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庶女谋11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这一日深夜,秋雨连绵,荣国公提剑回府,直冲陈姨娘所居的湘竹院,拔剑架住对方,喝问:“你这毒妇,竟敢派人刺杀白露?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么,你为何要伤害我心悦之人,为何背着我行此等恶毒之事?!”

    陈姨娘被吓得僵在床上,浑身冰凉,脑中一片空白,院中下人们纷纷躲在室外,没有一人敢靠近。

    惊惧之后,陈姨娘回过神来,明白对方问了什么,惶恐之下失了冷静地嚷道:“冤枉啊!妾还没来得及出手啊!”

    荣国公一听,哪儿还有什么理智,愤怒地挺剑欲刺,陈姨娘惊叫着往旁边一躲,恰好避过了这一剑。

    室内静了一息,陈姨娘看着剑尖深深刺入了绣枕之中,她愣愣地转过头,直直盯着荣国公,此时她终于意识到,她青梅竹马的表哥,方才是真的想杀了她……

    “心悦之人?”陈姨娘颤抖着双唇,忽然尖声道:“那妾又是何人?表哥昔日许过妾的山盟海誓,如今都忘了么?!”

    荣国公冷笑数声,其实他出剑后便恢复理智了,心中很有些后怕,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在冲动之下杀死了这个陪他度过了年少岁月的女人,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

    他原本十分心虚,甚至有些躲闪陈姨娘的眼神,可他听得对方质问后,心虚便化为了恼羞成怒,于是厉声道:“我自然没忘!可我的承诺是许给了温婉良善的表妹,她早已经消失了!如今的你,不过是为了一己之私,不顾我国公府血脉,敢于给世子下药、陷害主母、如今又刺杀白露的蛇蝎毒妇!”

    “蛇蝎……?”陈姨娘怔愣片刻,复又凄声大笑,忽然,她尖叫着扑向荣国公,对方一时不查,竟被她挠了好几道伤口!

    正在此时,姜氏、庄敏静等人匆匆赶到,一见屋中情形骇得立刻让下人拉开他们,姜氏怒道:“陈姨娘,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连国公爷都敢打?!”说罢又问责一群下人:“你们都是吃白饭的吗?就这么傻站着看热闹?!”

    最后,她才打量了荣国公半晌,平静道:“您还好么?可需要唤大夫?”

    荣国公哪里听不出姜氏的问候中暗藏着一丝幸灾乐祸,他噎了口气,又见庄敏静噙着眼泪站在一旁,心中烦闷更甚,最终冲着陈姨娘扔下一句“好自为之”,甩袖出了院子。

    身后,只余陈姨娘悲哭之声。

    荣国公独自回到书房,发上衣衫被雨水浸得濡湿,他无心换洗,只静静地站在窗前迎风而立,雨帘声声落在芭蕉叶上,愁人耳,难成眠。

    荣国公悠悠地叹了口气,这些天他被陈姨娘伺候得很好,难免冷落了白露,孰料今日有侍卫上报白露忽遭神秘人士刺杀,他大惊之下只当背后之人是冲着自己而来,白露只是替他受过。

    他匆匆赶去安抚,谁知一路查问下来,所有证据皆指向陈姨娘族叔家,她这位族叔不一般,素来与江湖势力牵扯颇深,荣国公一直都知道,甚至帮忙遮掩过一些丑事,因此几乎没有怀疑便派人前去捉拿,可惜终究晚了,等侍卫们赶到,对方早已人去楼空。

    荣国公听闻侍卫们地回报,一时间只觉得难以置信,什么时候,陈姨娘的势力竟已强横至此?如若有一天她反过头来对付自己,是否同样神不知鬼不觉?

    他心中发寒,多重思虑之下,这才做出了提剑回府质问的事。

    他仍记得年少时竹林中那抹鹅黄色的俏丽身影,记得月桂下对方如花绽般的笑容,什么时候竟变了模样?是她藏住了本来的样子,还是自己太过放纵于她?

