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黄金眼8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事态发展早已超出了控制,何惠仪想过找背后的神秘人帮忙,对方只骂了她句废物就撂挑子什么也管了,最终她只得主动联系媒体。

    镜头前何惠仪哭得快晕厥过去,说杨昭受父母去世影响变得非常地消极,自己对他严厉只是希望他能尽快振作,是激将法,杨昭心里应该明白她的好意,否则怎么还愿意赡养她呢?连资产也是暂时帮杨昭保管的,以免有心人士知道他的身家后生出异心,自己绝对没侵吞的意思。

    “激将法?你怎么不对你女儿用激将法呢?”

    “是啊,我也不明白你这么恶毒昭明君居然每个月还给你送钱,只能说他已经被虐成了m!”

    “哦,这次终于承认你侄子有给你赡养费啦?不演啦?”

    “有心人士?不会是说杨太太吧?一会儿说别人是大小姐养着小白脸,一会儿又暗示别人贪图你侄子的身家,黑人前好歹统一下说辞吧。”

    ……

    俆妙君刷着ipad看何惠仪的视频采访,心道还往我身上泼脏水,这是要比装小白花吗?就何惠仪这演技连后宫中最末等的采女都比不上吧。

    当晚,俆妙君拉着杨昭录了视频,镜头中他俩抱着女儿温情脉脉,感谢了各位网友对他们的支持,如今他们过得很幸福,杨昭说了下最近几天的生活——伺候老婆,逗女儿,写文,顺便提了几句下一篇文的构思,在最后几十秒才回应了何惠仪的事。

    “我的妻子人品贵重,从来都很支持我,以前刚毕业时我每个月薪水就两三千,却只有一半能用在家里,她从来都不抱怨,也不追问,不舍得给我一点压力。”

    俆妙君乱入道:“因为我知道你宁可亏自己也不会亏了我呀。”

    杨昭转头对她微微一笑,又对着镜头说:“以前我总觉得人生难得糊涂,现在看来亏了我也就是亏了我太太,再一次谢谢大家让我更清醒,为了报答今天更十万字,拜拜。”

    说罢捞起女儿的小手对着镜头挥了挥。

    视频没有提何惠仪半点不好,重点致力于虐狗和吊读者胃口,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昭明君对小姨一家真的失望透顶。不久,有小道消息传来,说昭明君请了律师,对于父母遗产的继承权一事,正式采取法律手段。

    杨昭通过律师转告何惠仪,父母的房子他一定会要,至于赔偿金,他知道这笔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包括何惠仪名下那套临江小区的房子都是用赔偿金买的,这些他可以不再追究,就当报答养育之恩,但若何惠仪继续贪得无厌,他就无需顾及双方情面了。

    其实以杨昭本来的性格,哪里会对何惠仪放水,身为帝王主掌着生杀予夺之权,即便现世中他失去了特权,也不会轻易让那些对自己心怀恶意的人好过。只是一来考虑到原身一直很感激何惠仪在他最绝望的时候给了他一处安居之所,二来,他附身过来的目标是逆天之子,不愿意花过多的精力在这些小鱼小虾身上。

    然而他还是高估了何惠仪的智商,对方吃到嘴里的哪里又舍得吐出来,不但不知足还在四处污蔑俆妙君一家,杨昭得知后半晌无语,对律师道,那就公事公办吧。

    三个月后,杨昭继承了父母那套房,同时法院对何惠仪名下的房产进行评估,要求何惠仪赔偿杨昭房子市价的一半,即五百六十万。判决书一下,何惠仪只觉天旋地转,如杨昭所料,她手中的钱早就挥霍一空,这许多年不事生产又不善于经营,如今哪来的钱赔偿?莫不成要将房子卖掉?

    有人愁苦,就有人春风得意。

    三个月的时间,杨昭的第一本小说终于进入尾声,总长三百多万字,尽管还有三四个月才过完一年,但几乎可以肯定的说,今年网文的收益冠军已提前出炉。毕竟一篇文收到十来次千万级别打赏,简直轰动网文圈。

    不少著名影视制作公司希望能争取到影视版权,游戏公司更是砸下重金,而杨昭刚刚谈好的出版,对方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并预计全册销量五百万册仅仅是底盘。

    有网友扒出昭明君夫妇的本名竟与历史上的嘉明宗与徐后一模一样,兴许正是因为这份巧合,才让昭明君对元平年间的事充满兴趣,进而写出佳篇,一本成神。

    杨昭用了三个月,成功上位。

    他的网红之路也没闲着,微博更新除了以往的内容,还加上和老婆俆妙妙圈来圈去地花式虐狗,关注他俩的粉丝从一开始哇好甜到后来的冷漠脸.jpg,偏偏这两人都非常会撩,冷漠脸之后大家又控制不住少女心泛滥,不少人说看了昭明君和徐妙妙的虐狗微博,你会有非常强烈的意愿想要结婚。

    而此时在青阳山下的一处别墅中,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看着微博上俆妙君和杨昭笑意盈盈的合照,恨恨地砸了电脑。

    章伟十分气愤,他没想到本以为能轻易捏死的蚂蚁竟然一次次逃开自己地算计,甚至越来越受人瞩目,如今他想要再动姓杨的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容易了,越往后掣肘只会更多,莫非他对俆妙君就真的只能求而不得?

