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异界法神5

李思危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笔下文学 www.chinabxwx.com,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金手指最新章节!

    菲尼克斯二次觉醒的消息很快传遍了瓦塞尔城,在奥塔魔法学院内,几乎每个人都谈论着这件事,卢克同样得到了消息,他起初不明白二次觉醒的意义,直到听见别人地议论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因为菲尼克斯失踪后狮心公爵的大肆追查,许多人都知道她只身前往了魔巢山谷,所有人都以为她疯了,简直自甘堕落,甚至有人猜测她是否会选择逆种?可谁能想到,当她再次出现,却摇身一变成为了光明神殿的人。

    卢克心里生出一丝不安,可转念一想,他的溃散药剂无比隐秘,菲尼克斯又怎么可能知道?看来,他必须守好这个秘密,否则被光明神殿盯上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

    该死的,她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卢克感到不可思议,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系统并不是万能的,比如说,无法让他觉醒光明之力。

    与此同时,奥塔魔法学院的高层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他们回想着之前暗示菲尼克斯退学时的种种,心里后悔不已,他们的决定在当时或许并没有什么错,可现在整个瓦塞尔城都知道,奥塔魔法学院在其中扮演了令人耻笑的角色,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菲尼克斯地成长,她的声望终有一天会传遍艾斯泽大陆,受到所有人尊敬,到那时起,他们这些人将作为传奇故事里的小丑,被永远地钉在耻辱柱上。

    奥塔魔法学院的校长十分无奈,他今年已经两百七十八岁,很快就会退休了,谁知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最初学生抗议时,他是不赞同的,他认为即便菲尼克斯失去了觉醒之力,可她的魔法理论一样很扎实,好好培养将来有机会成为一位优秀的老师。

    可是学生中的反对声音太大了,甚至许多学生背后的家族都参与了施压,这也是狮心公爵为何没有为菲尼克斯争取的原因,他的势力再大,也不足以和索亚帝国的诸多贵族为敌,何况,他不认为强留在学院成为一个老师,对菲尼克斯是什么好事。

    奥塔魔法学院最终做出无可挽回的决定,校长只希望菲尼克斯并不会因此记恨他们,他沉默了许久,招来学生,取出一张金色的邀请函:“请帮我送到狮心公爵府,交给菲尼克斯小姐。”

    “这……老师,菲尼克斯小姐会来吗?”学徒忐忑地问道。

    校长苦笑,挥挥手让他出去了。

    这天下午,杨昭和俆妙君一起回到家中,杨昭在自我介绍后,得到了公爵府最高规格地款待。

    向来严谨的管家兴奋得声音都在发抖,他竟然见到了一位红衣主教!这可是如同传说般的存在!

    可是席间却发生了一点意外——公爵夫人总是偷偷打量莱昂纳尔,有时竟然直勾勾地盯着他走神,她的动作并不隐蔽,就连莱托都察觉了,他忍不住偷偷使了个眼色,可公爵夫人竟没看见,最后狮心公爵实在忍不住,重重咳嗽一声才让她回了神。

    公爵夫人终于察觉了刚才的不妥,她面带尴尬又有几分不合时宜地激动:“抱歉,尊贵的神使大人,请原谅我地冒昧,可是……请问您认识海瑟薇·切赫女士么?”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只有莱昂纳尔依旧镇定自若,他放下餐具,优雅地答道:“尊敬的夫人,海瑟薇·切赫正是我的母亲。”

    “什么?!”公爵夫人不顾仪态地站起,此时人人都发觉了不对劲,因为公爵夫人正是来自切赫家族!“姑妈她……抱歉,我是说,您母亲她还好么?”

    “……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当时我已经觉醒了光明之力,教皇便将我带回了光明神殿。”杨昭坦诚地回答,这还是莱昂纳尔第一次离开神殿。

    公爵夫人在听见“离世”两个字后,脸上流露了明显地哀戚,这样一来,即便再迟钝的人都猜测其中另有隐情。

    原来,公爵夫人的父亲切赫伯爵原本有个妹妹,叫做海瑟薇·切赫,也就是她的姑妈,在她五岁那年,这位姑妈忽然离开了家族,从此再没有出现过,她对疼爱她的姑妈印象很深刻,因此一见到莱昂纳尔就发现他和姑妈长得很像,一时激动,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冒失行为。

    “我希望您能跟我回切赫家族见见我父亲,他是您的长辈,见到您一定会非常高兴。”公爵夫人脸上的悲伤还未褪去,又多了一丝欣慰:“另外,莱托、菲尼克斯,或许你们应该重新认识你们的舅舅。”

    杨昭:“……”

    俆妙君:“……”

    意思是,他们这一世作为神殿成员不但要将一生奉献给光明神,两人之间还是血亲?