    又或许,人心易变……

    那日以后,陈姨娘彻底失了宠爱,整日以泪洗面,又暗怪庄敏静轻举妄动连累了她,庄敏静知道后心中气苦,她是想动手,可这段时日又哪里有机会安排?因为这件事,母女俩竟有了心结,庄敏静的及笄之礼到底未能如愿,只在及笄当日匆匆走了个过场。

    不久之后,庄思远竟主动带她参加皇子贵女们的聚会,她终于见到了分别数月的四皇子,而她心心念念之人此时竟变得冷漠十足,庄敏静失望之余又备觉庆幸,还好她早有准备,等她献上誊写好的《六国论》,果然在对方眼中看见了久违地惊艳与珍重。

    数日后的早朝上,四皇子呈送此文于夏帝,皇帝阅之龙心大悦,深以为然,不日下令册封四皇子为岚山王兼镇国大将军,执掌虎卫营四十万大军。

    **

    “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以事秦之心,礼天下之奇才……哼!”太子忿然捶了下桌子:“孤竟不知,四弟何时有如此大才了?”

    此时他正窝在庄思远书房之中,抱怨着四皇子一系如何得势。“就连京卫营那群老顽固也破天荒地夸了他几句,看他那副得意劲儿,孤心中实在憋气!”说了半晌,旁人毫无反应,太子疑惑地抬头,发现对方竟在发呆,太子立刻怒道:“庄思远!你有没有听见孤说的话!”

    “臣听见了!”杨昭忙回道:“臣只是觉得殿下刚才念那几句有些耳熟……”

    “哪几句?”太子蹙眉问道。

    杨昭假作回忆,犹疑地说道:“以赂秦之地,封天下之谋臣……这一句,臣好像在哪里见过。”

    太子眉头蹙得更紧,夏帝并未将此文昭告天下,读过之人无非数位皇子、诸位阁老与几位军中老将,他想了想道:“莫不是荣国公誊写过?”

    杨昭摇头:“殿下容臣好生想想……”

    一旁的俆妙君脆声提醒:“世子,奴婢记得小姐那本册子上有类似的文章……”

    杨昭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对!就是那本册子!”说罢起身在书架上找出一本蓝皮书册,很快翻到写着《六国论》那一页,念道:“悲夫!有如此之势,而为秦人积威之所劫,日削月割,以趋于亡。为国者无使为积威之所劫哉!殿下您看,是这篇么?”

    “正是!”太子一把抢过杨昭手中书册,道:“快让孤看看。”

    这一看之下,一字一句竟然丝毫不差,太子心神急转,很快便想通其中关窍,抚掌笑道:“孤道四弟为何忽然开窍,原是有旁人捉刀!不知父皇知晓后是否还愿重用他?哈哈哈……”笑过之后,太子又脸色复杂地看向庄思远:“令妹真乃大才,可惜……”

    杨昭却道:“殿下,您再仔细看看这一册书文,乃是舍妹过往书写,臣前些日让赵九拓印而来,当日花魁试上臣说的话,殿下可曾记得?”

    太子起初听见庄思远又抄他妹妹的文章,心中好笑,莫不是抄上瘾了?可听见后面几句时,他心中一动,忙低头翻看起来。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太子越读越心惊,这等作品,怎会是一人写成?哪怕真有天仙化笔,也绝难做到!更何况,诗词文章中明显有许多他闻所未闻的典故!好歹他学史二十余载,不敢谈古今通晓,但也不至于对化用的典故一无所知吧?

    莫非都如《六国论》一般是编造而来的故事?太子实难相信,兼之作品之间风格差异巨大,他直接问道:“这……是有数位高人帮令妹扬名?”

    杨昭否道:“臣让赵七、赵九多番追查,仅查出她培养了一批乞丐作为耳目,与陵水伯的次子、魏侍郎的长子有些许暧昧,其余的心思都耗在了四皇子殿下身上,实在没听说过什么高人。舍妹生而知之,许多诗词乃是她三四岁所作,若真有高人指点,十来年来不露行藏又是何等可怕?这件事,臣想不明白。”

    “可这……怎会是一人所作?”

    殿下英明!杨昭心道幸好庄敏静未曾抄录什么帝王诗、反诗一类,否则,他还真不敢把这册子拿出来……

    此时他默默低头下,沮丧道:“恕臣无能。”

    见庄思远这副模样,太子苦笑:“今日之事着实让孤为难,令妹似乎藏有许多秘辛,而她却选择相助四弟,实乃孤之大患。”想了想道:“也罢,孤会再派人好好查一查她,若真找不到可疑的高人助阵……”

    如此诡异歹毒之人,孤定然容不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