机,他们又没存过俆妙君的电话,也不知道杨昭有没有其它朋友,一下子失联了。还是丁乔犹犹豫豫地问了句:“表哥是不是把我们拉黑了吧?”

    “他敢!”何惠仪立刻跳脚,后来还是用座机给杨昭打了电话,没想到这次却通了。“好哇,真没想到我供你吃供你喝还供出了个白眼狼,居然连我们一家的电话都敢拉黑,良心被狗吃了,信不信我去你们单位闹得你身败名裂!”

    杨昭:“……”

    他已经把电话拉黑的事给忘了,没想到接起电话就是劈头盖脸地一顿骂,作为曾经的万人之上,这种待遇还是头一遭,杨昭气得要吐血,还没开口就听对方说丁乔要上他家住几天,让他收拾好房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杨昭想到原身的遭遇,恨不得立刻赏杨惠仪全家一百板子再发配边疆,玉简所述,丁乔正是在这一段时间经常出入原身家,背着原身说些酸言酸语膈应俆妙君,还故意装作与原身关系亲密,而原身因为当初不顾小姨反对强行与俆妙君结婚心中有愧,对表妹的行为比较放纵。这一切落入俆妙君的眼里自然心中抑郁,可她不愿意原身为难,加之天性软弱,只敢在背地里偷偷掉泪。

    见她如此好欺负,丁乔变本加厉,某天趁原身不在家,她脱光衣服躺在主卧床上,俆妙君回家撞见大受刺激,当场羊水破了,丁乔见状慌了神,她的本意只是想恶心对方而非害命,眼见出了大事她竟然穿上衣服逃跑了,等邻居们听见动静送俆妙君到医院为时已晚,一尸两命。

    虽此杨昭并非彼杨昭,但这肉身他占了,原身的因果他自然担了。

    此时他名声不显,为防止章伟对他不利,暂且忍住和何惠仪撕破脸的冲动,他懒得解释,只说因为发生了一些事自己刚离职,暂住在岳父岳母家所以不方便。何惠仪一听暴跳如雷,哪里还记得“拉黑”这回事:“你脑子有病是不是?现在工作多难找你知道吗?多少研究生毕业都找不到工作,就你这能耐还敢辞职?我可不管,每个月的赡养费一毛钱都不能少,你表妹如今也大了,要工作要结婚哪样不花钱?当初为了养你从小就亏了你表妹,本该她一个人的待遇却得拆成两份用,我不指望你多有良心报答小姨,但你总得多想着你表妹一点吧?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你都不跟我们商量就自作主张不干了,怎么?是找了个有钱的老婆打算吃软饭了吗?嫌我们累赘了?”

    杨昭深吸口气,他忍,但他不能让何惠仪痛快:“让小姨费心了,您放心,我会尽快找到新工作,不过我现在确实没什么存款,您知道,我每个月的薪水一半用在家里,另一半都转给您了,但我记得爸妈给我留了笔遗产,当时的事故赔偿金也有不少,您看这样行吗?赔偿金就留给您和表妹,爸妈的遗产我自己来处置。”

    “遗产!?赔偿金!?我跟你说,早就没了,你衣食住行读书上学哪样不要钱?论起来你还得倒找钱给我呢!”何惠仪声音尖锐刺耳,“好哇,没想到你成天就惦记着这些,准是你媳妇那小蹄子挑唆的,嘴这么下作,小心生儿子——”

    “小姨!”杨昭立刻打断,避免自己听到什么进而暴走,他冷冷道:“我从初中就有奖学金拿,每一学期的学费都是我用奖学金交的,剩下的钱都给了小姨,赔偿金加起来有六十万,存在银行几十年下来也有一百万左右了,我想我的衣食住行还没有贵到这么离谱。”听何惠仪又要插话,杨昭大声道:“爸妈的遗产对我来说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份念想,是爸妈和我的回忆!还有,妙君是我妻子,但我没跟她讲过家里的情况,她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请您别冤枉她,也希望您能尊重我的妻子!”他声音转低,透着一丝落寞:“小姨,现在我们情绪都不太好,这些事等下次再聊。”说罢,挂断电话,拉黑。

    杨昭心里清楚,原身父母留给他的遗产除了赔偿金之外并没有多少钱,但其中有套地处河滨路的房子,足有一百多平米,以现在的房价估计能卖到一千多万,不论如何,这房子他必须得拿回来。

    而何惠仪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一时愣住了,那个被她拽在手心里的“好侄儿”吃错药了?敢这么跟她讲话?想到方才对方冷冰冰的言语,她忽然间一阵心慌,捂着胸口倒退两步,丁乔忙扶住她,问怎么了?就听何惠仪喘着粗气尖声骂道:“白眼狼!贱种!休想从我这儿拿走一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