    不,他不允许!

    章伟摸了摸自己那双拥有异能的眼睛,自信地笑了,老天爷既然选择了他,那么他就一定会成为主角!

    **

    “小俆今天回来上班了啊?”

    “是啊张哥,听说你去青县出差,都这个点了你怎么回来了?”俆妙君和同事正准备下班,遇见部门的司机笑着招呼了声。

    “明天车子限行,我就先开回来了。”张哥将车钥匙放抽屉里锁好,说:“小徐气色不错,年轻身体底子就是好啊。”

    “是啊,明明生了孩子,但看起来比我还瘦!”旁边珍珍收好东西,催着俆妙君下班。

    两人打了卡,边聊边往外走,珍珍问她:“你老公一会儿来接你不?”

    “当然啊。”

    “你老公最近真够火的,那书我男朋友都在看,办公室里张哥就在看啊,刚才要不是我叫你走他肯定要跟你讨论,又不知道要啰嗦多久,你看吧,他明天一准找你聊。”说完推推俆妙君,“对面是你老公的车?换车了?”

    俆妙君抬眼一看,摇摇头,杨昭以往停车的位置如今被辆豪车占了,她心里正想着杨昭人去哪儿了,就见豪车车门打开,下来位西装革履捧着鲜花的青年。

    青年长相平凡,但个子很高,身后又靠着豪车,还是营造出了一定的视觉冲击力。珍珍扯了扯俆妙君:“这谁家的啊?又是豪车又是鲜花的,演偶像剧吗?”

    她俩越走越近,俆妙君忽地眉头一跳,章伟?!他怎么来了?

    转而一想,前几天杨昭还跟她商量,他们现在积累了点名气,暂时不用担心章伟下黑手,准备找个办法把章伟引出来,否则尽来些探路的炮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收拾了正主?

    然而要引章伟出现再容易不过,她才第一天上班,对方就主动送上了门。

    她假作不识跟着珍珍走到小街对面,就见章伟眼睛一亮,捧着花束堵到她面前,绅士地行了一礼:“妙君,好久不见。”

    珍珍:“……”

    俆妙君忍住内心的不适感,面露疑惑:“请问你是?”

    章伟一愣,表情有刹那地扭曲,又很快恢复了镇定,语气带着一丝失望道:“妙君,你竟然忘了我吗?”

    珍珍:“??”

    俆妙君惭愧低头:“不好意思……”

    一束火红的玫瑰捧到她面前,“忘就忘了吧。”章伟勾起嘴角邪魅一笑:“我会让你重新认识我。”

    珍珍:“……”

    俆妙君:“……”

    就在这无尽尴尬的一刻,旁边忽然冲出个人猛地推了章伟一把,又绕到他身后将他双手反制,动作快得谁都没反应过来,仔细一看竟是公司的保洁阿姨,她恨恨骂道:“哪儿来的流氓?青天白日就敢在公司门口调戏已婚妇女,人家都不认识你!”

    保洁阿姨向来喜欢俆妙君,小姑娘每次遇到自己都笑眯眯地打招呼,因此她见到有陌生男人对俆妙君献殷勤立马就注意上了,她知道俆妙君结过婚,丈夫曾经也是公司的职员,这个陌生男人在公司门口大张旗鼓地纠缠一个结了婚的姑娘,不是让人难堪吗?公司其他人看见了不知道要传出什么话呢?在听到俆妙君说不认识男人后,保洁阿姨直接把这人当做了登徒子,迅速出手。

    眼下章伟被扣着,半躬着身子奋力挣扎,拉扯之间外套衬衣被扯得皱巴巴的十分狼狈,包装精美的玫瑰花掉在地上,蔫耷耷地仿佛在嘲笑他,章伟只觉得胳膊被两根钳子夹住,又酸又痛,心知自己在俆妙君面前出了大丑,脸色涨红又羞又怒,暗暗发誓一定让背后这人好看!就在他想要向俆妙君求助时,只听对方柔柔地喊叫了声阿昭,他猛一抬头,不远处杨昭拎着一袋东西正往这边走来,行止间优雅自然,出乎他意料的是,俆妙君都修完产假了杨昭居然还会来接她下班?章伟心中有如火烧,恨不得下一秒将这个人焚成灰烬。

    杨昭显然也认出了章伟,看他狼狈不堪故意笑了:“都在干嘛呢?我买个东西的功夫你们全武行都演上了?”

    公司里不少人都认识杨昭,见他来了立刻有好事群众告状:“这家伙大门口给你老婆送玫瑰呢!”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闷响,接着章伟便发出“嗷——”地惨叫声,人已经重重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