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庶女谋5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四皇子登虎峰山被青环蛇咬伤一事半日之内已传遍朝堂,震惊有之、愤怒有之、惶恐有之、猜疑有之、幸灾乐祸有之,种种情绪皆隐藏于暗流涌动的庙堂风云之下,毕竟事涉皇家秘辛,不论心中有何想法,大伙儿还是自觉管住了嘴巴。

    庄敏静同样很着急,她找来荣国公旁敲侧击地打探,孰料向来和蔼可亲的父亲竟将她好一顿斥责,气愤担忧之余还有些不安,她如今彻底与四皇子失去了联系……

    朝中上下都极有默契的对此事缄默,她培植的势力根本打听不出什么,无奈之下,只得放下身段来找庄思远。

    一入庄思远的院子,立刻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清凉之意,院中修竹百竿,草色縟苔,四时花娇,繁茂郁然,打量着比自家小院大了一倍有余的世子居所,庄敏静心生嫉恨,随即想到这里很快就会换了主人,又得意起来。

    守在书房门外的书琴见到她愣了一下,随即通传,室内只有庄思远一人,正拿着棋谱研习,见她来了,随手放下棋谱笑着问:“妹妹怎么过来了?”

    庄敏静不见青黛,心中疑惑,荣国公府如今谁不知道青黛跟了世子,成天不离左右?却听庄思远说:“我让青黛出府办些事,妹妹可是有事?”仿佛猜中她所想。

    庄敏静心里一慌,随即镇定下来,说:“昨日舅舅送来了些南山府的药材,我便想着给哥哥带些过来。”她口中的舅舅便是陈姨娘的兄长,按理说算不得正经亲戚,但陈家与已逝的荣国公老夫人沾亲带故,又向来替荣国公办事,最为重要的是,陈姨娘得宠,因此府上无人计较他的身份。“不过今日一见,哥哥气色好了许多,想来是用不上了。”说罢捂嘴轻笑。

    千日杀药性特殊,毒发前三个月,中毒者看上去会逐渐康复,再不见往日气血亏损的模样,而毒素却渐渐淤积于五脏六腑中。庄敏静见庄思远面色红润气息绵长,与中毒后期一般无二,心中更安定几分。

    “那我先谢过妹妹了。”

    庄敏静笑了笑,让跟她一道而来的丫鬟翠云将药材送去库房,说道:“这药材还未曾处理过,正适合补身,哥哥趁早用了吧。”

    她见此时屋中没了外人,故作犹豫,几番欲言又止。

    杨昭自然知道她所为何来,于是配合地问:“妹妹可是遇上了难事?”

    庄敏静语带惆怅:“只是听说哥哥前几日在虎峰山上差点遇险,传闻连四皇子殿下都被毒蛇咬了,我心中担忧……”

    她正欲再说,却见庄思远蹙起了眉头,神色凝重,于是止住了后面的话,小心翼翼问道:“哥哥怎么了?可有什么不妥?”

    杨昭沉声道:“还请妹妹慎言,看来妹妹身边的下人是越发不懂规矩了,若被我得知是谁在妹妹耳边乱嚼舌根,定不轻饶!荣国公府容不得这等会招来祸事的存在!”

    庄敏静脸色一变,勉强笑了笑:“不知我哪里得罪了哥哥,哥哥不愿说就不说,没得拿我身边人作伐子。”

    杨昭直直地盯着她,也不开口,看得庄敏静心里发慌,正想说点儿什么就听对方道:“妹妹身为国公府的小姐,虽是庶出,却从小受嫡出教养,应懂得贞静淑德四个字,无论如何都不该忘了本分,天家之事岂是你我能妄议?你回去吧,此时我定会禀明父亲,由他亲自处理,妹妹好自为之。”

    “你!”庄敏静大怒。

    杨昭重新拿起棋谱,淡淡道:“书琴,送妹妹回去。”

    庄敏静深吸几口气,这才缓缓道:“那我就先告辞了,哥哥……可要好好保重。”

    出了院门,庄敏静见四下无人,一巴掌扇到翠云脸上,又狠狠地掐了翠云几把,吓得翠云呐呐不敢言,只能缩着身子任凭主子发泄,直到前方廊桥上出来两个丫鬟,庄敏静才收回了手,理了理发髻,冷声道:“回吧。”

    庶出?你是嫡出又怎样,你母亲还不得在我们母女手中讨生活?你的小命还不是被我捏在手中?你放心,等到你去了,我一定好好替你当这嫡出,绝不辜负你地教养!

