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异界法神2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一夜过去,阳光透过山谷中的迷雾稀疏地洒落在大地上,虽然光线依旧昏暗,但终究带来了一丝温度。

    伤口的血渐渐止住了,俆妙君松了口气,失血过多的身体让她畏惧寒冷,尤其是魔巢山谷中刺骨的寒风,仿佛无数把冰刀扎进她的骨髓。

    勉强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她扶着一具小山高的魔兽尸体缓缓站起来。俆妙君检查了自己的伤势,发现在光明之力地守护之下,魔气正被徐徐驱散,这一样来,伤口恢复的速度会快一些。

    可惜她此时不过是个牧师学徒,没能学会治愈术。

    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呢?俆妙君想到玉灵地警示,一时间陷入了迷茫。

    原身查到的线索是一种生长在魔巢山谷深处的植物,每一百年它都会结出冰蓝色的花苞,像极了冷月的光芒,那本手札的主人称它为月光之眼。

    体内没有自然之力的人服下它就能洗练血肉之躯,拥有了觉醒的可能。对于已经觉醒的人而言,它依然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因为花苞中蕴含了极为磅礴的魔法力量,能够让人短时间内吸收庞大的魔力,按照原本命运轨迹,卢克正是服下了这一株月光之眼,才能在一个自然日内由高级魔法师晋升为魔导士。

    以此推论,一株月光之眼的能量,足以让她瞬间成为高级牧师!

    或许,她应该首先替原身完成心愿,不论是为了自身实力地考量,还是为了抢夺逆天之子的一点气运。

    至于杨昭,只有等她离开魔巢山谷再细细寻访。

    是的,寻访。

    她还不知道杨昭的身份。

    玉灵告诉他们,两世历练之后,未来的任务会随着那一界天道秩序的混乱程度而有所调整,或许会提升难度,比如说——你可能并不知道对方投身为何人?

    正如她此刻一般。

    呵呵,俆妙君心底在冷笑。

    然而事已至此,她只能遵循。

    她忍着疼痛取了巨力魔兽的一根指骨充作拐杖,蹒跚地往山谷深处行进,因为有玉简地提示,三天后她顺利找到了生长着月光之眼的洞穴,潮湿又满是*气味的洞穴中,一朵冰蓝色的花苞正散发出莹润的光泽,仿佛山谷之外冷月的投影。

    她在洞穴中呆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太阳摆脱了魔巢山谷的阴影,缓缓自东方升起,俆妙君出现在洞口,沐浴在被迷雾包围的阳光之下。

    她的金发变成了银色,有如月光般柔软;她的唇角带着浅浅的笑容,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甜美的梦境;她的血肉里蕴含着强大的光明之力,俆妙君能感觉到,她离主教只有一步之遥!

    同一时间,远在数万海里以外的卢克忽然生出一种莫名地失落,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与他的命运线彻底断了联系……

    **

    当俆妙君再次来到山谷边缘,又过去了十五天。

    她远远看见一群人正往这边走来,领头的青年一头红发,身材高大挺拔,穿着一件破旧的皮甲,身后背了一把重剑。青年后面还跟着四五个人,有男有女,每个人都带着武器,装扮得十分利索,看起来像是一支佣兵小队。

    尽管魔巢山谷被形容为万恶之源,但魔兽的身体却不乏宝贝,特别是对药剂工会、炼金工会以及魔法师们来说,尤为显得重要,因此佣兵工会常常会发布一些与魔兽相关的任务。

    大部分进入魔巢山谷的都是中型以上的佣兵团,偶尔会有小型佣兵团出现在山谷外围,比如当初护送菲尼克斯来此的那一支,当然价格会比普通护送任务高出五成。因此,在这里见到佣兵团并不稀罕,可若是出现一支只有五六人的小队,就不得不让人侧目了。

    “美丽的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为您效劳的吗?”走到近处的红发青年微微屈身,他的言行似乎很绅士,可眼神却偷偷打量着菲尼克斯。

    俆妙君神情冷漠,对方的视线令她不喜,她知道此时的自己看起来有些狼狈,法师袍早已在同魔兽的战斗中被撕得破破烂烂,甚至看不出原型,否则红发青年又怎么敢放肆?她没心情搭理,无视这队人准备离开,却被对方伸出一只手挡住了去路。

    红发青年叫麦克,是火焰狮佣兵小队的队长,有个叔叔是一支中型佣兵团的团长,这次是因为叔叔的佣兵团准备进入魔巢山谷,他得到消息后也想来蹭点好处,于是说动了叔叔允许他们跟着。叔叔正带领佣兵们在附近扎营,麦克不好明目张胆地占便宜,主动提出和小队去探查周边。