    杨昭顿时觉得有点心绞痛。

    **

    当天晚上,俆妙君收到了来自奥塔魔法学院地邀请,原来是药剂工会与魔法学院准备共同举办一次药剂交流会。

    俆妙君已与家人约定好,不日将随莱昂纳尔前往光明神殿学习,因为在不久以后,艾斯泽大陆将会在卢克地操纵下发生一场巨变,她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有机会阻止卢克,将危机消弭于无形。

    但在这之前,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安排,这次交流会她必须去。

    菲尼克斯接受了邀请,这让奥塔魔法学院十分欣慰,很快到了交流会当天,地点是在药剂工会总部,他们将宴会厅布置得非常有学术氛围,每一处角落都绘有关于药剂学的小知识,这让受邀前来的人们十分惊喜。

    菲尼克斯是以评委的身份出现的,她代表着光明神殿的立场,晚宴上还有几位评委,无不是瓦塞尔城德高望重的人。

    这一天的主题自然是药剂学,组织者希望能为新人药剂师创造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不少药剂工会的大师们都带着自己的学徒来参加,这种机会卢克自然不会错过。

    玉简中曾提及,这一回卢克会以一支能够在短时间内增强使用者百分之十精神力的药剂,成为本次交流会最耀眼的存在,这款药剂出现后立刻受到了无数人地追捧,特别是对于炼金工会来说,提升了百分之十的精神力,很有可能帮助他们突破!卢克自然声名鹊起,不仅是在瓦塞尔城,甚至其它王国都有人特意赶来索亚帝国,花费重金求购。

    然而,这款药剂其实并不是交流会上最让人惊艳的作品,卢克所得到的一切殊荣,本应属于一位没有觉醒的普通人。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名叫约尔,从小痴迷于药剂学,却因没有觉醒之力,难以得到大师们地青睐,但他从不气馁,一复一日地钻研,终于研制出一款能永久性激发战士身体潜能的药剂。

    激发药剂一出现,立刻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卢克当然无法忍受,他的系统中未尝没有更优秀的配方,但其中一部分是他现在难以驾驭的,另一部分是他无法曝光的。嫉妒驱使下,卢克趁人不备将他在游戏里搜集的恶魔灰尘撒入了对方的药剂中,导致喝了激发药剂的德塞利子爵当场魔化,约尔被捉拿,从此再没有他的消息。

    徐妙君需要做的,就是在交流会上揭穿卢克的真面目!

    此时,一切都根据玉简走向在发展,卢克已拿出了他的精神力药剂,引得现场一片惊叹,就连不少药剂大师都折服于他的天赋,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了三十多分钟,对于其它新人的作品几乎失去了兴趣,导致很多同样抱有野心的人脸色难看。

    这时候,一个苍白瘦弱,发须凌乱,眼下有浓重黑眼圈的中年人气喘吁吁地进入宴会厅,他似乎有些紧张,神色不安地打量着四周。

    俆妙君对身后的随从以眼神示意,随从毕恭毕敬地应是,他走到中年人身前:“晚上好,尊敬的约尔先生,请问需要效劳吗?”

    “晚、晚上好。”约尔局促地回答,他很好奇这个俊美的年轻人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名字,毕竟这份邀请函,还是他几乎耗尽了积蓄,从一个药剂师那里换来的。“感谢您,先生,我、我今天带来了一种药剂,它能永久性地激发战士的身体潜力,当然,这听起来有些夸张,但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说完他无措地看向年轻人。

    对方微微一笑:“我明白了,约尔先生,请带上您的药剂随我来。”

    随从将他引荐给菲尼克斯,徐妙君假装被他的说法震惊,于是当着全场人道:“各位,我身边这位约尔先生带来了一种药剂,我想你们会有兴趣听一听。”她顿了顿,见现场不少人将视线投注过来,继续道:“德塞利先生,听说您成为剑士已经二十年了,如果服下这一瓶激发药剂,或许您能突破到剑师。”

    她的话一说完,全场鸦雀无声,安静得仿佛能听到彼此起伏不定的呼吸声。

    面对这样的情景,约尔更加紧张,若不是胡子太厚挡住他半张脸,一定会有人发现他的窘态。但约尔想到了他对于药剂学的野心和喜爱,想到入不敷出的凄惨现状,他不得不勇敢一些:“是、是的,它能激发战士身体的潜力,或许是百分之十,或许是百分之五十,或许……是百分之百,每个战士一生只能服用一次,药效跟个人体质融合度有关,可惜,它只对战士有用。”说到专业方面,他显然顺畅了许多。

    这时终于有人回过神,现场传来了低低的讨论声。

    “这怎么可能?!约尔先生,这里是药剂交流会,不是你吹牛的地方。”一个长卷发的大胡子药剂师见他衣着寒酸,长相也非常陌生,立刻质疑道:“而且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各位有谁认识这位先生吗?”

    现场无人应声,他得意地说:“我很好奇,您是怎么进入这里的?”

    周围的人眼中全是冷漠与怀疑,另一处的卢克冷冷勾起嘴角,菲尼克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废物?

    “我、我.......”

    “行了!”徐妙君打断了众人地为难,“药剂是否真有约尔先生说的作用,这里有这么多的药剂大师,难道还分辨不出?至少,我刚才检测过了,这款药剂很干净,对身体不会造成伤害。”

    “你、你一个牧师,就算是一瓶水测出来同样没有危害,可是药剂学十分深奥,哪有那么容易辨别。”有人小声嘀咕,他们不敢明目张胆地顶撞菲尼克斯。

    “那你们至少应该看看。”

    几位药剂大师面面相觑,最终走了过来,他们内心对这款药剂多少有些好奇,虽然不抱太大希望,可......万一呢?

    这个世上总有万一,当他们测试出药剂效果的可能性后,整个人身体都在颤抖。

    这代表了什么?!

    代表了什么?!

    它代表着无数卡在实力突破边缘的战士都可能冲破桎梏!

    而一旦掌握了这种规律,针对魔法师和光明祭司,甚至是普通人的药剂,都有希望诞生!

    它是诸神的祝福,是药剂工会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力量!