    庄敏静红唇一勾,心道,我真是傻了,又何必跟个短命鬼计较?

    荣国公府发生的一切俆妙君并不知道,她此时正独自走在朱雀街上,身后有三两个人偷偷摸摸地跟着,俆妙君毕竟皇后出身,天生警惕,又哪里察觉不到?

    她今日出府的确有要事,早知道庄敏静培养了一群乌合之众专属调查荣国公府众人行踪,杨昭特意安排了赵九暗中保护她,如今正是派上了用场。

    俆妙君拐进一条巷子,绕了一圈再出来,身后已没了跟踪之人。

    她暗自一笑,心道一群乞丐窝里的乞丐,又如何跟皇家培养出的暗卫相比?庄敏静如今只是闺阁女子,势力发展有限,这些人事都是委托她舅舅在外操持,如今还不成气候,更不见她正位中宫后的半点威风。

    随后她进入了永安巷的一家裁缝店,这家店是姜家的产业,杨昭前些日子暗中以书信联络了姜府,姜老太爷便将京中的部分势力透露给他。

    俆妙君在掌柜的安排下换过了男装,等再次踏上朱雀大街,已成了位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

    她一路走到了青柳巷,此地是京中著名的烟花之地,白日里人烟稀少显得很冷清,连醉欢楼前看门的小厮都无精打采,他见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独自走来,只当是哪家的公子哥儿背着长辈出来尝鲜,心中暗自不屑:毛都没长全的小兔崽子也开始宵想女人了,我呸!

    小厮不耐道:“公子,我们这儿不做白天的生意。”

    那少年挑了挑眉,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抛给了他,淡淡道:“开门吧。”

    小厮一愣,又看看手中的银子,立刻露出狂喜,忙不迭道:“诶诶,好,好的,您请!”

    见少年镇定地走了进去,这小厮擦了擦额头的汗,嘟囔着:“这是哪家的公子?看起来还挺懂门道,莫非已是个老江湖?”想了想又摇摇头,摸出那锭银子咬了一口,“管它呢,反正是个财神爷就对咯!”

    俆妙君一入花厅就撞上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对方夸张地“唉哟”一声,一看竟是个年纪小小的公子哥儿,于是敷衍道:“小公子,您怎么这时候来了,姑娘们辛苦了一晚上都在休息呢。”

    俆妙君有些无奈,青黛虚岁都十七了,只因身为女子扮起男装来更显年幼,平白小了三四岁,在青楼这种地方还真不容易镇场。还好,她早料到这种情形,于是再次从袖中掏出一张银票,道:“本公子要见白露姑娘。”

    “……”她撞到的人正是老鸨,此时被她云淡风轻的态度给震慑了,犹豫地接过那银票一看,一出手竟就是五百两!五百两啊,一户农家一年也攒不够十两啊,她们醉欢楼一个月都赚不了五百两啊!这是哪里来的财神!

    于是一炷香后,俆妙君很顺利地见到了她的目标人物——柳白露,这位即将被醉欢楼推举参加花魁试的未来头牌,此时正对着她温婉一笑,传闻白露姑娘本是官家小姐,品貌出众,富有才学,如今只是这么淡淡一笑,竟让俆妙君生出一种“娴静犹如花照水”的感觉。

    她掩饰地垂眸,复又抬眼打量对方的厢房,并不算大,却布置得十分雅致,东墙正中挂着一副《溪山春雨图》,书架上存满了百家典籍,室内焚香,烟雾袅袅,院中一株老树低枝入帘,轻纱窗下安放着一只南香木琴桌,临窗盆池内植碗莲两三朵。

    这里的主人,是一位清雅之人。

    她往前踏了一步,直接道:“今日来,是想与姑娘谈一笔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