    他们不敢太靠近魔巢山谷,正打算晃一圈回去交差,麦克就看到了一位落单的美丽少女,对方外袍破损,勉强蔽体,裸/露的肌肤比牛乳更白,银色的长发仿佛万神山倾泻而下的瀑布,在山谷附近暗淡的光线下散发着圣洁的光华,他吞咽了口唾沫,顾不得思考对方的来历,就急忙上前展现自己的骑士风度,然而对方并不领情。

    “让开。”俆妙君平静地说,好像飘在湖面的落叶,没有一点涟漪。

    同队中一位留着短发,鼻头有几颗雀斑的少女嘲讽麦克:“队长你这头蠢猪,难道看不出来,这位小姐并不想认识你。”说完她又露出一个笑脸,那笑容十分明朗,像一股清新的风。“抱歉,尊敬的小姐,我们立刻拖走这个捣乱的家伙!”

    看来他们小队感情很和睦,没什么上下级观念。

    谁知原本冷脸的银发少女忽然微微一笑,仿佛春阳融化的雪水汇成溪流,发出了美妙的声音,“晚上好各位。”又对已经看呆的雀斑少女真诚地说:“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叫我菲尼克斯。”

    雀斑少女脸上泛出羞涩的红晕,声音小了许多:“你、你好,菲尼克斯,我叫贝蒂。”

    “贝蒂,你好。”俆妙君保持微笑,她来到这里见得最多的就是魔兽,突然遇见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让她心情很不错,索性就跟着他们看能不能打探到消息,毕竟这具肉身已经在魔巢山谷呆了一个多月。

    她的视线转向其他人,大家这才如梦初醒,纷纷介绍自己。当麦克听见菲尼克斯答应跟他们一块儿回营地后,兴奋得手舞足蹈,笑得好像一只斑斓犬。

    他们走了差不多一小时,终于来到了屠龙佣兵团的营地,虽然名字叫屠龙,可是大陆上已经上千年不见龙族的踪迹了。

    营地扎着许多帐篷,中央燃着几堆火,大部分佣兵坐在火堆旁喝酒吹牛,投影落在帐篷上被拉扯得十分巨大,随着火光摇摇晃晃,像是随时能活过来的怪物。还有一些人坐在角落整理自己的装备,其中一人看到了麦克,高声道:“嘿,你小子跑哪去了?团长一直在找你。”

    旁边一位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战士嘲笑道:“让我瞧瞧,我们的小麦克是不是被吓得尿了裤子,快让团长把荣誉勋章戴在你的屁股上!哈哈哈……”

    麦克应该是习惯了,毫不在意地说:“道尔叔叔,您还是担心自己吧,别再让亚狸兽一口咬烂了你半个屁股。”

    “噢,该死的!”道尔恼羞成怒,朝着火堆的方向大喊:“蒙特利,你这个混蛋!又背着我胡说八道!”

    粗鲁的对话让营地里充满生气,可站在麦克身后的俆妙君此时却觉得很不舒服,一股让她厌恶地气息从营地传来,就像被阴冷湿黏的毒蛇爬过身体,令她不寒而栗。

    她观察了围在火堆周围的一群人,其中一个干瘦而苍白的青年引起了她的注意,对方似乎有所感应地抬起头来,两人隔空对视,那人很快又缩回了视线。

    “麦克,这位小姐是……?”一个大汉从帐篷里出来,他套着一件硬皮甲,脚下踩着黑色的皮靴,头上戴了顶火獭毛挡风帽,他是麦克的叔叔戴维·克莱夫,也是这个拥有五六百人规模的佣兵团团长,此时正疑惑地看向自己的侄子。

    直到这时,才有人发现了麦克小队中的陌生少女,她是那么美丽,火光映照在她脸上好似闪烁着星辰的光芒。

    “哦,她叫菲尼克斯,是……”麦克发现他也不知道对方的来历,抓抓脑袋,有些懊恼地说:“是我们在山谷边缘发现了她。”

    “菲尼克斯……”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克莱夫正打算从记忆里翻找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就看见他派出去巡查的斥候带着三位身着白色长袍的男士往这边走来,其中一位披着滚金边的白底暗纹斗篷,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

    克莱夫一个机灵,崇敬与恐惧瞬间占满了他的心神,他立刻板直了身体,脱下挡风帽,行了一个再标准不过的骑士礼:“尊贵的神使大人,屠龙佣兵团愿为您效劳。”

    话音一落,众人都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